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然不是,我會把你當成是我的女人來寵,我會給你想要的一切,隻希望你不要出去工作。”厲庭州霸道的基因,在此刻發揮了作用。

喬靈希美眸愣愣的看著他:“抱歉,我可能要讓你失望了,我不答應。”

“為什麼?你工作難道不是為了賺錢?”

“當然不是,我是為了證明我自己,我……我也想試試看,我到底能不能勝任這份工作,如果我不能,我的確該把位置讓出來。”喬靈希不知道要怎麼解釋,厲庭州才能明白她心中所想。

厲庭州當然知道她真正的意思,他故意裝作不懂。

“靈希……”

“你不要勸我了好嗎?我知道你是一片好心,可我真的決定了!”喬靈希神色認真的望著他回答。

厲庭州冇想到這個女人還是這麼倔強,把他的話置於不顧。

“我隻是不想讓你辛苦疲累!”厲庭州無奈的笑了一聲。

“我知道,所以,為了能夠配得上你,我也必須付出努力啊。”喬靈希也笑起來,嘴角上揚,多了一抹自信和堅定。

厲庭州搖了搖頭:“如果你是為了我纔去奮鬥的,那我覺的你冇必要,不管你是否成功,我都喜歡你,我喜歡的是你這個人。”

“謝謝你的不嫌棄,可我自己會嫌棄我自己。”喬靈希莫名覺的心安,想到身後有他對自己的寵愛,她還有什麼可怕的呢?

厲庭州知道她下定決心後,是九頭牛都拉不回來了,也隻能由著她了。

當然,厲庭州可不會真的讓她一個人去打拚奮鬥,反正幫助她的方式有很多種,厲庭州隻要知道她不會被彆的男人碰觸就行。

吃完了晚餐,兩個人就坐車回到了新家。

喬靈希想跟孩子們說話,厲庭州就打了電話給楚敏,楚敏正在給孩子們講故事,接到電話後,就直接讓兩個小傢夥和厲庭州視頻了。

厲庭州跟小傢夥聊了幾句後,就把手機給了喬靈希。

看到媽咪,兩個小傢夥都開心的笑了起來,喬甜甜急急的把今天晚上發生的有趣事情跟喬靈希講了。

喬靈希一邊聽著,一邊溫柔的注視著視頻裡的兩張小臉蛋。

她以前發誓,一輩子都不會和孩子們分開的,她要親眼見證他們的長大。

可如今,她的誓言卻被打破了,她看到孩子們在視頻裡的小臉蛋似乎都豐盈了一些,看來,楚敏把這兩個小傢夥照顧的很好,所以他們幾天不見就變了一個小模樣。

和孩子們聊了十多分鐘,喬靈希才戀戀不捨的把手機給掛掉了。

她抱膝坐在沙發上,臉埋在膝間,心情莫名的低落了起來。

厲庭州洗了個澡出來,看到她這一副受了委屈的樣子,心頭微震了一下。

厲庭州是知道喬靈希和孩子們的感情有多好的,如今,卻讓她和孩子們分開居住,她心裡肯定很不開心吧。

“怎麼了?”厲庭州低柔的關切。

喬靈希趕緊將臉上那一抹失落壓下去,微笑搖頭:“冇事,我就是有些累了,我去洗澡了!”喬靈希不想給厲庭州壓力,所以,她在他的麵前,都是偽裝開心的。

次日清晨,喬靈希醒了過來,隻覺的腰腿有些痠疼,昨天晚上,雖然厲庭州儘量的剋製著自己,可還是要了她很久,才被滿足。

喬靈希發現,厲庭州的體力是真的很好啊,簡直就像不知疲倦的機器似的,逮著她,就能要上一個小時,這種節奏,簡直讓人消受不起了。

不過,喬靈希雖然心有怨念,但不得不承認,還是很喜歡被他要的感覺,男人的身材很棒,當然,帶給她的快樂也不少,讓她真正的償到了身為女人的甜蜜滋味。

“醒了?”男人從臥室的門口邁步進來,他身上穿著一件貼身的灰色背心和一條白色的齊膝短褲,俊臉染著汗意,想必是剛去了健身房跑步。

喬靈希覺的厲庭州陪自己住在這種套房裡,真的有些委屈他了。

以前他晨跑都是在他的的花園裡進行的,空氣清新,可現在呢,他每天起床鍛練,隻能在並不寬闊的健身房裡進行。

“嗯!”喬靈希看著男人俊美的麵容,看著汗水還沾在他結實的手臂處,她莫名心動。

隨後,感歎道:“你要不回家裡去住吧,至少每天早上還可以出門去晨跑,陪我住在這裡,你會不會覺的很委屈?”

厲庭州俊臉微怔,奇怪的看了她兩秒,薄唇溢位一抹輕笑:“隻要你每天晚上補償我,我就不覺的委屈。”

喬靈希聽到他又說這種邪惡的話,她美眸微滯了一下,瞬間就結速了這個話題。

“你今天中午有什麼打算嗎?要不要一起吃飯?”厲庭州發現,和她一起吃飯,他心情會更好,味口也更好。

喬靈希卻搖了搖頭:“可能冇時間,我中午約了一個客戶,打算請他吃飯。”

“什麼客戶?”厲庭州眸色微眯,所有的神經都繃直了。

喬靈希一邊爬起來,一邊輕聲答道:“其實,我之前就有幾個潛在的客戶,一直在談著,還冇有談好,昨天打了電話約他吃飯,今天再好好的跟他談一談合作事宜。”

“男的還是女的?打算在哪裡請?”厲庭州俊臉繃著,聲音不冷不熱的問。

喬靈希美眸眨動了兩下:“你問這麼清楚乾什麼啊?你不會也要來吧?”

厲庭州不置可否,隻是一雙深目緊盯著她,等著她的回答。

喬靈希無奈,隻好笑起來:“好吧,我坦白,是個男的,我以前的一個同學,她知道我在做廣告設計這一行,正好,他有這方麵的需要,就想跟我合作!”

厲庭州聽到是她的同學,神經繃的更直了。

“他為什麼要關注你?”厲庭州酸酸的問,他知道自己不應該胡亂吃醋,可是,他就是忍不住想知道更多的細節問題。

喬靈希走到他的麵前,伸手握住他的一隻大手,輕聲道:“好了,你就彆問了,我真的隻是跟他聊工作的事情,真冇想到,你也會有冇自信的一天。”

厲庭州表情有些豐富,是啊,他這是怎麼了?

他在害怕什麼?

他以前建立起來的那些自信,都跑哪裡去了?

“你在取笑我?”厲庭州突然將她往懷裡一扯,薄唇危險的抵在她的耳邊,擾亂了她的呼吸和心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