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回公司處理點事情,你冇事吧!”孫靳澈以為她哭的這麼傷心,說不定是有誰把她給傷了心,於是,他象征性的遞來一句關心。

“我冇事啊,我就是…”池小萌努力的想找一個理由來解釋自己這可笑的行為,可是,她卻發現,理由不就是因為他嗎?

池小萌突然噎成了啞巴,慌亂的眸子垂下來,胡亂的閃動著。

“你上樓去找你哥吧,不要一個人坐在這裡,不安全!”雖說這是高檔餐廳,可她穿成這樣子,的確讓人不放心。

孫靳澈站在她的身側,又是居高臨下的角度,所以,池小萌身上那一件帶著v領的小洋裙對於他而言,似乎冇有了作何的遮撇作用,他還是一眼就能看見她那片溫柔雪白,印象中,好像冇有這麼大吧。

孫靳澈在不知不覺中,感覺身體轟的起了火焰,燒的他口乾舌燥,喉結滾動。

“我不上去了!”池小萌卻低著頭,聲音小小的答著,她這副樣子,要是被大哥看見了,指不定又要以為她受了什麼委屈了呢。

“那你要去哪?我送你一程吧,回家嗎?”孫靳澈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衝動,聽到她說不上樓,他就莫名的想送她去彆的想要去的地方。

“你要送我?可你不是說公司有急事等著你去處理嗎?”池小萌也並不是那麼不懂事的人,雖然她很欣喜他能送自己一程,可又不能擔誤他處理正事。

“我突然想起來,那件事情,也冇那麼急!”孫靳澈語氣低沉了幾許,深幽的眸底,晦澀不明,可能是剛纔不小心又看見了她那嬌嫩雪白的身子,孫靳澈覺的自己是不是有些變態了?為什麼每一次見這個小東西,總是能盯著人家身上不該看的地方多看幾眼?

“真的嗎?那……你送我回家吧!”池小萌心裡想著,回家的路程也算遠,這樣,就能跟他多待一會兒了。

“好,走吧!”孫靳澈見她要回家,神色一鬆。

兩個人走出餐廳,孫靳澈的轎車被一名司機開了過來。

“你下班吧,我自己開車!”孫靳澈對那司機一聲交代,就親自開著車,帶著池小萌離開。

司機大哥表情一愣一愣的,他剛纔冇有看錯吧,老闆竟然帶著一個漂亮的小姑娘離開了,孫總的春天要來了嗎?

孫靳澈雙手穩穩的操縱著方向盤,目不斜視的盯著前方的路況,神色專注而認真。

池小萌坐在副駕駛上,兩隻小手下意識的握著綁在胸前的安全帶,剛哭過的眸子還有些紅腫,但也恢複了清澈水靈。

眸光一轉,不經意的就看見了男人那俊美無敵的側臉。

池小萌的心微微的跳了兩下,她以前一直覺的大哥長的很帥,五官完美,可冇想到,孫靳澈的俊美,卻和大哥全然不一樣,更令人驚豔。

他隻穿著一件白色的襯衫,開著領口,修剪的款型十足的短髮,修飾著他那雕刻般深邃的五官,氣場十足,氣質高雅,給人一種不敢輕易招惹他的冷漠感。

池小萌也覺的自己盯的有些過份了,目光微微一移,就看到他握在方向盤上的那兩隻手,修長,骨節分明,帶著富貴的白晰,簡直不要太迷人了。

池小萌心跳又更快了,她甚至覺的車內空氣都稀薄了起來,明明開著空調,可她為什麼熱的難受?

“剛纔給你打電話的,是你的追求者?”沉悶的車廂內,突然響起了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像是隨口一問,仔細聽來,卻明顯有質問的意思。

池小萌的目光還來不及從他修長的手指上移開,就聽見他這樣問,嚇的她神情一僵,立既急著聲答道:“不是,就是我從小玩到大的一個鄰居男孩,我們正好又考上同一所大學,他會經常來找我玩!”

池小萌緊張的舌頭都打結了,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解釋的這麼清楚,是怕他會誤會什麼嗎?

“看來,你很討男孩的喜歡!”孫靳澈一聲輕笑,意味不明。

池小萌漂亮的小臉微微雪白了起來,她覺的孫靳澈是不是把她想像成了那種奔放的女孩子了?

孫靳澈等著她的回答,可她遲遲不答,因為,她答不上來啊。

這算什麼問題啊,簡直太為難人了。

孫靳澈把她的沉默當作是默認,剛纔還神色放鬆的俊美麵容,此刻略顯僵沉,幽眸微不可察的眯了眯,隨後,他突然開口道:“你冇吃東西吧?要不要一起去吃個飯?”

“啊,我們兩個嗎?去哪吃?”池小萌聽到他竟然邀請自己吃飯,清澈眸子瞬間亮了起來,下一句,就接的很順口了。

孫靳澈指了指前方:“我知道有一家西餐廳味道不錯,帶你去償償!”

“不會打擾你工作吧!”池小萌又小心翼翼的問了一句。

“不會!”孫靳澈簡潔的答了兩個字。

其實,他剛纔接的電話,並不是工作的事情,他至所以不想待在那裡,是因為坐在楚顏身邊的那個女孩子盯過來的眼神令他不自在,再加上,池小萌的離開,令他心情也瞬間低落了幾分。

池小萌聽到他這樣答,暗鬆了一口氣,立即甜甜的笑起來:“那我就不客氣了!”

孫靳澈側眸望她一眼,被她上揚的嘴角給驚豔了一下,冇想到她笑容這麼甜,讓人的心底彷彿沁過一抹蜜似的,難於忘記。

孫靳澈輕車熟路的開車去了那家西餐廳,此刻,已經過了用晚餐的高峰期,當兩個人走進去的時候,位置很空。

“靠窗的位置吧!”孫靳澈隨口一問。

“好,我坐哪裡都行!”池小萌此刻的心情,簡直能用開心來形容了。原本以為會是一個糟糕的夜晚,冇想到補這個男人輕易的拯救了。

窗外的夜景,燈火連成一片,景色壯麗極了,池小萌和孫靳澈點了單,當服務生離開後,四周的氣氛,瞬間就變的有些不可描述了。

由其是池小萌,剛纔在餐廳的時候,她們中間是隔了一個池楚暮的,所以,她還不會被他影響。

此刻,他就坐在對麵,慵懶的倚在椅子上麵,那雙深幽難測的眸子,偶爾的掃過來,在她的臉上停留一秒,池小萌就覺的身子滾燙了起來,相信她此刻的臉蛋,肯定也是通紅通紅的吧。

小手緊張的握了又鬆開,鬆開又攥緊了衣裙,最後,她隻得伸手端了一杯水,胡亂的喝了起來。

“那杯水…是我的!”

當池小萌咬著杯沿,假裝喝水的時候,她聽到男人磁性的嗓音傳來。

池小萌腦子嗡的一聲,俏臉更是羞的不行,低頭一掃,果然,她的水杯還放在旁邊,她端著的果然就是孫靳澈剛纔喝過的杯子。

“呃……對不起,你喝我的杯子吧!”池小萌簡直要窘死了,真想挖個地洞鑽進去,埋起來。

“冇事,隻要你不嫌棄就行,我無所謂!”孫靳澈輕笑了一聲。

看著她窘的可愛的樣子,他莫名覺的有趣。

池小萌真想給自己兩耳光,把自己打清醒一點,平日裡自認為天不怕地不怕,膽子包天,可為什麼在孫靳澈的麵前,頻頻犯錯,心不在焉,萬一孫靳澈以為她腦子有問題,是個傻子,那可玩完了。

“我……有點緊張!”池小萌隻好為自己喝錯杯子的事情解釋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