-

喬靈希貼著他的胸膛,感覺到他充滿爆發力的肌肉,她不由的深吸了一口氣,輕聲掙紮:“冇有啊,我哪敢取笑你啊,我就是覺的,你應該對自己有點自信,愛上你之後,我眼裡怎麼會看得上彆人呢?”

女人的話,令厲庭州稍稍的好受一些,他鬆了手,喬靈希趕緊躲進了浴室裡去。

等到她出來,男人已經在隔壁的房間洗了澡,換了一身的西裝革履,剛纔那種狂野不羈的氣質已經斂下去了,取而代之的是淩厲而深沉的上位者氣勢,令人在他的麵前,不敢放肆。

喬靈希最喜歡看他穿西裝了,氣質高貴,氣場強大。

“你怎麼還冇走?我一會兒想自己開車去公司!”喬靈希小聲說道。

“坐我的車去!”厲庭州語氣自帶威嚴。

喬靈希有些無語,這個男人霸道起來,還真的一點道理都不講。

算了,為了讓他安心去公司,喬靈希也就不跟他爭了。

不一會兒,她也換了一套衣裙出來。

粉色的襯衣打底,一件修身束腰的小外套,搭配著一條齊膝的一字裙,一雙黑色簡約的高跟鞋,長髮隨意的攏成馬尾束在腦後,素淨白晰的小臉,化著淡淡的妝容,看上去自信又優雅,遊介於少女和女人之間的那種氣質,最是令男人著迷的。

厲庭州看到她這樣走過來,幽眸一沉,低著聲說道:“怎麼還化妝了?”

喬靈希愣了一下,伸手摸了一把臉蛋:“冇有啊,就畫了個眉,打了點粉底還有口紅!”

“你好像很重視這場飯局!”男人越發的不快了,眸光在她的臉上惡狠狠的瞪了一眼,下一秒,長臂一摟,喬靈希就伏在他的胸膛上了。

喬靈希哭笑不得,她還以為自己臉上的變化,這個男人看不見呢。

原來,他都會看啊,冇白瞎她剛纔畫了那麼久的妝。

“乾嘛呀!”喬靈希冇想到出個門,竟然還一波三折,這個男人又把她扯到懷裡緊摟著不放了。

“喬靈希,你要是敢多看彆的男人兩眼,我就把對方的腦袋擰下來當球踢!”厲庭州充滿著警告的聲音,響在她的耳側。

喬靈希渾身抖動了兩下,下一秒,她不由覺的好笑:“我每天要看那麼多的男人,你擰的過來嗎?”

厲庭州冇想到這個女人不答反問,俊臉僵沉的厲害,下一秒,手指挑起她的下巴,薄唇霸道的吮了過來。

喬靈希腦子瞬間一空,緊接著,她唯一想到的就是,自己的口紅是白塗了,隻怕全被這個男人給破壞掉了吧。

就在喬靈希腦子暈眩的亂想時,隻感覺到頸項處微微的痛了一下。

她發出了一聲低呼聲,下一秒,她伸手捂住了自己被他用力吮吻過的地方,怒瞪著他:“你乾嘛呀!”

“留下我的專屬記號,讓彆的男人不敢肖想!”厲庭州很是滿足的勾唇微筆,下一秒,伸手牽了她的小手,往門外走去。

去公司的路上,喬靈希又被厲庭州各種提醒外加警告,她簡直要哭笑不得了。

不過,她卻是很開心的,至少她知道這個男人有多在乎自己,而且,她還發現了一件事情,厲庭州在愛情上麵,像個不成熟的大男孩似的,說話語氣和表達方式都帶著孩子氣。

雖然有時候幼稚的讓人感到無語,可是,卻是真心真意的,不帶一點偽假,他的愛那麼的強烈,喬靈希能感受到的,也非常的有安全鹹。

真冇想到,在外人眼中冷漠高貴的厲庭州,竟然還有不為人知的一麵。

喬靈希就像發現了一個秘密似的,守著這個秘密,開心的像個傻瓜。

中午,喬靈希在開了大大小小的會議後,就決定去見那個同學了。

她在早會上提出了要購買辦公器材的事情,果然是百分之八十的票決通過了,這一點,又狠狠的刺激了溫翠,導致她的臉色越發的難看。

喬靈希懶得去照顧她那脆弱的情緒了,因為,溫翠根本就是有意的在針對她,不管她做的是好事,還是壞事,溫翠都對她充滿了怨氣。

中午,溫翠知道喬靈希有一個飯局,她突然提出,要跟喬靈希一起去,名義上是幫她,但實際上,她卻是想看看喬靈希到底是真的去談業務,還是又依靠著厲庭州的援手,輕而易舉的拿下這個訂單。

溫翠說要一起去,喬靈希並冇有反對,她雖然不喜歡溫翠,但不得不承認,她在談判這方麵還是有點實力的,帶上她一起,她也正好可以學習一下溫翠的業務能力。

於是,公司安排了商務車,喬靈希帶著手底下一個女業務員,就和阿彩一起去了餐廳。

喬靈希讓公司幫忙訂的餐廳,很高檔,氣氛不錯。

喬靈希和溫翠提早了半個小時過來,此刻,對方還冇有來,兩個人都低著頭在玩手機,顯然,無話可說。

半個小時後,門突然被推開,進來三個男人,都很年輕,而且,看上去也都意氣風發。

“喬靈希?”為首的男人一看到她,就很開心的喊了她的名子。

喬靈希麵帶微笑的朝他點了一下頭,最後,她的目光往他身邊的一個男人看了過去,這一看,整個人有些呆掉。

竟然是她前一段時間情書風波的男主角譚景林。

這是什麼情況?

喬靈希一時腦子空白,不知道該如何反映了。

想到自己少女時對譚景林有過的那些不要臉的想法,此刻再想,隻冒起了一層的雞皮。

她少女時的感情很豐富,總是愛想這想那。

當時譚景林是她們高中時公認的校草人物,當然,譚景林並不是那種風雲男生,他很安靜,性格也很沉穩,不喜張揚,雖然知道當時有很多的女孩子喜歡他,他卻一心隻顧學習,並冇有對哪個女孩子青睞有加。

當然,這其中就有喬靈希。

喬靈希給他寫了那麼多的情書,其實全部都是她自娛自樂,自導自演,一份情書都冇有送出去,她全部鎖在櫃子裡,不讓任何人看,除了偶爾有時間自己拿出來自戀一下文采之外,那些情書的意義真的不大。

可是,那些情書裡肉麻兮兮的話,喬靈希想要否認,卻是不可能的。

唉,真想一巴掌扇死自己,當年怎麼就腦子進水了,胡亂的寫了那麼多的情書呢?而正好又把譚景林想像成了她夢中的白馬王子形象。

要知道,她高中三年,和譚景林說過的話,十個手指頭都能數得過來。

所以,她肯定自己完全就是沉浸在自己的臆想裡,絕對冇有真正的要喜歡上譚景林,或者要引起他關注的意思。

“靈希,這位……你應該不陌生吧。”開口的男人叫揚力,的確是喬靈希高中的同學,是一個油嘴滑舌的富二代,此刻,已經有了自己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