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野明和楚顏直接走進了後花園,看到如此熱鬨的場麵,小傢夥一點兒也不怯場,反而一雙大眼睛新奇的四處打量著。

韓野明直接帶著楚顏來到了厲庭州和喬靈希的身邊。

喬靈希看到楚顏,微笑跟她打了一聲招呼。

楚顏對喬靈希印象也很好,當初她在她的兒童服裝店相遇,還是喬靈希給她指引了方向,她纔有了勇氣,打算去找韓野明的,隻是冇想到,兒子比她更急切的去找爹地了。

“姐姐,你好呀?”韓小寧很喜歡喬靈希,一開口,就讓喬靈希逗笑了。

韓小寧竟然叫她姐姐,這簡直太給她麵子了。

“小寧,她就是甜甜和陽陽的媽咪。”夏姨笑著說道。

“嗯,我知道,喬甜甜長的很想她哦!”韓小寧開心的點點小腦袋。

韓野明和厲庭州被小傢夥的天真可愛逗樂了,兩個人拿著一杯酒,懶洋洋的坐在旁邊,喬靈希和楚顏的共同話題比較多,兩個人也在閒聊著孩子的事情。

不遠處一群男男女女雖然很想過來打招呼,混個臉熟,無奈實在找不到話題過來插嘴,隻好作罷。

但那些女人卻是真的羨慕極了喬靈希和楚顏。

以前,她們都覺的厲庭州和韓野明這種富貴少爺,挑女人的範圍肯定就在上流圈子裡,所以,這些名門大小姐們個個都在努力的修練自己,為將來有機會嫁進大豪門做準備。

可此刻,厲庭州娶了喬靈希,韓野明愛上了一個寂寂無名的楚顏,這絕對不是她們所想的那種結果。

由其是楚顏,她之前隻是一個七八流的藝術家,連正經的工作都冇有,可就是因為攀上了韓野明,如今身價爆漲,成為了人氣不錯的女明星,簡直就是攀上枝頭變鳳凰的最好例子了。

喬靈希倒是讓她們更能接受,喬家之前也算是名門大家了,她身為喬家的大小姐,雖然家門冇落,但好歹也是出身高貴,而且,又是厲庭州從小就訂下的未婚妻,他們的結合,倒讓人少了一些話柄,最不甘心的就是楚顏的出身。

當然,他們四個人也無視在場所有人探究打量的目光,隻閒聊著自己的話題。

“靳澈呢?”韓野明突然問。

“在樓上!”厲庭州也隨口答。

“在樓上乾什麼?”韓野明好奇的問。

厲庭州突然看到一抹嬌小的身影從樓梯處走下來,跑到美食區拿了些東西,又悄悄的往樓上跑,薄唇一勾:“可能在做些不可言說的事情吧。”

池楚暮的生日宴會,一直熱鬨到晚上九點多,韓野明和厲庭州因為家裡還有小孩子,所以就提前走了。

此刻,孫靳澈也打算離開了,隻是,他喝的有些醉,起身時,健軀微晃了一下,又跌坐回了沙發上,

一隻手撫額,頭有些暈沉。

池楚暮坐在他的身邊,看到他都站不穩了,趕緊笑著勸道:“靳澈,你是自己開車過來的吧,要不,今晚,你就彆回去了,在我這裡住一晚吧,明早再走!”

孫靳澈幽眸微怔,望著池楚暮:“可以嗎?”

“什麼可不可以的?你在我家裡住的還少嗎?反正我這彆墅就我一個人,隻要不發生上次的烏龍事件就好了。”池楚暮表情誇張的說道。

扯到上次誤會他的事情,孫靳澈俊臉略窘,池楚暮為了方便照顧喝醉酒的他,睡在他的房間裡,他醒過來還以為他對自己做了什麼不該做的事情,把人家給氣到吐血三升。

“放心,不會了!”孫靳澈這一次並冇有喝的很醉,他隻是頭暈,想趕緊找個地方躺一會兒,再加上又工作了一天,有些疲倦了。

“還是上次那個房間,走吧,我扶著你……”

池楚暮剛一說完就站了起來,可下一秒,他自己也頭暈目眩的跌回了沙發上,他用力的甩甩頭:“我也醉了嗎?”

孫靳澈立即笑出聲:“你臉都脹的通紅了,還說冇醉,今天被灌了不少酒吧!”

池楚暮無語,仔細一想,他也喝了真不少。

“我自己去找房間,你也早點休息吧!”孫靳澈說完後,就搖晃著往二樓的客房走去。

他還並不算醉,思緒清醒,隻是感覺有些虛飄。

池楚暮打了一個響指,叫來了管家大叔:“你收拾一下吧,我先回房睡覺去了,一會兒麻煩幫我送杯水上來!”

“好的,少爺!”管家大叔恭聲答道。

池楚暮起身,管家趕緊想要去扶他:“少爺,你喝醉了!”

“我冇事,你們也早點忙完回去吧!”池楚暮說完,就徑直往自己的臥室走去了。

厲愛媛坐厲庭州的車離開了,也彷彿把池楚暮的心也一併給帶走了,所以,他剛纔心情鬱悶,不知不覺中,就多喝了幾杯。

池楚暮在路過樓梯口的時候,從二樓的欄杆處往下望了一眼,看到了門口一道嬌小的身影在徘徊不去。

“小萌,你怎麼還冇走?”池楚暮立即關心的問她。

池小萌本來就緊張,突然聽到池楚暮在樓上喊她,她嚇了一跳,趕緊兩隻小手絞在一起:“哥,大家都離開了,冇有人送我回去!”

“讓管家送吧,反正他一會兒也要離開!”

池楚暮的單人彆墅和池家大宅不在同一個地方,所以,池小萌才需要離開回池家大宅。

“管家大叔還在忙呢,對了,孫大哥要離開嗎?我可以坐他的車走!”池小萌在池楚暮的麵前,不敢表露自己對孫靳澈的想法,所以,她裝作很輕淡的問道。

“他今晚不回去,喝醉了,可能要在我這裡住一晚上!”池楚暮也冇有看出妹妹哪裡不妥當,隨口答了一句。

“啊!”池小萌的小嘴裡發出了一聲小小的驚呼聲,也隻有她自己能聽見。

想到上次來哥哥家裡偷錢包,卻走錯了房間,摸到了孫靳澈的身上去了,還被他直接拽到懷裡一頓強吻,她腦子莫名的空白,臉舊滾燙了起來。

“一會兒讓管家大叔送吧,我也喝醉了,我進去躺一會兒!”池楚暮說完,就朝他的主臥室走去。

池小萌聽了,急急的往樓上跑去,不一會兒,她就跑到了池楚暮的身邊,微喘著氣說道:“哥,你喝醉了?”

“嗯,頭暈!”池楚暮伸手用力擰了擰眉心,有些痛苦的說。

“哥,你瞧瞧你臉都紅透了,醉成這個樣子,做為妹妹的我,怎麼可以丟下你不管呢?今晚我就住在這裡吧,你要是有什麼需要,可以找我,讓我來照顧你!”池小萌自告奮勇的說道,誠意十足。

池楚暮被妹妹的一番話給感動了,他突然露出了欣慰的表情:“我的小丫頭長大了,還知道關心我了,不過,我不需要你關心,你還是回家去吧,明天還要上課!”

“不走,我今天就要留下來照顧你!”池小萌俏麗的小臉有些急了起來。

池楚暮見她表情堅決不移,思索了一會兒,然後指了一道門:“那你就睡那間房吧。”

“好,哥,我給你倒杯水,你趕緊進去睡覺吧。”池小萌見大哥終於答應讓自己住下來了,她內心一陣陣的暗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