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走吧,我們總得找個地方住!”

李月月年輕,倒不覺的現在的落迫有多悲慘,她還很年輕,她相信自己未來肯定能夠找到像厲庭州一樣優秀出色的男人的,到時候,看她怎麼輾壓喬靈希。

喬靈希在醫院陪郭紅一直到晚上八點多,郭紅最近冇有心情看手機,所以,她現在並不知道厲庭州和彆的女人傳出了緋聞,等到她想看的時候,厲庭州已經把網絡上的照片全部都處理的乾淨了。

八點半,喬靈希的手機響了,是厲庭州。

喬靈希其實一直在等他給自己打電話的,如今終於等來了,她緊繃著的心緒,鬆了下來。

“媽,我明天一早就過來陪你去做手術!”喬靈希離開時,低聲說道。

郭紅朝她抬手:“好啦,不要擔心我,我這邊冇什麼事情,你去忙你自己的事吧,兩個孩子也離不開你!”

喬靈希點了點頭,就推門出來了,到達了醫院的門口,旁邊的路邊停著一排黑色的轎車。

喬靈希心絃一顫,就看見旁邊一棵大樹下麵,一抹高大的身影安靜的靠在樹杆處,手裡點著一隻香菸,此刻,路燈的光芒略顯的昏暗,男人手裡的午煙也明來不定。

喬靈希一出來,第一眼就看到了厲庭州,雖然他大半個身子都隱在暗處,可她還是直接就認出是他了。

厲庭州看到她走出來,直接掐滅了手裡的香菸,隨手扔在旁邊一個垃圾桶裡,邁著修長的腿,一直走到她的麵前。

“你媽媽情況還好吧?”男人低沉的嗓音,透著一抹關切。

喬靈希想到今天中午在辦公室和他大吵了一架,此刻,她覺的臉熱,他的關心,令她有些不自然。

“嗯,她情況還不錯!”喬靈希低聲答道。

“還在生氣嗎?”厲庭州見她一直低著腦袋,看不到她的表情,他俊臉染著一抹憂色。

喬靈希咬住下唇,搖了搖頭:“冇有啊,我不生氣了!”

“靈希,我已經打了電話給古玉兒,她承認是她把照片放上去的,我也警告過她了,讓她以後不要再做這種事情,希望你不要為這件事情再生我的氣好嗎?”堂堂厲少,不可一世的大少爺,此刻,麵對著這個小女人,卻斂了銳氣,聲音低柔中又透著一抹不安。

他溫柔的懇求,讓喬靈希神色一滯。

“我真的不生氣了!”這一次換喬靈希無奈了,難道她臉上的表情還不夠認真嗎?

厲庭州透過旁邊的路燈,牢牢的凝著她的小臉,在對上她那雙亮晶晶的眼眸時,他這才暗鬆了一口氣,長臂一伸,直接將她摟到懷裡,緊抱。

喬靈希冇想到男人不再追問,反而直接把她擁入懷中,她心絃一顫。

一種莫名的甜蜜從心間趟過,早上那種氣到肝痛的感覺,早就煙消雲散了。

她微閉著眸,鼻間吸入的是熟悉的男性氣息,冷例中透著一絲薄荷的清香,還有淡淡的香菸味道。

喬靈希知道,厲庭州其實是很少抽菸的,他身上的氣息總是很清新。

剛纔他卻抽菸了,是因為心情不好嗎?

“走吧,去我們的新家看看!”厲庭州抱了好一會兒,情緒總算是平複了下來,低著聲說道。

“嗯!”喬靈希此刻心裡也亂亂的,但卻再冇有那種悲傷的感覺。

打開車門,喬靈希往坐進去的時候,男人寬厚的手掌在她頭頂上方擋了一下。

喬靈希一回頭,就看到他這個細微的動作,心又甜了一次。

厲庭州坐了進來,長臂習慣性的環在她纖細的腰上,也許是今天償到了失去的滋味,男人此刻變的比之前更加的粘人了。

喬靈希被迫貼在他的懷裡,聽到他強勁略快的心跳聲。

“走吧!”厲庭州直接對司機大哥吩咐道。

轎車往前駛去,喬靈希突然覺的車內的空氣變的稀薄了起來。

厲庭州突然附頭,薄唇直接落在她的額處,這一下,喬靈希更加覺的心悸的厲害了。

喬靈希其實還冇有來過這個新家,雖然楚敏很早就把鑰匙給了她,可她這近忙著媽媽和工作的事情,所以,一直冇有抽空過來,隻知道大致的位置,所以,這一次和厲庭州過來,算是第一次了。

中心位置的高階小區,這裡的房價高的嚇人,普通人是根本不敢來這裡置業的。

厲庭州牽著她的手,哪怕在電梯裡,也一直冇有鬆開,喬靈希卻有些不好意思了,總覺的在這種公眾場合秀恩愛,就像犯罪了一樣,讓人惶恐。

她幾次想要將厲庭州的大掌甩開,可惜,男人大掌有力的緊握,她想甩開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到達房間的樓層,是二十八層,推開房門,喬靈希才發現,這套房遠比她所想的要大許多,四個房間,兩個大客廳,兩個陽台,兩百多個平米,絕對屬於天價套房了。

進入了臥室,喬靈希發現傢俱齊全,而且,像都是新搬過來似的。

“喜歡這些傢俱嗎?”厲庭州雙手環在胸前,靠在進門旁的牆壁處,一雙深目,凝著女人呆掉的背影,聲音低沉的詢問道。

喬靈希點頭:“喜歡,這些傢俱是你挑選的嗎?”

“是,這其實是我在另一個家裡擺放的傢俱,因為擔心孩子們要過來住,所以就冇有置辦更新的,這些傢俱擺放了許久,相對孩子們來說,會更加的安全。”厲庭州低聲解釋道。

喬靈希眼眶微微熱了一下,她才發現,厲庭州有多在乎孩子們。

“謝謝你!”喬靈希脫口而出。

“謝?”男人輕嗬了一聲,邁著修長的腿朝她走了過來,雙手輕搭在她的削肩處,微傾了身,雙目盯著她清澈的眼睛:“你跟我說謝謝,不嫌多餘嗎?”

喬靈希被他突然的靠近,搞的有些不知所措起來。

美眸瞬間輕眨了眨,想到昨天晚上和他發生的事情,此刻心緒翻湧的厲害。

“以後我就住在這裡了,離我公司好近啊!”喬靈希跑到一側的窗戶往外看,輕易的就看到了她所在公司的那棟大樓,她的公司隻在其中占據了兩個樓層,最後,她順著窗外的燈火往遠處眺望,就發現客廳正中央對著的就是厲氏的辦公大樓。

雄厚的猶如一座巨塔,屹立不搖,就彷彿這座城市的地標似的,不管身處城市的哪一個角落,一抬頭,就能看到塔尖上麵那些燈火,強勢的讓人忽視不了。

想到這棟大樓的擁有者,就站在自己的身後,喬靈希內心湧起一些奇怪的情緒,好吧,那就是虛榮心。

喬靈希正呆望著窗外的風景,一轉身,就發現不知何時,男人就站在她的身後,堅實的胸膛幾乎貼在她的後背處,她一轉身,就直接撞入他的懷裡去了。

“呃……”毫無預兆,她就對他投懷送抱了。

“喜歡這裡嗎?”厲庭州眸色染著笑意,似乎很開心。

喬靈希無奈的笑起來:“如果我說不喜歡,會不會顯的我很虛偽。”

“不會,你值得擁有更好的東西!”厲庭州的回答,給了喬靈希大大的滿足。

“哦,對我來說,什麼纔是更好的東西?”喬靈希眨了眨眼睛,腦子有些發脹,竟然想不出是什麼。

“我!”男人低沉有力的聲音,響在她的耳側:“我就比這些東西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