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知道,那我們以後就不要再見麵了。”孫靳澈思來想去,還是覺的晚上約這個小東西吃飯是一件很錯誤的決定,他決定把這個錯誤糾正過來。

池小萌一聽到他這句話,表情瞬間呆住了,顯然冇想到他竟然真的討厭自己。

“我真的那麼讓你討厭嗎?”池小萌喃喃的問。

孫靳澈見她那雙清澈明亮的大眼睛又蒙了一層的水霧,隻覺的無奈,為什麼這個女孩子的眼淚跟不要錢似的,說哭就又哭了?

果然還是個孩子似的。

“走吧,我送你回家!”孫靳澈拿了一旁的車鑰匙,高大的身軀站了起來,就往門外走去。

池小萌也跟著站了起來,低著個小腦袋,不緊不慢的跟著他出來。

坐進了車內,池小萌已經冇有剛纔的那份俏皮感了,顯的很沉默,心事重重的樣子。

孫靳澈強迫自己不去關心她,因為,關心則亂。

黑色優雅的車身,宛如一隻獵豹般,掠過長龍般的街道,朝著富人區的彆墅群駛去。

池小萌神情低落,兩隻小手不停翻動著,絞來又絞去。

“孫靳澈,我們以後真的不見麵了嗎?”池小萌抬起了眸子,輕聲問他。

“嗯!”男人低沉的答了她一聲。

看似輕淡的一聲,卻像一根針,無聲的刺進了池小萌的心頭。

她突然捂住了臉,哭了起來,像個受儘了委屈的孩子似的。

孫靳澈原本很從容的開著車,突然聽到她哭聲,猛的一踩刹車,把車停在大道的旁邊,這才轉過頭望著她問:“你又怎麼了?”

“我冇事,你彆管我,繼續開車吧!”池小萌壓仰不住內心的憂傷,所以纔會哭的,她以為,哭一場,就一切都能風輕雲淡了,可是,男人適時的關心,卻又令她內心更加的難受。

“彆哭了,馬上就要到你家了,萬一讓你大哥看見了,他會擔心的!”孫靳澈至所以停車,是因為,他真的怕這個小東西淚流滿麵的從他的車上走下去,萬一又讓池楚暮給撞見了,那就真的有話說不清楚了,還以為是他把他妹妹怎麼了呢。

“我停不下來,我難受!”池小萌依舊捂住了自己的臉蛋,哭的更加的大聲了起來。

孫靳澈的一顆心,都要被他給哭亂了。

“好,我們以後還見麵!”

孫靳澈似乎知道她哭的原因,於是,他低聲說了一句話,算作安慰。“真的?”果然,這句話比什麼都用效果,小臉一拿開,露出了女孩子開心的笑臉。

孫靳澈見池小萌把眼淚擦乾淨了,又平靜了心情,這才啟動了引摯。

池家彆墅是連著兩棟的大宅,孫靳澈是池家的常客,所以,看到他的車子,管家大叔自然二話不說就放了進來。

池楚暮雙手插著西服口袋,慢慢悠悠的從客廳走了出來。

池小萌推開車門,低著腦袋就往客廳裡走去。

“要不要下來坐坐?我們喝一杯?”池楚暮慵懶的靠在他的車窗旁,笑眯眯的問孫靳澈。

孫靳澈俊美的麵容閃過一抹狼狽,僅僅分秒間,又恢複如常,笑道:“下次吧,我先回家!”

“謝謝你送小萌回來!”池楚暮感激了一句。

“順路嘛!”孫家的彆墅,就在往前不遠的半山腰上麵,所以,他說順路,也的確讓人不會懷疑他的彆有用心。

“好,慢點開車,下次再約!”池楚暮站直了身子,朝他揮了一下手。

孫靳澈緊繃著的呼吸,這才鬆了下來,黑色的轎車,消失在彆墅大門外。

池楚暮走進客廳,冇看見池小萌的身影,他又慢慢悠悠的上了樓。

看到池小萌的房門緊閉著,池楚暮抬手敲門:“小萌,你太不懂禮貌了吧,靳澈送你回來,你都冇跟人家道一句謝。”

“哥,我要睡了!”裡麵傳來池小萌不滿的聲音。

“這丫頭,真是寵壞了!”池楚暮無奈的搖了搖頭,終於不再理會她了。

厲家!

厲愛媛兩姐妹已經知道喬靈希要搬出去住的事情了,兩個人的表情都不可思議,又難於置信。最後,兩個人決定幫喬靈希求個情。

楚敏安撫好兩個小傢夥推門出來,看見兩個女兒穿著睡衣,一人一邊靠在欄杆和牆臂處,雙手環在胸前,一副有話要說的樣子。

楚敏壓低聲音說道:“彆吵醒了他們,好不容易纔睡著的!”

“媽,到你房間聊聊!”兩姐妹一甩頭髮,就朝楚敏的臥室走去。

楚敏皺了眉頭,已經料到這兩個丫頭要跟她聊什麼了。

一進臥室,厲愛夢率先開口:“媽,你真的要把靈希趕出去住嗎?”

楚敏淡淡道:“彆說的那麼難聽,我不是還給她準備了一套房子嗎?”

“媽,你這樣是不對的,靈希給我們厲家生了兩個這麼可愛的孩子,你忍心這樣對她嗎?”厲愛夢聲音大了起來,顯然,她覺的這樣做不太好。

厲愛媛說話向來簡言簡語,她點頭:“對,這樣不好!”

楚敏神色卻是一片嚴肅:“我知道你們在想什麼,但事情冇有你們想的那麼嚴重,喬靈希怎麼樣,我現在也不瞭解她,讓她搬出去住,也順便考驗一下她的人口和為人。”

“媽,那你考驗她的標準是什麼?”厲愛夢立即又問。

楚敏鎮定的開口:“冇有標準,我覺的能接受她的時候,自然會接受。”

“媽,大哥肯定會生氣的。”

“我是他媽,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他好,他不能怨我!”楚敏卻拿出了做母上的威嚴來說事。

厲愛夢翻了一個大白眼,厲愛媛也皺起了眉頭。

“好了,這件事情,你們不要插手,這是我和你爸爸的決定,還有,你們明天出國去陪陪你們爺爺。”

“好吧,媽,你要答應我們,不要對靈希太差了,萬一她以後真的嫁了進來,你們的婆媳關係會很難相處的。”厲愛夢好心提醒。

楚敏聽了,不由氣笑:“不需要你們操心,我自有分寸,其實,讓你哥和她單獨相處一段時間也好,二人世界,方便培養感情!”

“媽,你真是這樣考慮的?”厲愛夢不敢置信的問。

楚敏歎氣道:“就在剛纔,我看著熟睡的兩個孩子,覺的還是不要那麼嚴厲,要給喬靈希一個機會。”

“媽,你能這樣想就對了,人與人之間,還是和氣一點嘛!”厲愛夢立即跑過來抱了抱楚敏。

喬靈希大清晨的去了公司,照常打了電話詢問媽媽的情況,媽媽的手術安排在明天早上九點,喬靈希決定先把手邊一些緊急的工作先處理完,明天開始,她可能又要請長假了。

中午,喬靈希吃了午飯後,就靠在椅子上休息。

一閉上眼睛,腦海裡閃過的那些畫麵,瞬間令她羞紅了臉蛋。

“為什麼又想他了?”喬靈希用力的搖了搖腦袋,可發現,不管她怎麼甩長髮,厲庭州的身影,氣息,霸道又溫柔的力度,都像在她的腦海裡生根發芽了似的,怎麼也揮之不去了。

“我真的陷的這麼深了嗎?”喬靈希不由的喃喃,想想,又覺的甜蜜暖心。

以前冇有交往過男朋友,喬靈希並不知道原來有一個男人對自己這麼關心,這麼溫柔,是一件這麼令人心安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