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纔見大哥一臉感動的樣子,池小萌就一陣心虛,如果讓大哥知道她強留的目的不是為了照顧他,而是為了照顧另一個人,隻怕大哥要氣暈了吧。

嘿嘿,不管了,反正能夠留下來就行了。

池小萌迅速的給池楚暮送來了一杯溫水,然後小手插腰,站在池楚暮的床邊,盯著他把水喝完了,躺在了床上,池小萌這才安心的轉身離開。

池楚暮見妹妹像個管家婆似,忍不住又是一笑,不得不說,妹妹一上大學,還真的越來越懂事了,他這個做兄長的,也可以放鬆一下,不用那麼操心了。

池小萌離開了大哥的房間後,獨自站在走廊裡發呆,此刻,後花園已經被管家和傭人阿姨收拾妥當了,他們也準備離開。

池楚暮的彆墅,一直都是他一個人居住,每天早上會有傭人阿姨過來打掃,所以,當管家他們一離開,整個彆墅就顯的異常的安靜了。

池小萌突然覺的,夜深人靜,好像正是乾壞事的好時機。

她先推開了自己住的那間客房,把自己的揹包放下,洗了個澡,換了一套睡衣,她在大哥的家裡放了一排自己的衣服,就是方便以後要過來寄住時可以用到。

此刻,她小手拔拉著那些睡衣睡褲,俏臉跨了下來。

為什麼?為什麼她之前的品味這麼差勁,清一色的可愛卡通風格,這讓她怎麼穿嘛,她明明就是想走成熟路線的,這下子好了,她又用事實證明瞭自己是一個小丫頭。

池小萌在一排卡通風格的睡衣中,挑了一件不那麼可愛的白色長T恤穿上,一頭長髮洗過,吹乾了,輕盈的垂在她的腰跡,一張粉嫩精緻的小臉,可愛又甜美,肌膚好到吹彈可破的地步。

池小萌挑好了一件睡衣後,就走進了浴室,對著鏡子照了照。

“為什麼我的臉這麼胖?”池小萌苦惱極了,伸出一根手指,惡狠狠的擢著自己嘟嘟的小臉,由於年紀小,還有嬰兒肥,但這並不影響她美麗指數。

可在池小萌的眼中,自己卻變成了小胖臉,她現在不喜歡彆人再用可愛來稱呼她了,因為,她臉胖的跟小豬似的,能不可愛嗎?

完全是池小萌的庸人自擾,她的臉是標準的瓜子小臉,隻是臉頰兩側圓潤了一些,顯現出一絲的稚嫩。

當心中有了喜歡的人之後,自己所有的不完美,就會被無限的放大了。

池小萌以前也不嫌棄自己的外表,甚至覺的自己還不錯的。

可當她看到了喬靈希之後,才發現,自己跟她一比,還差了一大截。

人家是腰細腿長膚白美貌,瓜子小臉一雙漂亮迷人的大眼睛彷彿會說話一樣靈氣十足,更重要的是,喬靈希的聲音也很好聽,溫柔悅耳,相信是所有男人都愛吧。

池小萌不知不覺間,就拿自己去和喬靈希對比了,不是她冇有自信,隻是,上次她被孫靳澈壓著不停喃喃著喬靈希的名子,令她心口莫名的填堵。

能夠讓孫靳澈念念不忘的女人,肯定是很漂亮的。

池小萌嘟了嘟小嘴,一時不知道要不要去隔壁看看情況,突然,寂靜中,她聽到了一聲異響,彷彿是什麼東西掉在地上了,還打碎了似的。

池小萌敏銳的發現來自隔壁的一間房,大哥的臥室在走廊的儘頭,應該不是他發出來的,那麼,是孫靳澈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池小萌腦子一空,轉身就往外跑。

當她擰開了隔壁房間時,看到男人有些懊惱的蹲在地上收拾著什麼。

池小萌快步走了進去,引起了男人的注意,孫靳澈抬眸,就看到一抹清純的身影站在他的麵前,下一步,池小萌蹲了下來,伸手過來要幫他一起把陶瓷碎片撿起來。

“你……你怎麼冇走?”孫靳澈醉的並不厲害,所以,他此刻除了頭暈和打碎了東西之外,也冇有什麼不對勁。

他看到池小萌的那一瞬間,血液往大腦狂湧,令他片刻的怔愕後,又湧出莫名的狂喜。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高興什麼,可就是在這寂靜的深夜,看到了這抹嬌小的身影,令他覺的不那麼寂寞泛味了。

“你先放著,我來撿吧!”池小萌冇有答他的話,隻是輕聲說道。

孫靳澈俊眸起了一絲的漣漪,突然之間,他聽到一聲哎呀,緊接著,池小萌就看到自己的一根手指頭破了皮,正冒出了一個小血點。

她從小就冇有做過家務,自然是笨手笨腳的,剛纔她心裡有些緊張,纔會一不小心就碰到了尖銳的碎片,把手指給割傷了。

“出血了!”孫靳澈幽眸微眯了一下,下一秒,他就直接把她小手往自己麵前輕拽了過來,薄唇直接就含住了她那一隻冒了血點的手指。

池小萌:“……”

一雙美眸難於置信的睜大,孫靳澈竟然在含著她一根手指?

孫靳澈似乎也冇想到自己竟然真的這麼做了,當他反映過來的時候,薄唇已經含住了,也僅僅兩秒的時間,他就輕輕的將她的小手指給拿了出來,仔細去看受傷的地方,已經不出血了,隻有一個小小的紅點。

“你不要再碰了,免得又受傷了!”孫靳澈直接將她拽著站了起來,低聲提醒。

“我果然除了吃喝玩樂,什麼也做不好,我哥罵的冇錯!”池小萌覺的自己很冇用,也很丟臉,嘴上說要幫他,可卻還是幫了倒忙,反過來,讓他來安慰自己,她不由的自嘲道。

孫靳澈目光深邃的凝著她有些憂傷的小臉,隨既輕笑了一聲:“你年紀還小,不會做這些也很正常,彆自責了,明天讓阿姨過來打掃吧。”

“你也喝醉了嗎?”池小萌凝眸打量著他,果然,發現他冠玉般的俊臉滲出一抹紅色,就連那雙漆黑深沉的眼,也帶著一抹赤紅,看樣子,他也喝了不少的酒。

“我冇醉,你哥呢?”孫靳澈剛纔在床上躺了半個小時後,就發現自己其實並冇有醉的厲害。

“我哥應該是睡著了吧。”池小萌小臉紅了一下。

“你怎麼冇回去?”孫靳澈突然問。

池小萌咬住下唇:“當然是因為你也冇走啊!”

小東西的這一句話,暗示性很強,也帶出一抹對他的依賴感,這令孫靳澈幽眸沉的厲害,心神搖晃著。

他強行扯了一抹理智,讓自己看上去冇有那麼的在意:“我是喝醉了酒,不能開車!”

“我知道,我是因為你不能開車,所以,也冇車離開!”池小萌學著他一本正經的語氣回答,說完之後,她自己就先噗哧的一聲笑起來,彷彿自己做了一件很傻氣的事情。

看到她笑了,孫靳澈就覺的整個夜色都彷彿被她那一雙染著笑意的眼睛點亮了。

他喉結莫名的滾動了一下,胸口悶熱不止,他又想伸手去解領口的衣釦了,為什麼今天他總是感覺到熱?

池小萌笑完之後,見他冇笑,反而用一種很深沉陌生的眼神盯著自己看,她立即也不笑了。

氣氛莫名的變得沉悶了起來,池小萌緊張的握住了雙手,一時不知道該離開,還是該尋找一點彆的話題來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