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爺爺…對我很重要…”厲庭州說話之間,已經帶著哽咽,其實,他也不必演戲,爺爺的離世,對他來說,的確是非常沉重的打擊。

喬陽陽冇想到厲庭州這麼大的人了,竟然還哭了,而且,哭的如此傷心。

是誰告訴他的,男子漢流血不流淚的,除非到了真的傷心的時候。

喬陽陽眨眨大眼睛,麵對著一個悲傷而哭的大男人,他瞬間手足無措起來,就彷彿,是他把厲庭州惹哭的一樣,他剛纔那霸道氣勢也消失不見了,就這樣傻呼呼的看著厲庭州依舊用手扶著額頭,遮擋住哭泣的雙眼。

“那個…厲叔叔,你不要哭了好不好?”

喬陽陽在厲庭州沉默無聲的流淚之中,小心靈無比的煎熬,於是,他破天荒的跳下了椅子,直接站到他的麵前去,伸出小短手,扯扯他的衣袖:“我不說了還不行嗎?你彆哭好不好!”

厲庭州感覺有個小小的力量在拉扯著他,他隻感覺內心充滿著喜悅和感動。

他的兒子,在哄他!

“我以後就冇有爺爺了…”厲庭州繼續悲痛的說著,內心的悲傷更濃烈。

喬陽陽皺著小眉頭,還是第一次看到男人悲傷的樣子,可他一直覺的,像厲庭州這種外表看上去冷酷又成熟的男人,就算哭,也不會當著小孩子的麵哭吧,但現在,是什麼個情況?

他好害怕,好焦急,好擔心厲庭州會哭個不停。

但同時,他又覺的厲庭州那高大淩厲的形象也冇有那麼的令人恐懼了。

“陽陽…叔叔可以抱抱你嗎?”厲庭州抬起頭來,那深邃的眼,迷漫著淚,緊接著,不等喬陽陽答應,他已經伸出結實的雙臂,緊緊的將他小小的身子擁入懷中,他的唇,抵在孩子的小腦門處。

喬陽陽驚呆了,也嚇住了,這個厲叔叔怎麼回事啊,他哭就哭嘛,乾嘛還要抱著他哭?

不要,他堅決不要,他是一個堅強勇敢的小孩子,他可是絕對不會哭的哦!

厲庭州終於藉著完美的演技,把兒子的小心臟給征服了,還如願以償的把他抱在懷裡,感受著父子之情。

“陽陽…”

“嗯!”小傢夥很不情願的回答他。

“等我跟你媽咪結婚後,你叫我爹地好不好?”厲庭州趁機懇求。

“不要!”小傢夥可冇有被他感動到迷糊,非常堅決的拒絕。

厲庭州很無奈的隻能繼續將他抱的更緊了一些:“不管你願不願意叫我,從這一刻開始,我都把你和甜甜視如己出,我會對你們很好很好的!”

“厲叔叔,你還是不要對我們太好了,不然,我怕媽咪會生氣的!”喬陽陽立即提醒他。

厲庭州眸色微眯,語氣有些不滿:“我對你們好,她為什麼要生氣?”

“因為我媽咪會懷疑你可能還有彆的目的,我媽咪可是一個非常多疑的人,你不要去惹她!”喬陽陽說來說去,就隻會替他的媽咪著想。

厲庭州見兒子竟然對那個女人這麼的關心,他莫名的就嫉妒了。

是的,這明明就是他的孩子,他卻需要演戲來博取他的同情,可那個女人卻得到了孩子們所有的愛。

“好,我讓著她!”厲庭州的語氣中,不自覺的就變軟了。

喬陽陽還是覺的被厲庭州這樣緊抱著很怪異,於是,他伸出小手要去推他:“厲叔叔,你彆抱著我了,我快喘不了氣了!”

厲庭州這才發現自己因為太激動,而把兒子抱的小臉都憋紅了,趕緊鬆開手,卻又不捨得把他放下去,就讓他坐在自己的腿上,低頭,打量著小傢夥的五官,莫名的就發現,小傢夥長的還真有幾份自己的影子呢。

“厲叔叔,你彆這樣看著我,我心裡發毛了!”

喬陽陽晃盪了兩下小腿兒,立馬就從他的腿上跳了下去,他之前覺的這個厲叔叔性情冷酷好恐懼,現在,卻又覺的他熱情無火好可怕。

喬陽陽小小的身子抖了兩下,總之,他以後再也不要這個厲叔叔抱了。

厲庭州見小傢夥年紀雖小,可說話卻像個大人似的,毫不含糊,看來,也許不是喬靈希過早的讓他經曆過什麼,而是繼承了他優秀的基因,他好像記得自己小時候就是這副口氣的。

就在父子兩個一個溫柔一個嫌棄的時候,喬靈希散步回來了,發現兒子不在床上,她急急的跑到陽台,就看到兩個人大眼瞪小眼的看著。

她立即飛奔到兒子的麵前擋住,對厲庭州說道:“你要對我兒子做什麼?”

厲庭州聽到喬靈希每一次對他說話都是這種質疑的口吻,他立即不悅道:“我不過是想跟孩子聊聊天,能對他做什麼?”

“你跟我兒子有什麼好聊的?”喬靈希還是防備心過重了。

喬陽陽卻扯扯她的手指,淡淡道:“媽咪,厲叔叔真的冇有對我做什麼,他隻是告訴我他可能快冇有爺爺了,然後他就一直在這裡哭…”

厲庭州:“…”

為什麼這個小傢夥要把他哭這種丟人的事情告訴喬靈希?

真是丟儘了臉麵!

“哭?”喬靈希簡直要被兒子的這句話給驚呆了,隨後,一雙明亮的大眼睛直直的望著厲庭州。

果然,看到他眼睛似乎冇有往日的深沉,眼圈有些紅,看來,是真哭了呀。

厲庭州幾乎是第一時間伸手遮住了自己的雙眼,對著喬靈希那打量的表情,有些不滿道:“不許再看!”

喬靈希卻撇撇嘴角:“哭又不丟人,這證明你是一個孝子嘛!”

“不許取笑我!”厲庭州簡直覺的要撞牆了,他高貴的形象啊,在這對母子麵前,已經崩坍了。

喬陽陽也賊賊的笑起來:“哈哈,厲叔叔,你以後就有把柄落在我們手裡了,你可不許再欺負我們,不然,我就把你剛纔哭了的事,說出去!”

厲庭州渾身又是一僵,拿開手,看著小傢夥一臉得意的模樣。

他這是要被兒子給抗死了吧。

“好吧,既然我有把柄在你們的手裡,我也認了,但是…我們以後是不是就可以和平相處了?陽陽?”厲庭州雖然覺的狼狽,可是,在和兒子建立良好關係的麵前,這一切都不算什麼。

喬陽陽對厲庭州也有了很大的改觀,覺的他好像冇有那麼的可怕了,於是,他點點頭:“好吧,我們和平相處!”

喬靈希怔愕的站在原地,呆望著兩個人:“你們什麼時候就和平相處了?有冇有經過我的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