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靳澈伸手撫額,其實,池小萌說的話也冇錯。

池楚暮喜歡厲愛媛這件事情,在圈子裡也不是秘密了,可是,兩個人不冷不熱的認識了那麼多年,一直到現在,都毫無進展,連孫靳澈都要懷疑這個好友是不是失去了男性魅力了。

“你知道我哥為什麼突然決定接手公司了嗎?我知道原因!”池小萌突然拿手背一抹眼淚,露出一隻小狐狸般的表情望著孫靳澈。

孫靳澈明明告誡自己不要再被她深誘,可是,當看到她眨動著那雙如水般的大眼睛時,他又好奇了。

“是什麼原因?”他發現自己還真的想知道,這也算是對好友的一種關心吧,隻有對他的事情更瞭解,他以後關心起來才更方便。

是這個道理吧。

“是因為愛媛姐姐說她喜歡像她大哥那樣成熟穩重的男人。”池小萌一邊說一邊笑。

“是嗎?”孫靳澈怔了怔,真是因為這個原因嗎?

仔細想一想,池楚暮二十三歲的時候,被強迫進公司待了一段時間,但那個時候,他還是野性不羈,所以,又被池老爺子一句話給趕出了公司,繼續過他的瀟灑公子哥生活。

二十五歲又被拎回公司,三個月不到,又被池老爺子踢了出去,如今二十七歲了,他真的是自己決定回公司繼承事業了嗎?

“是啊,不然,像我哥那種散漫慣了的人怎麼會這麼有耐性的待在公司學習?不就是因為愛媛姐的一句話徹底的改變了他嗎?厲大哥的魅力,大部分來自於他的事業,他撐控公局的那種氣勢,以及修練出來的那種強勢氣場,光是想想,就令人心動不己。”池小萌一邊說一邊露出了非常嚮往的表情,彷彿她已經對厲庭州心動了。

孫靳澈看到對麵小女孩臉上露出來的那種崇拜感,心頭一震。

“池小萌,彆告訴我,你也喜歡上厲庭州了。”說這句話的時候,男人的神色略顯緊繃,甚至,壓仰著一股怒色。

池小萌這才猛的回過神來,扯開小嘴,露出一排細密潔白的牙齒,假笑不己:“當然不是,我一直都隻是崇拜他,欣賞他,可不敢對他有任何的非分之想。”

“不行,崇拜也不行,欣賞也不行,你隻能對我一個人有非分之想!”孫靳澈也不知道是受了什麼刺激,突然語氣激烈的對池小萌要求。

池小萌一雙美眸睜的大大的,難於置信的望著對麵的男人,他剛纔說的話,是幾個意思啊?

原諒她智商不夠,一時半會兒竟然冇有理解清楚。

孫靳澈突然也怔住了,剛纔那些話,真的是自己說的嗎?

他怎麼會說這種幼稚到可笑的話?

“孫靳澈,你剛纔說的是真的嗎?我可以對你有非分之想了嗎?”池小萌在怔怔幾秒後,還是抓住了他話中的重點,於是,笑容更加的甜美開心了。

“我開玩笑的!”孫靳澈想掩蓋自己的真實意圖,卻顯的有些免強了。

“我冇在開玩笑,我是認真的,孫靳澈,你剛纔的反映,不會是吃醋了吧?”池小萌突然捂住小嘴,偷笑不止。

“不準笑!”孫靳澈突然很懊悔,他剛纔腦子發抽,竟然對這個小東西說出了這麼可笑的話。“哦,不笑了,不過,我很開心!”池小萌是一個藏不住心思的人,把開心全部都寫在了漂亮的臉蛋上。

氣氛緊繃的時候,服務生送來了美味的晚餐,兩個人便冇有繼續剛纔的話題聊下去了,但池小萌的心情,卻像做過山車似的,喜一陣,憂一陣,但幸好此刻她心情不錯,不然,就要浪費今天晚上的美食了。

她心情一不好,就不想吃東西,這個壞習慣,是從小就養成的。

“哎喲!”安靜的空氣中,突然傳來了女孩子一聲痛呼聲,對麵優雅吃著東西的孫靳澈眸色一揚。

“怎麼了?”略帶關切的話,傳過來。

“我咬到我舌頭了!”池小萌一臉窘態畢現,然手又伸出了自己的粉嫩小舌頭給孫靳澈看,含糊不清的問:“出血了嗎?幫我看看。”

孫靳澈正好拿著旁邊的一杯水在喝,突然看見對方小東西吐出一小截粉色的小舌,腦子一嗡,忘記吞下嘴裡的水,突然一嗆,猛的咳了幾聲。

“是,出血了!”孫靳澈好不容易把失態扭轉回來,就看見她粉色小舌上麵的確出了一點血,而且,還不少。

“喝點水吧!”孫靳澈趕緊伸手替她倒了一杯水,遞過去。

“好疼,疼死我了!”池小萌也覺的丟臉極了,用手指沾了一下,手指頭上都有血,她趕緊端過杯子,喝了一通。

“再幫我看看,還出血嗎?”池小萌喝了幾口水後,又吐出小舌,讓他檢查。

孫靳澈隻感覺身體內轟的一下,燃燒起了大火,熱度攀升到了頂點。

他俊臉略有些羞紅,這個小東西到底知不知道,她此刻這一副求關心的模樣,有多麼的勾人!

“不會了,慢點吃吧!”孫靳澈用了很大的努力,才把身體裡那熱度給消了下去,剛纔看著她吐出粉色的小舌,他腦子裡一閃而過的竟然是要是吻著的話,會不會是清香柔軟的滋味?

不能再想下去了,他在犯罪。

池小萌聽話的點點小腦袋,然後開始慢慢吃了。

吃了這頓飯,已經是九點多了,池小萌的手機突然響了。

她看了一眼,然後對孫靳澈比了比手指:“彆說話,我哥打來的!”

孫靳澈俊臉微微一僵。

“哥,你吃完飯了嗎?”池小萌用很平常的聲音詢問他。

“你在哪?怎麼還冇有回家?”池楚暮也是剛到家,發現妹妹還冇有回來,這可把他給急了。

“哦,我就回來了!”池小萌趕緊答道。

“你怎麼回來?晚上一個人打車不安全,你在哪,我過來接你!”池楚暮立即說道。

“不用了,我讓我一個朋友送,很安全的,你放心。”池小萌可不想讓大哥過來,這樣,她就冇有機會和孫靳澈多相處一點時間了。

“你哪來的朋友?把地址告訴我!”池楚暮根本不放心,任何的朋友在他眼中,都是危險的。

“好吧,哥,你真的不用過來了,我其實正巧碰到孫大哥了,我求他送我一程吧。”池小萌立即說了個謊,不過,這也不算謊話,她本來就是碰到孫靳澈的,隻是對方還順便請她吃了一頓晚飯而於。

“孫靳澈?你們怎麼會碰上?”池楚暮聽到這個名子,頓時就放心了下來。

池小萌乾笑了兩聲:“我怎麼會知道啊,可能我們有緣份唄!”

對麵坐著的男人,渾身一繃,眉宇輕皺,望了過來。

顯然,覺的她說這句話,有些不妥當。

“好,那就讓他送你回來吧。”池楚暮終於不再擔心了。

掛了電話,池小萌笑眯眯的說道:“看來,我大哥對你很信任嘛,一聽到我跟你在一起,他都不擔心我了!”

“不,跟我在一起,他才最該擔心!”孫靳澈卻是沉著臉色說道。

池小萌趕緊嘟了嘟小嘴,有些小不開心:“你彆這樣嘛,我纔不怕跟你在一起呢,就怕你討厭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