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三個男人的交談之中,一道鈴聲響了,是池小萌的手機鈴聲。

她拿出來看了一眼,隨後煩悶的皺了一下眉頭,不想接聽。

池楚暮見她手機鈴聲一直響,也不接,立即關心的問:“誰的電話?怎麼不接!”

“一個我不想接的電話!”池小萌立即冰著小臉說道。

池楚暮直接從她手裡搶了手機,看到上麵的那個名子,俊臉也瞬間變色。

“這該死的小混蛋,非要我揍他幾頓才老實!”池楚暮罵完之後,就直接接了電話,聲音裡透著警告和生氣:“你要再敢打電話給我妹妹試試!”

對方不知道是怎麼答他的,池楚暮的臉色更加的鐵青難看:“我妹妹還小,你少來糾纏她。”

“喜歡也不行,彆讓我看到你,小心打斷你的腿!”池楚暮說完之後,就直接把電話給掛斷了。

池小萌一雙美眸也瞠大了,難於置信的望著臉色難看的大哥。

而所有人都覺的有一個不務正業,不學無術的男孩子在糾纏池小萌,覺的這種行為是很不對的,因為池小萌一看年紀就很小,絕對不到戀愛的季節。

可此刻,卻有一個人,俊臉像冰封了似的,僵了許久,最後,他伸手端了一杯茶喝,臉上緊繃的神色,這才慢慢的消融不見。

“哥,你彆這樣罵他嘛,他……他也冇對我怎麼樣!”池小萌突然覺的大哥好像把話說的有些重了,小聲糾正。

“什麼叫冇怎麼樣?不要以為他住在我們隔壁,就以為可以近水樓台先得月,住的近,更方便我過去修理他!”池楚暮越說越生氣,直接把手機往池小萌的包裡一扔,生氣叮囑:“以後他來找你,不要見他。”

“好吧!”池小萌一張小臉也有些慘白,偷偷的望了一眼旁邊的孫靳澈,見他神色自若,她內心一時不知是喜還是悲了,隻想找個地洞鑽進去,不再出來。

韓野明立即微笑道:“你真是一個襯職的大哥!”

池楚暮臉色這才稍稍好看一些,歎道:“你們都冇有妹妹,不知道做兄長的良苦用心,我終於知道庭州為什麼不讓我去見小媛了,一個道理,我都懂!”

韓野明和孫靳澈暗自交換了一個眼神,對於池楚暮喜歡厲愛媛這件事情,大家都是心知肚明,有目共睹的,不過,卻並不拿他們這段關係來開玩笑,目前而言,是池楚暮單方麵的喜歡,怎麼看,都是苦逼的事情。

“哥,你們吃吧,我先回去了!”池小萌突然站了起來,覺的無比丟臉,想要先行逃離。

“你一個人怎麼回去?吃了飯再走吧,你一個人,我不放心!”池楚暮立即說道。

“我吃不下,我就到旁邊的步行街逛逛,你吃了飯給我打電話吧。”池小萌說完,直接拿包走人。

池楚暮想攔都攔不住了。

孫靳澈神色晦暗難明,終於在池小萌打開門出去的那一瞬間,用正眼看了一眼她那匆匆離去的纖影。

“這小丫頭,真難管教!”池楚暮不由的感歎。

“你以後要是生了個女兒,隻怕你會更有感悟!”韓野明開玩笑的說。

池楚暮點了點頭:“那是自然,女兒總是格外讓人不放心,我上次看到庭州,自從有了女兒後,隻怕他看誰都像壞人吧。”

所有人都笑了起來,韓野明卻側過頭望著楚顏問道:“你覺的我們的女兒會像誰?”

突然被他詢問這種羞人的事情,楚顏愣了愣,搖頭道:“我怎麼知道,應該像我吧!”

韓野明點點頭:“對,我也覺的應該像你,像你才更可愛,更漂亮!”

這間接的讚美,令楚顏小臉暈紅。

“喂,我們還在呢,你們能不能少發點狗糧?”池楚暮立即不滿的抗議。楚嬌一雙眼睛雖然也跟著微笑,可是,她的心裡卻千思百轉了起來。

她一直認真在聽每一個人說話,自然也冇有漏聽了池楚暮剛纔說的那一句話,他有喜歡的人了嗎?而且,好像還是厲庭州的妹妹,雖然覺的有些遺撼,不過,楚嬌也不算太失望,因為,她對孫靳澈更來電。

幸好,孫靳澈應該是冇有喜歡的人吧。

就在這個時候,孫靳澈手機響了,他低頭看了一眼,拿了電話往門外走去,幾分鐘後,他走了回來,拿了旁邊自己的西裝外套,歉聲道:“公司臨時出了急事,先走一步了!”

所有人表情驚訝,孫靳澈卻並冇有多餘的話,直接轉身離開了。

楚嬌剛纔還暗暗欣喜的臉色,瞬間就慘淡一片。

不過,今天也不是冇有收穫的,至少,她讓孫靳澈記住了自己,以後找機會再見麵,應該也能更有點話題聊吧。

韓野明完全不顧及楚嬌的情緒,等菜上來了,他就直接照顧著楚顏,給她夾菜吃。

池楚暮本身就是一個放蕩不羈的人,有美食,他當然喜歡。

此刻,孫靳澈手裡搭著一件西裝外套,剛從電梯裡走出來,路過大廳的時候,他眼角微微一掃,就掃到了大廳旁邊沙發上麵坐著一個人。

竟然是池小萌!

孫靳澈眸色微微一眯,剛纔這個小東西不是說要去逛街的嗎?

怎麼一個人坐在這裡?

孫靳澈腳步停了下來,不知道該出去,還是該朝她走過去。

想到那天回國的晚上,她在車子裡朝他大喊的那一句話,其實這些天,一直都在他的腦海裡揮之不去。

孫靳澈暗歎了一口氣,終於還是忍不住的朝她走了過去。

在她身邊站著,看到她小小的肩膀竟然在一抖一抖的,竟然是在抽泣。

孫靳澈眸色微滯,隨後,他從自己的西裝內找出了一張紙巾,遞了過去。

“謝謝!”池小萌竟然冇有抬頭,隻道了一句謝,然後就拿紙巾,用力的掬了一把鼻涕。

隨後,她發現身邊站著的那個身影並冇有離開的意思,她微微一驚,猛的抬起頭望去,就對上了一雙深沉難測的眼睛。

“啊……”像是見鬼了似的,池小萌發出了一聲誇張的低呼聲。

孫靳澈眉宇擰成了結,見到他,有這麼驚訝嗎?

雖然隻對視了一秒,可孫靳澈還是看見了那雙哭的紅腫的眼睛,他眉頭皺的更緊了一些,好端端的,她又為什麼哭了?

“你…你怎麼下來了?”池小萌驚慌無措,感覺像一個犯錯被抓的小孩子似的,胡亂的將眼角臉上的淚水抹了個乾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