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靳澈麵色平靜,內心卻因為她的話掀起了風浪,他又側過頭來,目光晦暗的看了她一眼。

池小萌朝他嘻嘻的笑了一聲,這一笑,孫靳澈彷彿看到了整個春天的花都開了。

她嘴角上揚,露出一排細細密密的小白牙,明媚極了,彎成月牙兒的大眼眶,彷彿墜進了所有的星光,孫靳澈的內心像被人用手狠拔了一下,起了一陣陣的漣漪。

這種激盪來的快而猛,孫靳澈下一秒,猛的將目光收緊,斂下,拿了水杯,又更加快速的喝了兩口。

池小萌並冇有看出孫靳澈哪裡不對勁了,她隻是把他當成和平常一樣的冷淡。

不過,她依然很開心,因為,孫靳澈來了,就坐在她的身邊。

此刻,大廳裡的氣氛,卻異常的僵沉。

池楚暮已經冇有了剛纔那種緊張感了,反而多了一抹憂鬱。

“小媛,你真的那麼討厭我嗎?”池楚暮抬眸,目光裡含著受傷。

厲愛媛盯著手機的目光,這才分到了他的身上,那雙眼,清冷中又透著清澈,明亮動人。

“為什麼又這樣問?”

厲愛媛皺了一下眉兒,彷彿對他這個問題表示很無奈。

“因為你總是把我和彆的男人區彆對待,就拿剛纔孫靳澈來說,你看到他,你會開心的朝他微笑,跟他打招呼,而不是像見到我一樣,總是冷著一張臉,活像我欠了你錢似的。”池楚暮雙手抱在腦後麵,目光幽幽的盯著前方,說這番話,他更像一個受了委屈我小怨婦似的。

厲愛媛聽到他的埋怨,第一反映就是噗的一聲笑了一下。

可很快的,她又覺的這個氣氛下,她這樣笑有些不厚道。

“你既然知道我討厭你,為什麼還要打電話邀請我過來?你要知道,我趕了十多個小時的飛機回來,是很累的!”厲愛媛的聲音很輕淡,聽著也冇什麼特彆的反感之意。

池楚暮的表情更加的憂傷闇然了,他微微的閉上眼睛:“如果你覺的累,那你可以不用理會我的邀請,你可以不用來的。”

“我現在來了,你是不歡迎嗎?”厲愛媛微挑了一側的眉兒。

池楚暮見她有意曲解自己的意思,俊臉一急:“當然不是,你能來,我比什麼都開心,可是,你來了,又讓我憂心,因為,每一次見到你,我都要受刺激!”

“你受什麼刺激了?我不過是跟孫大哥打了一聲招呼。”

“瞧瞧,這就是刺激,你這麼溫柔的喊他孫大哥,卻連名帶姓的稱呼我?”池楚暮越想越覺的自己很委屈了。

厲愛媛要被他給氣樂了,隨後,她淡淡道:“如果我叫你大哥的話,那我們這輩子就冇有可能在一起了,叫你的名子,也許還有百分之五的機會。”

池楚暮瞬間就來勁了,猛的坐直了身軀,一雙幽眸含著喜色:“小媛,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你是說,我們還是很有戲唱嗎?”

厲愛媛白了他一眼:“真是笨蛋!”

池楚暮:“……”第一次被人罵笨蛋,為什麼他並不生氣?

厲愛媛見池楚暮表情僵住,捂嘴偷笑了一聲,隨後,又覺的這不太像自己的風格,又冷下了小臉,淡淡道:“你當我真的那麼閒啊,我要是真煩你的話,我肯定就不接你的電話了。”

池楚暮當然不笨,厲愛媛都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他俊臉閃過一陣喜悅,立即就從自己的沙發上換到了厲愛媛的身側坐了下來,語氣也溫柔了幾分:“小媛,這麼說來,你其實是喜歡我的,對嗎?”

厲愛媛白了他一眼:“至少我不討厭你!”

池楚暮瞬間就開心的笑了起來:“對了,我剛纔說你把我和彆的男人區彆對待,其實仔細的想一想,你對我還是很不錯的。”

厲愛媛真的很無奈,有時候覺的池楚暮就像一個孩子似的,比她還孩子氣。

就在池楚暮得意妄形的時候,突然,大門口處,一道利銳如電的目光,在他的身上掃過。

“大哥,靈希,你們來了!”厲愛媛比池楚暮更快的發現了門外的來人,她起身,麵帶微笑的喊道。

池楚暮趕緊站了起來,俊臉略窘的望著厲庭州:“庭州,你們來了!”

厲庭州立即溫色對厲愛媛說道:“帶靈希到裡麵拿點東西吃,我跟他有話要聊!”

聽到厲庭州要找他單獨談話,池楚暮俊臉僵了一秒,隨後,他隻好硬著頭皮,準備接受好友的威脅加警告了。

厲愛媛當然放心讓大哥和池楚暮聊天了,她知道大哥是最知分寸的,肯定也不會亂說什麼過份的話。

“靈希,跟我走吧!”

厲愛媛對待喬靈希的態度卻是揭然不同的,臉上始終是一片的溫柔。

喬靈希美眸閃動了兩下,似乎看出了什麼,抿唇笑了笑,就跟著厲愛媛進去了。

池楚暮略感不自在的看了看厲庭州,率先開口道:“庭州,你彆生氣好嗎?我其實冇有彆的意思,我就是想請小媛過來坐坐的!”

厲庭州麵色一正,聲音略沉緩:“池楚暮,你對小媛是什麼心思,我很清楚,你不要解釋了,雖然說之前我對你各種乾涉防備,但也是因為這是我做為大哥要替妹妹考慮的苦忠,現在我妹妹年紀也不小了,如果她最終選擇的是你,我當然樂見其成了。”

“真的?”池楚暮冇想到能聽到厲庭州如此講道理的一麵,他頓時感動的想熱淚盈眶,上前抱他一頓:“庭州,我就知道你肯定不會嫌棄我做你的妹夫的。”

“妹夫?”厲庭州薄唇一勾,露出幾許的不確定:“想做我的妹夫,有點太早了吧,我還不知道小媛到底會不會選擇你呢。”

池楚暮聽到這裡,眉心一跳,俊臉瞬間就泄氣一般有些跨掉:“庭州,做為我的好兄弟,你是否該在關鍵時刻幫我一把啊?你知道我對小媛的心思一向就冇有改變過,我是真的喜歡她,你能不能替我說幾句好話?”

池楚暮厚著臉皮去求厲庭州幫自己牽線搭橋了。

厲庭州卻略顯高冷的瞟他一眼:“能不能把我妹妹追求到手,就看你的本事了,我隻能提醒你,我妹妹心思單純,你要是想討她歡心,我建意你一定要拿出真心誠意,否則,我也幫不了你。”

池楚暮當然知道厲愛媛不是那麼容易被打動芳心的,一臉認真的點頭:“這是必然,我對小媛真心連真金白銀都冇有那麼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