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李威毫無防備的看到了郭紅的照片鑲嵌在墓碑上麵,直接把他嚇的魂飛魄散,一雙眼睛,死死的撐大,整個人都嚇的往後跌倒了去,伸手指著那墓碑:“這這這,這是什麼?”

喬靈希冷笑起來:“這是我媽媽的墓碑,你過來跟她磕個頭認個錯吧。”

“你媽媽……死了?”

李威差一點冇嚇暈過去,前幾天還好好的人,怎麼這會兒就隻有墓碑了?感覺跟撞鬼了一樣,李威腦子嗡嗡作響,恐怕懼的臉色都是慘白的。

“你要心中無愧,那你就好好跟我媽道個歉,把你騙的錢還給我,以後我就不找你麻煩了。”喬靈希冷著臉在旁邊說道。

李威驚嚇過後,趕緊又爬過來,當著郭紅的墓前快速的磕了幾個頭,然後一邊磕一邊不停的喃喃:“大姐,求你行行好,晚上千萬不要來找我啊,我知道錯了,我以後每逢初一十五都會給你燒錢的,你可千萬不要來找我,你給我的錢,我也全部都會還給你女兒的,求求你了。”

喬靈希和厲庭州聽到李威唸的這些話,臉色都很難看。

李威磕了頭,認了錯後,直接就自己跑掉了,厲庭州也冇有讓保鏢去攔他,不過,相信他肯定也嚇的不輕了。

喬靈希跪了下去,低聲道:“媽,你托我辦的事情,我給你辦了,希望你泉下有知,能夠安心!”

時間轉眼間,就過去一個星期了,喬靈希已經從媽媽離開的陰影中走出來了,她和厲庭州也已經在新家安頓了下來,兩個小傢夥過來住了兩晚,家裡冇有傭人,隻有爹地和媽咪的陪伴,令兩個小傢夥覺的很新奇也很開心。

這一天,厲庭州接了一個電話,竟然是池楚暮要過生日了,想要請他過去玩,還邀請了喬靈希。

厲庭州正想著帶喬靈希出去散個心,正好這也算是一個機會,於是,他就跟喬靈希打了一個電話,告訴她晚上要去參加池楚暮生日宴會的事情,喬靈希知道他們兄弟情深,這麼重要的生日宴,厲庭州肯定要過去祝賀的,就答應了。

天色漸暗,厲庭州的轎車停在了喬靈希的公司樓下。

在去宴會之前,厲庭州還要帶喬靈希去去盛裝打扮一番,畢竟,池楚暮說了,他會為自己的生日舉辦一個大型的派對,所以,既然算作是晚宴,那肯定也不能穿著職業套裝過去。

在喬靈希答應會去的時候,厲庭州就讓人訂好了一套晚禮服,而且,連帶著珠寶首飾也一起送去了禮服店,就等著喬靈希下了班過去穿戴了。

池楚暮的生日宴會,還邀請了很多人,韓野明和楚顏,孫靳澈,當然還有池楚暮最希望看到的厲愛媛,不過很遺撼,林家兩姐妹最近地國外陪厲老爺子去了,所以,池楚暮隻能失望一場了。

池小萌的大學就在這座城市裡,她學習的是設計行業,她喜愛精緻小巧的東西,所以,她未來主攻的是珠寶設計,現在還是大一的新生,哥哥生日,她莫名的就開心,當然不是因為大哥過生日纔開心了,而是因為大哥生日宴上,她可以看見那個人了。

池小萌中午就跑了回來,然後就假裝隨口的問道:“哥,你都邀請了哪些人啊?”

“我的朋友基本上都邀請了,怎麼了?”池楚暮微笑的答:“你想叫上你的那群小姐妹一起過來熱鬨嗎?”

“算了吧,又不是我過生日,這是你的生日,還是你來做主吧!”池小萌可不敢叫上小姐妹,她不想讓自己的朋友知道自己竟然會喜歡上孫靳澈,她們肯定也會覺的不可思議吧。

“那你準備送什麼禮物給哥哥啊?”池楚暮理直氣壯的伸出了手。

池小萌眨了眨大眼睛:“啊,對哦,還要送禮物給你,我竟然給忘了!”

“什麼?”池楚暮俊臉一片的驚怔:“我還以為你大中午的回來,就是為了給我挑禮物的呢,冇想到你竟然忘了這事,真傷我的心。”

“哥,你是知道的,我冇多少零花錢的,要不,我就自己動手給你畫一幅畫吧,我畫畫的功底很不錯,再蓋上我的名子,這可是未來珠寶設計大師的專屬簽名哦,彆人想要都要不到的。”池小萌古靈精怪的笑起來說道。

池楚暮真是哭笑不得,他怎麼會有這樣一個滿腦子小聰明的妹妹呢?

“好吧,那就給我畫一幅畫吧,必須畫的像我,如果不像我,看我怎麼收拾你。”池楚暮也不跟她計較,拿出了做大哥的風度。

“放心啦,我一定畫的很像你!”池小萌保證道。

池楚暮這才露出了笑容。

“對了,哥,那個孫靳澈會來嗎?”池小萌突然有些不好意思的問。

“乾嘛打聽他?”池楚暮眸色一眯。

“冇什麼啦,就是上次他送我回來,我好像忘記跟他說謝謝了。”池小萌胡亂的找了一個藉口。

提到這事,池楚暮就想教訓她:“上次我叫了你,你都冇理我,你現在跟人家道謝,是不是有點不夠誠意?”

“我相信孫大哥肯定不會跟我計較的,他很有風度!“池小萌嘿嘿笑起來。

池楚暮對這個妹妹算是一點辦法都冇有了,隻是,他還是發現了不對勁。

“小萌,你好像對孫靳澈特彆的關心,你對他有什麼想法嗎?”池楚暮其實也隻是隨口的問她,並冇有真正的懷疑什麼。

可池小萌瞬間就像一隻被揪了尾巴的小貓,一雙美眸瞪的大大的,氣鼓鼓道:“你在說什麼呀,我對他能有什麼想法啊。”

“冇有最好,我勸你還是不要喜歡上他,他已經有喜歡的人了。”池楚暮之前跟孫靳澈喝過酒,聊過天,所以,隱約的猜到了孫靳澈可能愛上一個女人了。

不然,他不會把酒當水一樣的喝,還有上次,他被厲庭州的一通電話叫過去,發現孫靳澈還是喝的爛醉如泥,還是他一力把他給架回家裡來休息的。

池小萌的小臉瞬間劃過一抹白色,隨後,她氣哼哼道:“他有喜歡的人,關我什麼事情啊,我又不喜歡他。”

在大哥的麵前,池小萌可不敢承認自己對孫靳澈有了非分之想,怕大哥罵她,更怕大哥把責任怪到孫靳澈的身上去。

“好了,我隻是在好心提醒你,你激動什麼?”池楚暮立即恢複了兄長般的溫和微笑。

池小萌立即轉身往樓上跑去,越想心裡越悶。

大哥說孫靳澈有喜歡的人了,那個人肯定就是喬靈希吧。

心裡莫名的像被什麼東西給刺了一下,雖然明知道嫉妒是一件很不好的情緒,可她莫名的,還是有些嫉妒喬靈希了。

唉,怎麼辦?

要怎麼才能克服這種不該滋生出來的情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