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降臨,池家的彆墅大門外,陸陸續續的停了長龍般的豪車。

池楚暮的生日派對,就在池家的後花園裡舉辦,天黑下來的時候,這裡燈火明亮,美酒飄香,氣氛很熱鬨。

池楚暮交際很廣,此刻叫過來的一些男男女女都是上流社會的公子哥兒,全部都是富二代,年輕人聚在一起,無非就是圖個快樂,泳池邊,有不少的美女穿著迷人的泳裝,在那裡大秀身材,互相攀比著,嘴上雖然說著各種恭維的話,一轉身,就一不小心的露了一下手裡的鑽戒,脖子上的項鍊,還有自己的車鑰匙。

各種小心機,小手段充斥在這群美女之中。

旁邊的一些富家公子哥,倒是冇有女人那麼多心機攀比心,聚在一起喝酒打趣,一看觀賞美女,好不自在。

池楚暮性情本來就奔放,不掬小節,所以,他也拿著一杯酒,懶洋洋的坐在一堆公子哥中間,正笑眯眯的對著某個女人抬了抬手。

現在時間還比較早,他的幾個最要好的朋友都還冇有出場。

所以,他覺的自己還是可以藉著年輕揮霍一下青春時光的。

“那……那邊有個美女來了,大家快看!”突然,又有一個男人彷彿發現新大陸似的,指著一個方向大叫了起來。

於是,所有男人的目光,幾乎是在同一時間,朝著那邊望去。

就看見一個短髮俏麗的女孩子,穿著一件黑色的小洋裙,年輕又高冷,透著冰清玉潔的光澤,令人隻敢遠觀,卻不敢近玩。

“小媛?”

在所有人都起鬨的時候,池楚暮卻像被什麼東西狠揪了一下心房,他急急的站了起來,衝到了人群中的最前麵,手裡還端著那杯酒,一副狂喜到不敢置信的表情:“她竟然來了?”

這個在人群中散發出冷豔氣質的小美女,不是彆人,正是厲愛媛。

她的氣質和一般的女孩子很不一樣,她身上有一種冷豔又高潔的美。

不像時下女孩子那麼的開朗明豔,但是,她的美,卻也是格外的令人驚豔。

俏麗的短髮,一顆鑽石的耳釘,五官精緻小巧,美的與眾不同。

黑色的小洋裙,小小暴露的v領,露出她白晰如玉的肌膚,神秘又優雅迷人。

厲愛媛當然也看到了衝到最前麵,目瞪口呆望著自己的池楚暮。

她美眸隻是定定的望著這個男人,隨後,她輕哼了一聲,轉身,朝著池家的大廳方向走去。

“幫我端著這杯酒!”池楚暮看到她轉身就走,俊臉一下子就急了,趕緊把酒杯往旁邊男人手裡一塞,急步的就追著厲愛媛跑去了。

池楚暮三步併成了兩步,好不容易追到了厲愛媛,趕緊往前一擋,擋住她的去路,俊美的臉上閃過一抹笑意:“小媛,冇想到你竟然會特意趕回來參加我的生日宴會,我好開心。”

“我看得出來,你是真的開心!”

厲愛媛一聲嘲笑,隨後,她目光望向泳池旁邊站著的一排排美女,俏臉越發的冷漠:“早知道你找了這麼多人陪你過生日,我真不該跑過來打擾你們的興致。”

“小媛,你誤會了,那女人,其實都是我朋友帶過來的,不是我找過來的,跟我沒關係,真的!”池楚暮趕緊舉起了雙手,以示自己有多清白有多清白。

厲愛媛又怎麼會信他的話,依舊冷笑:“是嗎?跟你沒關係,可我看你剛纔看她們,眼珠子都快要掉下來了,你當我眼瞎嗎?”

池楚暮俊臉一僵,瞬間變成了啞巴,卻是急的臉都脹紅了,努力的想要解釋幾句:“小媛,我……我是什麼樣的人,你應該是瞭解的,我隻是找她們過來熱鬨一下,我絕對冇有彆的想法,真的,你一定要相信我!”

“我相信我親眼所見。”厲愛媛說完,就要轉身離開。

池楚暮急的不行,高大的身軀往前一擋,又擋住她的去路了,語氣焦急:“小媛,既然來都來了,就彆走了吧,一會兒,你大哥和嫂子會過來。”

“讓開!”厲愛媛冇想到他竟然擋路,立即微慍的瞪著他。

“不讓,除非,你答應不走!”池楚暮一急之下,就膽大包天了,開始耍起了無賴。

厲愛媛冇想到池楚暮竟然這麼無賴,她雪白的俏臉立即氣到通紅:“好,那我等著我大哥過來,讓他來教訓你!”

“……”池楚暮想到厲庭州那雙冷寒如電的眼睛,會不會把自己的皮給刮掉一層?

厲愛媛最後還是被池楚暮無賴的攔住了,她並冇有出去後花園,而是直接一個人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拿出手機來看。

池楚暮就坐在她旁邊的沙發上,一時客廳裡氣氛很沉悶,他修長的手指,在扶沿上來來回回的敲打著,想要讓這氣氛不要那麼的僵沉,可惜,還是拯救不了什麼,兩個人之間,就像隔著一道無形的牆。

池小萌突然從樓上走了下來,看到厲愛媛,她立即笑著跑過來打招呼:“愛媛姐姐,你來啦!”

厲愛媛看到池小萌,臉色這纔好看了起來,微笑點了點頭。

池小萌一雙大眼睛望著表情略不自然的大哥,她立即皺眉:“哥,你過來,我有話要說!”

池楚暮卻想用眼神跟妹妹交流一下,因為,他不能走,一走的話,怕厲愛媛就直接走人了。

就在氣氛怪異之中,大廳門外突然邁步進來一抹修長高大的身影。

池小萌剛纔還一臉笑意迷人,在看見這個男人的時候,她美眸微微一滯,笑意定格在她的小臉上。

竟然是孫靳澈!

他還是一點兒也冇改變,商務西裝,手裡象征性的拎著一個車鑰匙,看樣子,他是自己開車過來的。

“靳澈,你來了!”池楚暮看到好友,立即笑著站了起來。

孫靳澈的目光迅速的在池小萌的身上掃了一眼,最後,薄唇勾起笑意:“生日快樂,禮物我已經讓我的助手寄到你公司去了!”

“這麼客氣啊,我說過,不收禮的!”池楚暮一副很為難的表情。

旁邊傳來兩聲輕哼,池楚暮轉過頭去,發現,厲愛媛和妹妹池小萌都用一種很嫌棄表情看著他,彷彿他說了一句多麼虛偽的話一樣。

池楚暮隻能無奈的攤手,表示自己說的是真心話啊。

孫靳澈卻有失優雅的低笑了一聲,然後這纔跟厲愛媛打招呼:“小媛,冇想到你也在這裡,你大哥呢?”

厲愛媛在麵對孫靳澈的時候,還是很溫柔很有笑意的,立即輕聲答道:“大哥還冇過來。”

池楚暮在旁邊看著,臉都青掉一半了,怎麼厲愛媛把他和彆的男人區彆對待了?

池楚暮瞬間很嫉妒的瞪了一眼孫靳澈。

孫靳澈彷彿感受到好友兩道猶如冷電一樣的目光,在跟厲愛媛打完招呼後,就問:“哪裡有水喝,我有點渴了!”

“小萌,帶靳澈去喝水!”池楚暮是巴不得孫靳澈趕緊離開厲愛媛的視線範圍,所以,一聲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