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矇矇亮,池小萌也是一夜冇睡,當她聽到樓下有車子啟動的聲響時,她快速的翻身下床,果然就看到了孫靳澈的跑車遠去了。

這麼早就離開了?

心瞬間就低落到了穀地,池小萌像一隻受傷的小貓似的,蜷縮在床上,更加的冇有睡意了。

以前,她聽人說,戀愛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而她也從身邊的朋友臉上看到了那種熱戀中的幸福和甜蜜感。

為什麼到了她這裡,喜歡一個人就變的這麼困難了呢?

她已經讓孫靳澈知道了自己的一片心意,可是,他的回答,卻是不可能,不可以,不能這樣。

剛冒起來的嫩芽,還冇有迎接到陽光雨露,就被一腳踩進了泥土裡,隻剩下一片無望和灰暗。

池小萌越想,心越痛,她已經不知道要怎麼辦纔好了。

看來,她真的不適合談戀愛吧,她是不是該學會放手了?

清晨!

夏末的天空,陽光明媚。

喬靈希在經曆了母親的離逝後,心情也開朗了起來,她決定正式回公司上班了。

厲庭州這些天的陪伴,是對她最好的鼓勵和安慰,以前,有任何的痛苦和困難,她都是一個人走過來的,原來,有人陪伴著,是這樣幸福又安心的感覺。

喬靈希發現自己對厲庭州越發的依賴了,彷彿有他在,真的就天不怕地不怕了,但卻有一樣是令她害怕的,那就是害怕失去他。

喬靈希回到公司,公司依舊平穩的成長著,厲庭州派給她的四名大將,牢牢的把握著業務部的訂單,喬靈希回到公司後,大大小小的會議占據了她的全部時間。

她已經不再是那個隻會畫漫畫和賣童裝的女人了,她現在越接近商業的中心,越激發了她想要創建事業的潛能。

喬靈希在談判桌上,說話越來越圓滑了,對業務的判斷也越來越精準了。

李霜霜身為公司的第二大股東,看到業務部門如此給力,利潤連續增長,她開心的合不攏嘴了。

看來,喬靈希真是這個公司的核心人物,隻要有她在,公司就絕對不會出任何的問題,一定會穩步發展。

喬靈希無可挑代的重要性,在公司裡越發的顯現了出來。

百分之八十的業務都掌握在她的手裡,整個公司上上下下都清楚,得罪誰都不要得罪喬靈希了,因為,得罪不起。

可是,總有那麼一兩個人是不甘心的,也總有那麼一兩個人不撞南牆不死心。

所以,公司之前決定成立第二個業務部門時,臨時聘了一個負責人,名叫溫翠!

溫翠年輕,二十五歲,家世很好,是公司第三股東的女兒,因為留學歸來,想要大展拳腳,於是,她挑了公司,在所有的股東認可下,由她成立了第二個業務部。

隻是,時間已經過去了這麼久,公司的業務,她拿下的隻占了兩成,八成都是經由喬靈希一手帶來的,所以,每一次公司會議,溫翠的臉色都有些難看。

每一次業績報表出來的時候,她就渾然像被人打了臉似的,一天比一天的陰沉了。

至所以讓她如此的不甘心,全都是因為她自認為自己處處都比喬靈希優秀,可是,一次一次的失敗,卻證明瞭她處處不如喬靈希,心高氣傲的大小姐,自然是不服氣的。

於是,在所有人都認可喬靈希的業務能力時,她卻在旁邊各種嘲諷。

因為,喬靈希的確是靠著厲庭州,纔有今天的成就,不是她個人的努力,她自然是大寫的不甘心了。

喬靈希也很清楚溫翠瞧不起自己,但她從來冇有一次正麵和溫翠交鋒過,因為,她覺的溫翠說的冇有錯,她就是依靠著厲庭州才一次一次的拿到新訂單,冇有厲庭州,她也不會這麼輕易的成功。

喬靈希的想法很單一,她覺的公司賺了錢,她就賺了錢,她的確是依靠了厲庭州,可是,公司賺了錢,她就可以把這筆錢拿去回報厲庭州對她的幫助,這是一件雙方互惠互利的關係,是一種良性的,值得好好發展下去的關係。

所以,一直以來,溫翠的酸言酸語,她也一笑而過。

可惜,喬靈希冇有跟人一較高低的決心,溫翠卻有了。

起因是兩個業務部因為一件很小的事情發生的爭吵。

兩名小職員共同拿了材料去影印,卻因為影印的先後順序就大吵了起來。

喬靈希手下的人,也的確是因為資料要的比較急,纔會爭著先影印,可是,在溫翠下屬眼中,她就是有意要爭搶先後的。

“有靠山了不起啊,你讓你們喬總監自己出去跑一單業務證明一下她的能耐唄,不要天天就指望著自己的男人賞飯吃。”

“你在胡說什麼?我們喬總監怎麼就冇有能耐了?你們溫總監能耐是不小,如果你們真的想成功的話,我覺的讓她趕緊找一個可以依靠的男人,就不用天天自己了去挨冷眼拿訂單了。”

“你這小賤人,嘴巴真不乾淨,我們溫總監纔不會靠男人呢,她自己有實力。”

“喬總監的實力,就是嫁了一個可以讓她依靠,寵愛她的好老公!”

“呸,真是不要臉,靠男人,小心男人玩膩了,一腳踢開。”

“你嘴巴真惡毒,你在咒我們喬總監嗎?”

“我隻是想讓她自己清楚,冇有實力就不要趾高氣揚,仗勢欺人。”

兩個女職員在影印室門口插腰對罵,互不相讓,最後,直接動手打了一架。這一架,暴發了兩個部門的直接對立。

喬靈希正在辦公室研究著一份新訂單的資料,突然聽到助理急步進來說部門同事跟隔壁的人打起來了,喬靈希眉頭微皺。

怎麼打起來了?

自從她上任業務部負責人以來,她立了幾條規矩,第一條就是要同事之間和平相處。

可現在看來,有人無視了她這一規矩,竟然還跟同事撕上了。

喬靈希身為負責人,自然第一時間出現在影印室的門口。

與此同時,溫翠也接到了報告,正氣勢淩人的大步往這邊走來。

喬靈希和她正好在辦公室外的走廊相撞了。

第356章談話

“喬靈希,你的人好威風啊,竟然動手打了我部門的人,這還真是狗仗人勢,目中無人!”溫翠一開口,就是挑恤,還有譴責。

喬靈希神色淡淡:“先問清楚原因再說吧,不要胡亂指責彆人,也許是你們部門的人先動手的呢?”

溫翠臉色立馬就難看了起來,她目光掃了一眼影印室,看到兩個人披頭散髮的走出來,臉上都掛了彩,很是狼狽不堪。

喬靈希臉色依舊沉靜,開口問了自己部門的那個人:“怎麼打起來了?”

“我急著影印一份檔案,冇想到,我把資料放進去,就被她直接扯出來,扔在旁邊了。”

溫翠身邊的那名女同事瞬間就氣怒道:“明明就是我先來的,你再急,也要講一個先來後到吧。”

喬靈希總算是知道事情的真象了,她淡淡提議道:“由於公司資源不足,之前籌辦的時候,少置了辦公器材,所以纔會發生今天這種爭搶的事件,如果要解決這樣的紛爭,我提議讓人事部門明天再進購一批新的器材,方便大家使用。”

“嗬,真是財大氣粗啊,我們公司很多地方還需要用錢呢,這器材也不急一時吧,隻要你的人以後互相禮讓一下,不要總搶著用,我覺的冇必要浪費這筆錢!”溫翠立即就發表了自己的不同見解。

喬靈希挑了挑眉,果然,不管自己提出什麼意見,對方總是要冷嘲幾句,繼而往相反的方向去反駁,這已經不是同事之間的意見不合了,這根本就是有意的為難。

喬靈希也不是那麼好欺負的人,曾經,她也是豪門大小姐,她當然也是有點脾氣的。

“溫總監,你是對我的提意不滿,還是對我這個人不滿?”喬靈希笑著問她。

溫翠冷哼了一聲:“我隻是覺的冇必要浪費公司資源而於。”

“公司每天都在壯大,購置辦公器材是非常有必要的,這個問題,我會在明天的早會上提出來,到時候,我們可以讓各大部門的負責人一起決定。”喬靈希冷了臉色。

“嗬,他們迫於你的威力,自然是不會反對了,還需要開會討論嗎?你直接做主不就得了?“溫翠挑眉,一副譏嘲的口吻。

喬靈希發現要跟她溝通都已經很困難了。

她知道溫翠父親持有公司百分之二十的股份,雖然跟她所持的股權不能比,但也算是公司大股東了,對於公司的發展,林家還是有話語權的。

喬靈希當然也不能不給溫翠麵子,如果林家選擇在這個時候撤資,對公司是會造成非常不好的負麵影響,更會對選中她們公司的客戶帶來質疑聲。

喬靈希已經不能因為個人的原因,就置公司的發展於不顧。

做為一個出色的管理者,當然首要是以公司的利益為重。

喬靈希決定不跟她再繼續惡鬥下去,於是,她開口問道:“溫翠,你到底想要我怎麼做,才能和平相處。”

溫翠雙手環在胸前,一副嘲笑的語氣說道:“嘖,我冇有聽錯吧,我們無所不能的喬總監終於肯認真的問問我的意見了。”

喬靈希不理會她的譏諷,依舊冷靜的問道:“我知道我們之間有些誤會,但我們畢竟是同事,又是公司的股東,公司發展好了,對我們都是最大的益處,我希望我們能摒棄前嫌,好好的為公司效力。”

“真是冠免堂皇的理由,公司賺了錢,你纔是最大的受益者吧。”溫翠立即發出了一聲冷笑聲。

當初喬靈希以個人名義注資五億進入公司成為最大股東的時候,溫翠和她的父親曾經持了反對票的,可是,由於種種的原因,他們還是接受了這個事實,可是,接受並不代表心甘情願。

喬靈希皺了皺眉頭,要不是真的需要林家的股權以及維持公司的正麵形象,喬靈希還真的不想跟這種斤斤計較,小肚雞腸的人為伍,真的一點正能量都冇有,還要被她煩著。

“我們之間總是能找到一個解決的辦法吧,而不是一味的互憎互厭,這樣對誰都冇有好處。”喬靈希壓下心中的怒氣,免強鎮定的開口說道。

溫翠剛纔當著這麼多同事的麵損了喬靈希幾句,心裡正痛快著,見喬靈希竟然修養良好,都撕到這種地步了還不跟她翻臉,她也覺的自己該適可而止了,畢竟,這麼多人看著,她要鬨的太難堪了,到時候隻怕要被人說閒話的人就是她了。

溫翠立即想要表現一下自己的寬容大度,於是,她一揚眉:“其實,我對你個人也冇有什麼看法的,我就是覺的,我天天出去跑業務,受人家的白眼和嘲諷,這種感覺真的不太好受,我就想知道,如果你脫離了厲庭州的幫助,是否也能像我一樣,憑藉自己的能力把訂單拿回來。”

喬靈希微怔了一下,原來她想表達的就是這個目的,要她自力更生嗎?

喬靈希也是一個有骨氣的人,既然被人這樣懟,她當然也不能認輸了。

於是,她點頭:“是不是我憑自己的能力拿到訂單,你就不會再跟我計較今天的事情了?”“冇錯,我就是想讓你證明一下你自己的實力,而不是一味的依靠男人就輕易的臨駕在我之上。”溫翠點頭,心中舒了一口氣。

她等著喬靈希的答案,如果她敢接受挑戰,那就最好不過了,如果她不敢,那她就承認了自己隻是一個依靠男人的廢物。

喬靈希本來就不是一個輕易言敗的女人,溫翠百般的刁難,目的就在於此,想要看到她自己去跑訂單,要知道,想要從彆人手裡拿到訂單,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喬靈希從做上這個位置後,幾乎都是訂單找上門來,她還冇有為了拿到訂單犯過愁。

可是,她知道,溫翠為了拿到訂單,吃了不少的苦頭,也慘遭了不少人的白眼和嘲諷,更是有人說她陪人喝酒,直接喝到胃出血,還住院掛點滴了。

喬靈希在道溫翠內心的怨氣,全部來自於她受厲庭州的照顧。

這還真是一件令人頭痛的事情,因為整件事情,根本就冇有可比性啊。

這個世界上,並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用公平來定論的。

就好像很多人出現都是不平等的,有人一出生就是豪門少爺千金,而有些人一出生就是普通人,貧窮,需要為生計而奮鬥,為前程拚博。

所以,喬靈希一開始認為,都是為公司效力,冇必要非爭一個高下,隻要能拿到訂單,能夠讓公司越來越好,利潤越來越高,讓公司的職員一起跟著賺錢就好了。

可現在發現,如果冇有實力來證明自己,能說服得了自己,卻讓彆人不能信服,她這個業務部總監的位置就坐不安寧,會被所有人盯著看。

溫翠目光緊緊盯著喬靈希,她的內心已經發出了冷笑聲,她覺的喬靈希每天都坐在辦公室裡,像個富太太一樣,肯定不可能為了業務出去應酬的。

她受不了這種苦,更丟不起這個人,畢竟,她現在可是厲家的少奶奶,讓她出去陪人喝酒,低聲下氣的拿訂單,本身就是一件不太可能的事情。

可不能因為她身份太貴重,就能用她的權勢來信服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