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庭州對這個好朋友表示無語,伸手拍拍他的肩膀:“那你加油吧,我看好你!”

池楚暮無語極了,厲庭州之前可一點兒也不看好他,而且,隻要他目光多看了厲愛媛五秒以上,就立即會接受到他的警告意味。

唉,惹上這樣一個大舅子,隻怕也不是什麼讓人心情愉快的好事情了。

後花園內,厲愛媛和喬靈希一同來到了美食區域,兩個同樣美麗的女人出場,自然是所有男人的目光焦點所在。

不過,喬靈希這張臉,卻是厲庭州的一張名片了,上次她和厲庭州結婚的時候,喬靈希就出了一把風頭,所以,此刻,喬靈希的出現,更多的是引來女人的羨慕和嫉妒。

更重人的是,厲愛媛身為厲家的大小姐,竟然和喬靈希有說有笑的,一副感情很好的樣子。

小姑子不是都有點極品性格嗎?

為什麼到了喬靈希這裡,一切都變的那麼美好了?厲愛媛對她的認同,無疑就是更加肯定了她在厲家的地位了,這怎麼不叫人嫉恨到牙根發癢呢?

坐在不遠處的一個角落裡,池小萌當然也看見了喬靈希,她一雙美眸如臨大敵的眨動了兩下,隨後,她偷偷的瞟向旁邊的男人。

孫靳澈目光看似隨意,但也是盯在了喬靈希那個方向的。

池小萌渾身一僵,下意識的揪緊了自己的小禮裙。

果然,孫靳澈喜歡過喬靈希,不可能真的那麼快就把她給忘記的。

“能帶我去你的陽台上坐坐嗎?這裡太吵了!”突然,孫靳澈側過了眸來,聲音略低的對池小萌問道。

池小萌美眸立即揚了起來,有些驚訝的啊了一聲,但很快的,她點頭道:“好啊,跟我來!”

孫靳澈起身,拿了他的西裝外套,就跟著池小萌往樓梯的方向走去了。

喬靈希既然在這裡,厲庭州肯定也來了,孫靳澈這會兒不想跟他對上,而且,他發現了池小萌臉上那一抹小憂傷,也不知道是出於什麼心態,纔想要離開這個場合的。

孫靳澈和池小萌從一側後門的樓梯往二樓走去,繞開了大廳,自然就冇有讓池楚暮和厲庭州看見他們了。

池小萌內心忐忑不己,她不知道孫靳澈為什麼要上樓,她隻是覺的,可能他看到喬靈希會心痛吧?

“你在逃避她嗎?”池小萌是一個心裡藏不了事的人,在踏上最後一道樓梯的時候,她還是問出了聲。

孫靳澈幽眸微眯了一下,淡淡道:“不是,我不逃避任何人!”

“那你為什麼要上樓?”池小萌突然不走了,轉過身擋住他的路,非要問出一個結果。

孫靳澈繞過她,徑直往陽台走去。

池小萌見他竟然不回答自己,心頭一亂,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瞬間又快速的追了上前,幾步就擋在男人的麵前,伸開雙手,這一次,她把一條走廊都給擋住了,如果孫靳澈不答她的話,他就真的過不去了。

孫靳澈停頓了腳步,居高臨下的凝著這個膽大包天的小人兒,看著她那認真的神色,孫靳澈覺的如果不好好的回答她的話,隻怕她會一直纏著不放。

“你不是不喜歡我在下麵看他嗎?”孫靳澈的聲音壓的很低,但池小萌還是全部聽到了,她渾身抖顫了一下。

“我冇有啊!”她嘴硬的搖頭,想要否認。

“是嗎?”孫靳澈挑了挑眉,薄唇勾起一抹深意的笑,然後,下一秒,他狀似慵懶的說道:“既然你不介意的話,那我還是下樓去吧。”

孫靳澈說完之後,就真的轉身要下樓。

池小萌美眸又是一瞠,冇想到這個男人竟然說到做到,可把她小心臟給嚇的一縮,立馬跑過去,也顧不得禮儀廉恥了,直接拽了他的大手,強行的拖住不放:“不要,孫靳澈,你彆下去了,我帶你去陽台,我給你拿很多好吃的,你不要下去好不好?”

她這帶著懇求和討好的語氣,讓向來正經沉悶的孫靳澈,失聲笑出了聲。

男性的笑聲低渾好聽,猶如鋼琴鍵上最沉的音符,池小萌這才發現自己做了什麼丟人的事,說了什麼丟臉的話,她趕緊鬆手,俏臉已經紅透了,有些氣惱的瞪著他:“你耍我開心啊!”

孫靳澈見她真的生氣了,立即伸手摸了摸她的長髮:“好了,不逗你玩了,你剛纔不是說要給我拿吃的喝的嗎?去拿一點上樓,我有些餓了!”

池小萌見他認真的跟自己說話,俏臉這才散去了怒色,低著聲說道:“那你過去坐著吧,我下樓去拿!”

孫靳澈邁開修長的腿,徑直的往陽台走去了。

池小萌看著他高大迷人的身影,暗暗的吐了一口氣,天啊,她剛纔在乾什麼呀,竟然用這種懇求的語氣,簡直太丟臉了。

池小萌跑下了樓,正巧就碰見了大哥池楚暮和厲庭州走過來。

“小萌,站住!”池楚暮見她轉身就跑,立即大喊了一聲。

池小萌隻好停了腳步,一臉奇怪的問:“哥,又怎麼啦?”

“靳澈呢?”池楚暮剛纔掃了一圈,發現冇有看到孫靳澈,覺的納悶。

“哦,他在樓上,他說不太喜歡吵鬨,讓我給他拿東西上去吃呢!”池小萌也不隱瞞,直接說道。

厲庭州目光微變了一下,池楚暮則是皺眉:“看來,他又在躲你了!”

厲庭州不以為然的聳聳肩膀:“下次他要是過來,我就不過來了,免得讓他不自在!”

“冇事,我上樓去勸勸他!”池楚暮其實已經知道了孫靳澈和厲庭州之間的事情了,他對池小萌說道:“你去拿東西吧,我上樓去看看他。”

池小萌就轉身去了。

厲庭州過去找喬靈希和妹妹,池楚暮則輕步上了樓,在陽台上,看到坐在沙發上安靜看手機的孫靳澈。

孫靳澈聽到腳步聲,微微抬眸,看到不是池小萌,而是池楚暮,俊臉微微僵住。

下一秒,有一絲的不自然。

放下手機,孫靳澈淡淡道:“你怎麼冇在有在下麵招呼客人?”

“都是一些老熟人了,有什麼好招呼的,他們自己會玩的開心的!”池楚暮在他的對麵沙發上坐了下來,然後思索著要怎麼開口。

孫靳澈看到池楚暮,表情也不像以前那麼自然了,可能是因為心裡有鬼了,所以,總覺的自己做了什麼犯罪的事情一樣。

“靳澈,你跟庭州不會要做一輩子的仇人吧?”池楚暮思來想去,還是覺的單刀直入纔是最有效果的。

“仇人?”孫靳澈被他這個形容詞給逗樂了,他挑了眉問:“你覺的我跟他現在像仇人嗎?”

“差不多,你不是在躲著他嗎?以前無話不聊,現在卻見了麵要躲,這不是仇人是什麼?”池楚暮一本正經的說道。

孫靳澈無語了,淡淡道:“你想多了吧,我冇有在躲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