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靈希小休了一刻鐘,醒過來,接著做事。

就在她打算出去為自己倒杯水喝的時候,她發現,一出現,整個辦公室的人,都用一種怪異的眼神在看她。

“喬總監,你是要喝水嗎?我替你倒吧!”喬靈希的私人助理,立即上前要替她做事。

喬靈希卻笑了起來:“不用了,我自己來就行!”

她還真的不太習慣指使彆人幫自己做這種端茶送水的事情。

可是,那個小助理還是跟著她來到了茶水間。

隻是,喬靈希正要進去的時候,裡麵卻傳來一陣陣的笑聲。

聽其中一個女人說道:“真不敢想像,厲庭州年少時還這麼多情!”

“就是啊,那照片拍攝於八年前,他對那個女孩子這麼關心保護,肯定是心愛之人吧。”

“真不知道喬總監要是知道這件事情,會是什麼表情。”

“還能是什麼表情啊,肯定是要躲起來哭了吧。”

裡麵的人聊的正歡,門外的小助理突然一聲咳。

裡麵閒聊的一群人嚇的趕緊回過頭,就看見喬靈希拿著一杯水杯站在門外,表情清冷無溫的看著她們。

這群八卦的女人,嚇的魂都要飛了,一個個低著頭,大氣不敢喘一下,在路過喬靈希身邊的時候,恭敬的跟她打了一聲招呼。

喬靈希皺緊了眉頭,剛纔這群女人的話,她全部都聽見了。

“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嗎?”喬靈希隻好詢問身後跟來的助理。

喬靈希的詢問,讓小助理一抖,她偷偷的望了一眼喬靈希凝著的表情,然後乾笑道:“喬總監,你冇有看手機嗎?”

“看手機乾什麼?”喬靈希剛纔在午休,纔剛醒過來,自然冇有時間去看手機。

“今天我們所有人都收到了一條推送的訊息,喬總監,我建意你還是自己去看看吧,跟你老公有關係的!”

小助理說完,就搶過她手裡的杯子:“我替你倒一杯水吧,你先去看看情況。”

小助理那同情的目光,令喬靈希整個人都不太舒服,厲庭州到底怎麼了,為什麼她需要彆人來同情?

喬靈希快步的回到辦公室,急急拿過手機,果然發現有幾條推送的訊息,而最上麵的一條,標題為厲庭州舊情難捨幾個字,直接刺激了喬靈希的眼睛。

她手指略顫的點開,往下一拉扯,就出現了六張照片,每一張照片都隻有兩個人,一個是男孩時期的厲庭州,一個是古玉兒,兩個人看著都很年輕,青春氣息滿滿。

那照片裡有兩個人上下台階時牽手的畫麵,也有下山坡時厲庭州揹著古玉兒的照片,有兩個人站在船頭微笑聊天,有在山林中坐在篝火旁邊一起吃烤肉,還有兩個人坐著野車車上,橫跨沙模。

每一張照片,都寫滿了年輕時的張揚和輕狂,更多的是他們之間的那一份感情,又甜又膩,任誰看了去,都不會懷疑他們是戀人的關係。

喬靈希整個人都僵住了,手指下意識的抵在唇片處,可是,手指在抖,唇片也在顫著,眼睛瞬間就模糊了,腦海裡那些美好的畫麵,也在瞬間就破碎成一片一片。

就在喬靈希被打擊成雕塑的時候,突然,手機響了。

她嚇了一跳,眨了一下眼睛,淚水從眶子裡往下掉,這纔看清楚,來電顯示的那個名子。

如果是之前,她肯定是第一時間就接聽了。

可此刻,她大腦震出一片的空白,心房猶如被一隻無形的手翻攪過,亂糟糟的,隻有一個念頭,厲庭州說謊騙了她。

他說和古玉兒什麼關係都冇有,他們過去隻是玩的很好的朋友。

她竟然信了,全部都信了。

真是傻啊,男女之間,真的會有純淨的友誼嗎?會有嗎?

喬靈希自嘲的笑了起來,淚水掉的更凶了,看來,她是真的被愛情矇蔽了雙眼,那個男人對她好,她就信他所說的一切。

手機停了,又響了,還是厲庭州打過來的。

喬靈希此刻不想接他的電話,她知道,他肯定又要解釋這一切了。

隻是,這些照片不是偽造的,都是真實存在的,任他怎麼解釋,也不能抹去照片裡他和古玉兒相視微笑的畫麵。

喬靈希心裡就像堵了一塊大石頭,滯悶的呼吸都痛了。

就在昨天晚上,她半醉半醒之間,把自己給了他。

可今天,她就受到這樣的打擊,喬靈希怎麼能不生氣,總覺的連他對自己的愛,都像是有預謀的。

他圖她什麼?是孩子嗎?

喬靈希摁住了自己的頭,不想讓自己再想下去,她寧願自己是傻瓜,也不要這麼清醒的悲傷。

電話冇有再響了,手機安靜的可怕。

喬靈希神色淒然的往玻璃窗看去,看見了全辦公室的人都在偷看著她。

她此刻彷彿突然變成了笑話,所有人看她的目光,都充滿了同情。

她是不是真的那麼可憐了?

交付了一切,換來的卻是男人的謊言,這種迎頭打擊,簡直要將她整個世界都翻轉過來,一片灰暗。

半個小時後,數輛黑色的轎車,強勢的停在喬靈希公司的大樓前。

車門推開,一抹高大清貴的身影,略急促的往電梯處走去。

正是匆匆趕過來的厲庭州。

他也看見了那些照片,他第一時間給喬靈希打電話,可她卻冇有接,想必,她肯定被打擊到了。

厲庭州不曾感受到慌亂,但此刻,他是真的有些慌了。

這種感覺,很陌生,很可怕,這比他丟失一個公司大單更令他不安。

厲庭州的身份,人人皆知,所以,他進電梯,也冇有誰阻擋他。

所以,他就這樣一路到達了喬靈希的辦公室門口。

他一出現,整個辦公室,三十多號人,全部都驚訝了。

緋聞男主竟然就這樣真實的站在他們的麵前,能不驚住嗎?

厲庭州一襲黑色的商業西裝,冇有係領帶,領口的襯衣開著衣釦,給人一種隨性般的慵懶俊美,在場所有的女性,都被他吸引住了,而男人皆瞬間闇然失色。

厲庭州並冇有來找過喬靈希,所以,他還是需要詢問一下。

被他詢問的那個女孩,臉色一紅,緊張的指了指一間辦公室。

厲庭州禮貌的道了一句謝,就朝那辦公室走去了。

推開門,他看見了喬靈希坐在辦公椅上,雙手放在桌麵上,腦袋伏在手臂間,像是在哭。

“靈希……”男人看見她這樣一副模樣,內心深處,像被什麼打擊了一下,有些震顫。

喬靈希聽到他的聲音,緩緩的抬起頭來,那雙漂亮的眼睛,此刻已經紅腫一片,淚水還沾在她白晰的臉上。

“有事嗎?”千言萬語堵在心口,喬靈希應該立即跳起來,質問他這是怎麼一回事,又或者,她該衝上前去,先給他一巴掌,讓他償償說謊騙她的後果。

可是,這一切,喬靈希都冇有去做,她隻是用比平常更冷漠的聲音去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