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庭州聽到她開口的話,俊臉一片的僵滯,他寧願她哭著質問他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情,寧願她過來給自己一巴掌發泄怒氣,可是,她這麼冷靜的模樣,加深了厲庭州內心的慌亂。

“我是過來向你解釋和認錯的!”

厲庭州走到她的辦公桌前,雙手撐在桌麵上,健軀往前傾了下來,更加靠近她哭紅的眼眶:“靈希,你不要相信那些照片,好嗎?”

喬靈希聽到他這樣說,自嘲的冷笑了一聲:“為什麼不要相信?那是事實啊,我看得出來,你們那個時候過的很開心。”

喬靈希看似冷靜的語氣,可每說一句話,她內心就更痛一分,但她不想讓厲庭州知道自己的真實反映,她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的倔強要強,也許,她隻是不想敗的太難堪了。

厲庭州聽到她字字句句都帶著嘲諷,幾乎要瘋了,他語氣又低沉了幾許:“靈希,你彆這樣好嗎?我不知道是誰把這些照片找出來,釋出到網上去的,但目的很清楚,就是要離間我們的夫妻感情……”

“你倒是提醒我了,在外人眼中,我是你的妻子,你知道她們看我的目光是什麼嗎?她們都在同情我,厲庭州,你欺人太甚了吧。”喬靈希此刻心裡的憤怒和悲傷,幾乎成河了,淹冇了她的理智,她在低吼完這幾句話後,又覺的自己好像不應該這樣去質問他,顯的自己太不夠理智了。

厲庭州看著她朝自己低吼,他神色依舊透著一抹自責,伸手,輕握在她的手背處。

喬靈希想縮回手,卻發現,她竟然是喜歡被他這樣緊握著的感覺的,她竟然冇有力氣推他的手推開。

“靈希,忘了所看到的,不要往深處去想,我和古玉兒已經冇有任何的關係了!”厲庭州語氣中透著無奈,他不知道要怎麼辦才能讓喬靈希相信他的一片真心。

喬靈希低著頭,一言不發,她發現自己其實是冇有任何權力去生氣的,她的母親是依靠他的關係才住進了最好的醫院,她也是因為他的幫助才坐在這個位置上。

突然發現,他早就介入到她人生的方方麵麵,角角落落了,她又有什麼資格去跟他置氣呢?

“靈希,你在想什麼?”

厲庭州見她不說話了,反而覺的四周的空氣更緊張,心也更亂了,這種感覺,很不安。

喬靈希閉了閉眼睛,像是終於接受事實,認命了一樣,聲音很低,很輕:“厲庭州,我不知道我該想些什麼,你對我很好,我不可否認,可你們的照片,我也不能漠視,我現在心裡很亂,你能不能先回去,我不想朝你發脾氣!”

厲庭州內心咯噔了一下,她用這種平靜的語氣說出這番話,就已經在提醒他,這段感情真的被這幾張照片給擊碎了。

“我會找到發照片的人,我會讓她親自來跟你解釋的。”厲庭州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安慰她,好像會顯的自己更加的虛偽,所以,厲庭州隻能積極的把這件事情處理好。

喬靈希抬眸,就看見男人高大的身影,從她的辦公室門口消失了。

他剛纔說要去找那個發照片到網上的人,會是誰?是古玉兒嗎?

喬靈希一時心緒煩亂極了。

下午的班,她竟然蹺了。

跟林霜霜打了一聲招呼,林霜霜卻好心的安慰了她幾句,並且,勸她和厲庭州把這件事情問清楚。

喬靈希知道林霜霜是一片的好意,感激了她,她就出來了。

約了好友程星星,程星星竟然還在睡午覺,所以,自然也就第一時間錯失了這麼勁爆的新聞,接到喬靈希電話的時候,程星星一臉的吃驚。

“這是真的嗎?不會吧,那你跟他吵架了?”程星星急著問她。

“星星,你有空嗎?能不能陪我出來坐坐!”喬靈希此刻心亂極了,真的需要一個朋友來聊聊天。

“好,我過來!”程星星覺的事態的確很嚴重,所以,她急匆匆穿了件衣服就過來找喬靈希了。

兩個人坐在一空咖啡館內,喬靈希的表情,難掩憂傷。

程星星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彷彿說什麼,都不能安慰她。

“靈希,你跟他……有冇有那個!”程星星突然用兩隻手比劃了一下,問的很隱晦。

喬靈希還是聽懂了,她點了點頭:“昨晚!”

“啊?”程星星突然覺的自己可能問了一個不該問的話題。

昨天晚上在一起了,今天就爆出了他和彆的女人的舊情史,天啊,這可真是傷害加倍啊。

“那他是什麼態度?他跟你認錯了嗎?道歉了嗎?解釋了嗎?”程星星一連問了一長竄的問題。

“嗯,他來找過我了,他讓我不要相信那些照片!”喬靈希情緒失落的說道。

程星星眯起了眸子,冷哼道:“釋出這些照片的人,心思真夠歹毒的,她肯定就是想借這些照片來破壞你們的感情,靈希,我覺的你不能夠讓她得逞!”

喬靈希美眸微微揚起,望著好友:“那你覺的我該怎麼做?”

“我覺的你應該和厲庭州大秀恩愛,就是要氣死那個人,對了,你知道那個女人是誰吧?”程星星氣憤不平的建議她。

喬靈希點頭:“大致能猜到是誰了,就是照片裡的那個女人!”

“那你們見過麵嗎?”程星星又問。

“見過啊,見過兩次了,一次是在她公司的慶功宴上,一次是在國外。”想到古玉兒,喬靈希還是很心煩的。

她真的冇有見過哪個女人竟然明知道對方結婚了,還如此主動熱情,簡直重新整理了她的三觀和認知。

“那她有冇有表現出對厲庭州很喜歡的樣子?”程星星又問。

“她表現的很主動!”

程星星神色變了變:“真的嗎?她是不是不知道你和厲庭州結婚的事情啊?可這也不可能啊,你們的那場婚禮那麼盛大轟動,她肯定也是圈子裡的人,她不可能不知道的。”

“她根本不在乎厲庭州是不是結婚了,她看厲庭州的目光,熱情如火,她還直接視我如空氣,根本不考慮我的感受。”想到古玉兒那譏諷的神色,喬靈希還是有些生氣的。

程星星支著下巴,一臉嚴肅道:“靈希,你遇到的對手是個大膽又不要臉的女人,要知道,人至賤則無敵,萬一她根本冇有羞恥心,隻想得到厲庭州,那事情就真的太糟糕了。”

“我現在心裡很亂,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喬靈希將臉埋在雙手裡,一時找不到解決的辦法。

程星星立即說道:“我覺的你不要和厲庭州吵,冇意思,你們現在要團結起來,把那個搞破壞的人給氣死纔好。”

“這樣能行?”喬靈希美眸微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