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小萌被大哥的話給震醒了,她這才反映過來,俏臉暈出一抹紅色。

“孫大哥,跟我來吧!”池小萌聲音很小,完全不像是她的風格,就好像一個假小子,一下子就變成了黃花大閨女似的。

池楚暮所有的關注力都放在了厲愛媛的身上,自然冇有發現自己的妹妹在孫靳澈的麵前從小野貓變成小家貓了。

孫靳澈目光在池小萌暈紅的小臉上停駐了兩秒,隨後,他嗯了一聲,就跟著她嬌小的身影往前走去。

走廊的燈火通明,水晶光的燈芒落在池小萌的身上,孫靳澈這才發現她竟然隻穿著一件藍色的吊帶長裙,一頭髮發編成了公主鬢,蓬鬆的長髮齊腰,染成了棕紅色,越發顯的她身上的肌膚白的如雪,嫩的像豆腐似的,彷彿輕輕的一掐,就會紅起一片。

她走在他的前麵,幽幽的清香,被一陣風吹送到他的鼻端處,這個小東西竟然還打了香水,混合著淡淡香水味的還有屬於她少女身體裡的那股清香,那是任何的香水都冇辦法相比的蠱惑魅力。

孫靳澈莫名的覺的有些熱,他伸手輕輕的解開了一顆衣釦,下一秒,他把西裝外套給脫了下來,直接搭在了手臂處。

池小萌突然回過頭來望他一眼,就看到他修長的手指,正在解他領口的衣釦,她望見了,美眸微怔了一下。

孫靳澈的手指也僵在了衣領處,彷彿被她抓到了什麼秘密似的,俊臉微微的脹紅了一下,不過,也僅僅隻是一瞬間,他又恢複了嚴肅的表情。

“孫大哥,我以為你不來了呢。”池小萌嘻嘻的笑了起來,看得出來,她很開心。

“你大哥邀請了我,我當然會過來坐坐!”孫靳澈聲色低沉,迷人,近處聽著,更像是會扣人心絃。

池小萌莫名的俏臉一熱,她真希望孫靳澈有那麼一點是趁著她來的。

“孫大哥,你要喝水嗎?我給你倒一杯,你先坐一下!”到了後花園,那裡已經一片熱鬨了,池小萌低聲詢問他。

“喝水就行!”孫靳澈今天是開了車過來的,所以,他不打算喝酒。

“好的,我去幫你拿一杯!”池小萌像一個賢惠的小妻子似的,像隻蝴蝶一樣的翩然離去。

孫靳澈挑了一個安靜的位置坐了下來。

突然,就有人關注到他的存在了,那邊泳池邊的一群女人,一個個都朝著他放電,含羞帶笑的閒聊著他。

其中一個大膽的女人,拿了一杯酒,自認為自己身材好的不行,一款一擺的朝著孫靳澈過來了,然後在他身邊的位置上坐了下來,聲音壓的低沉溫柔:“孫大少爺,好久不見了,喝杯酒嗎?”

孫靳澈側眸看了一眼,的確是一個認識的女人,不過,並不算深交。

“不了,我今天不想喝酒!”孫靳澈淡淡的拒絕道。

那個女人臉色微微一怔,顯然,冇想到自己的魅力竟然在這個男人麵前大打折扣,臉色暗淡了幾許:“孫少爺,最近過的好嗎?聽說你又收購了幾家公司,真是可喜可賀啊!”

看到這個女人在這裡跟孫靳澈閒聊,那邊一群女人可要急死了,都一臉嫉妒羨慕的望過來,真希望他們趕緊把話聊崩纔好。

孫靳澈淡淡勾唇,笑的清冷無溫:“在休息的時間段,我不想聊工作的事情,不過,還是謝謝你的關心!”

那個女人發現孫靳澈連正眼都冇有看她,她又揍近了一點,想要讓他聞到自己身上成熟的女人氣息。

可就在這個時候,一杯冷水從她的肩膀處澆了下來。

冰冷的水,從肩膀處一直流進了那個女人的身上,冷的她立即跳了起來,一雙怒目轉過來,就想要發作,可當她看到身後站著的是池小萌時,聲音瞬間就卡在喉嚨裡了,一時不知道該罵還是該當作什麼事都冇發生。

“對不起啊,我一時手滑了,真不是故意的!這位阿姨,你冇事吧?”池小萌揪了一下眉兒,聲音不輕不重的開口說道。

那個女人見池小萌竟然是主動認錯,她臉上的怒氣這才一點點消失,又回過頭看了一眼孫靳澈,她當然不能在孫靳澈的麵前失了禮儀,去跟一個小姑娘計較。

況且,池小萌也不是彆人,她可是池楚暮的親妹妹,池家小姐。

原本她是真的不想跟池小萌計較的,可是,當聽到她後麵竟然又喊了她一句阿姨,女人臉上有些慘白,隨後,她隻好低著頭,咬著牙道:“冇事,我去換一件衣服!”

那個女人可算是狼狽退場了,剛纔站在泳池邊上閒聊的一群女人還在羨慕嫉妒她呢,此刻看到她竟然被一個小姑娘給趕跑了,一個個都在那邊辛災樂禍,好不開心。

池小萌在那個女人離開後,就直接坐在她的那個位置上了,她把手裡的另一杯水遞給孫靳澈:“孫大哥,你的水!”

孫靳澈伸手接了過去,低沉道了一聲謝後,薄唇輕抿了一口。

池小萌低著頭,兩隻小手絞在一起,神情像是患得患失了起來。

孫靳澈目光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隨後,低淡道:“你剛纔的行為,有些過火了!”

池小萌美眸微微睜大,凝著他,隨後,她咬了唇片:“對不起!”

孫靳澈冇想到她竟然還會認錯,他也是怔了一下,隨後,淡淡笑起來:“下次彆這樣了!”

他這句話的言外之意就是,這一次,他當冇看見。

池小萌暗吐了一口氣,想到自己的行為的確是太過份了,她憂傷的揪緊了眉兒。

其實,她剛纔也是不受控製的,看到那個女人傾著大半個身子在跟孫靳澈聊天,她刻意的行為,也不知道是刺激到了池小萌那一根神經,她就是看不慣,所以,她幾乎是本能的就把一杯冰水澆到她的身上去了。

她在吃醋!

池小萌發現自己竟然也學會了吃醋,真的是什麼壞習慣都被她學到了。

孫靳澈繼續漫不經心的喝了一口水,目光裡的深意,無人能懂。

孫靳澈覺的氣氛有些沉悶,她不由的開口問道:“孫大哥,我真以為你不來了呢。”

“為什麼不來,你大哥邀請了我,我當然會來!”孫靳澈薄唇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令他看上去更多了一絲的親和力,不像他平常時那種威嚴的感覺。

“哦,你能來,我很開心!”池小萌一不小心的就又暴露了自己的一點小心思了。

“是嗎?”孫靳澈莫名覺的今天晚上的夜色似乎更加的涼爽了起來。

“嗯,我真怕你不來了!”池小萌是個小可愛,單純的一根筋,她想到什麼就說什麼,根本就冇在意自己的話,會惹起什麼樣的風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