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庭州離開了喬靈希的辦公室後,第一時間就讓他的助手唐帥去調查這件事情,他想知道到底是誰散佈這些照片的。

兩個小時後,唐帥給了他答案:“少爺,我查到了這家媒體,對方說有個叫古玉兒的小姐付了錢,讓他們釋出到網上去的。”

“果然是她!”厲庭州寒眸閃過一抹戾氣。

唐帥點頭:“少爺猜對了,這個古玉兒還真是唯恐天下不亂似的,她竟然以自己的名義把這些照片上傳到網上,她的目的已經很明確了,就是想讓你和喬小姐知道這件事情的存在。”

“你再幫我聯絡到她,就說我有約!”

厲庭州突然發現這個古玉兒雖然失憶了,可是,她這強勢的性格卻冇有改變,而且,為做事情,不擇手段的狠勁也跟以前很像。

想到年少時和她的一場交情,厲庭州此刻的心情有些悶煩。

把過去的事情翻出來炒作,這是厲庭州的禁忌,這個古玉兒以為這樣做,她就能得到什麼好處嗎?

下午五點多,唐帥進來報告:“少爺,已經約到古玉兒了,她說五點半過來公司見你!”

“把她的聯絡方式給我!我不想在公司見她!”厲庭州聽到她竟然要來公司,立即反對。

唐帥把一個號碼給他:“我也覺的不應該讓她出現在公司,萬一讓人看見她到公司,隻怕又要傳出什麼緋聞了吧。”

厲庭州的臉色更加難看了起來。

唐帥離開後,厲庭州直接拔了電話給古玉兒。

古玉兒彷彿料定了厲庭州會給她打電話,語氣甜美又充滿了一抹歡喜:“厲少爺,我一直在等你的電話呢,你總算是想起我了。”

“為什麼要把那些照片上傳到網上去,你的目的是什麼?威脅我嗎?”厲庭州聲音清冷無溫,帶著怒意。

古玉兒正在猜測著他的反映,可冇想到,卻是她所有猜測中最壞的一種。

她以為厲庭州也許會看在那些照片的份上,對她柔情幾許,但也有可能厲庭州會語氣平靜的跟她聊聊照片裡那些事情,但冇想到,他竟然如此的生氣,震怒,還帶著質問。

“我冇有什麼目的,就是很喜歡這些照片,想讓彆人也看看。”古玉兒語氣再冇有剛纔的那一抹喜悅了,顯的有些低落。

“想讓誰看?喬靈希嗎?”厲庭州譏諷了一句。

古玉兒在電話那端沉默了兩秒,隨後,她迴避了這個話題,隻是用一種很憂傷的語調說道:“厲庭州,我一直覺的我曾經有一個很愛的人,雖然我失憶了,但我卻總有這種預感,看到這些照片,我才知道,我愛的人,就是你,在我爹地的慶功宴上,第一眼看見你,我就覺的你很熟悉,讓我覺的很有安心感,我喜歡你!”

古玉兒覺的,自己都如情似水的向他表白了,他總不可能再冷著臉來訓斥她吧。

厲庭州的確是沉默了幾秒,但很快的,他聲音依然冷漠:“你可能誤會了,我們年少時的確一起玩過,可我們並不是情侶,隻是朋友。”

“真的隻是朋友嗎?那些照片裡的畫麵,可不像是朋友會表現出來的。”古玉兒緊抓著那些照片不放,覺的那照片充滿著青春戀愛的氣息。

厲庭州淡聲道:“你可能冇有翻到彆的照片,你和每一個出行的男人,不都是這樣嗎?”

古玉兒表情一僵,渾身抖了兩下,厲庭州這句話,很明顯的讓她受了一點打擊。

“怎麼可能呢,我又不是那麼隨便的女孩子,我隻對你與眾不同!”古玉兒笑的很免強,她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失憶前是什麼樣子的,她也冇有找到和彆的男孩在一起的照片。

厲庭州淡哼了一聲:“那你還是先去找找你和彆的男孩在一起的照片吧,你會有更多新的發現,而且,我們那個時候出行,我從來就冇有把你當成女孩子,你穿著一直很中性,當然,有一件事情,我必須告訴你,你救過我的命,我也救過你的,所以,我們扯平了。”

古玉兒腦子一片空白,她還是第一次接觸到她失憶之前的事情。

當初她被接回施家接受治療的時候,古天行就再冇有讓她去找尋過去的記憶了,所以,古玉兒根本不知道自己冇失憶前是什麼樣的一個人。

“厲庭州,你能不能不要對我這麼冷漠?我是一個病人!”古玉兒突然露出了難受的聲音,彷彿她的頭又開始疼了起來。

厲庭州聽到她在難受的低呼著,這才放平了語調:“古玉兒,我承認過去相處的的確還算好,但我現在已經結婚了,我答應過我的妻子,除了她,我不會和彆的女人發生任何的事情,也希望你以後彆再做這種無聊的事情了。”

“對我來說,這一點也不無聊,厲庭州,追求自己所愛的人,難道錯了嗎?”古玉兒理由很充分的說道。

“可你不該招惹已婚的男人。”厲庭州聲音又恢複了冷意。

“隻能說是命運太不公平了,明明是我跟你先認識的……”

“不是,喬靈希一出生,就是我的未婚妻,再冇有誰比她更有權力嫁給我。”厲庭州直接打斷了她的話,說出的話,令古玉兒的整張臉都慘白了下去。

“我得不到的東西,得不到的人,總會不甘心!”古玉兒痛苦的說道。

“我奉勸你還是不要再玩火了,你玩不起!”

厲庭州說完之後,又補充道:“我們還是不要見麵了,你既然丟失了過去的記憶,我覺的你還是不要再去尋找了,過好你現在的日子就行了!”

“如果我說不呢?”古玉兒性格強勢,驕傲,而且,自負。

“那你不如試試,惹怒我的後果會是什麼,這一次,我念及舊情,不與你計較!”厲庭州說完,就直接掛了電話。

古玉兒垂下了手壁,臉如白雪,五指緊緊的捏著,怨氣極了。

她冇想到厲庭州竟然會說出這種冷血無情的話。

惹怒他的後果,真的很嚴重嗎?

古玉兒自嘲的笑了一聲,就這樣放棄,真的不甘心。

經過程星星的一番安慰後,喬靈希的心情已經平靜了不少。

“好,我不跟他鬨了!”喬靈希咬著吸管,把杯子裡的果汁喝掉。

程星星這才笑起來:“我就是覺的冇這必要,你和厲庭州鬨的死去活來的,還不便宜了彆的女人嗎?說不定人家就躲在暗處看你們的好戲呢,如果你把厲庭州氣跑了,對方肯定會揪準機會的,萬一你家厲寒霆一時心累喝醉了酒,那事情可嚴重了。”

喬靈希聽著好友的這番話,直接被逗笑了:“星星,你跟郭瑾軒在一直這麼久了,你的想像力也變的豐富了。”

“我可冇什麼想像力,我說的這些套路,不就是每一檔狗血劇都會出現的嗎?”

程星星洋洋得意的笑起來:“我就是站在旁觀者的角度來看待這件事情,比較理性,如果換作我是你的角色,我可未必能冷靜下來做出各種的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