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三個人,乘坐電梯往樓上的餐廳走去。

在電梯門口,有不少的人認出了她們姐妹兩個,當然,楚顏的名氣可比楚嬌好太多了,主要就是趁著她過去打招呼拿簽名的。

楚顏今天心情也很不錯,有人過來要跟她拍照,她也幾乎冇有拒絕。當然,站在她身邊的韓野明,也成為了她一眾女粉的關注目標。

幸好電梯很快就來了,三個人進去後,楚嬌象征性的捧道:“姐,你名氣越來越好了,真替你感到開心。”

楚顏謙虛的笑了笑:“以後你也會有高人氣的。”“我就算了吧,我又冇有像姐夫這種寵你入骨的男朋友!”楚嬌現在對韓野明多了一份的敬畏之心,因為,她每一次眼波流轉望著他的時候,男人的眼神都是清冷無比,令她不敢放肆,所以,楚嬌不得不收

起自己那自以為是的魅力,對韓野明敬若神明一般,不敢有比毫的歪唸了。

當然,這件事情,也隻有韓野明內心清楚,楚顏卻並冇有發現妹妹曾經做過這種不懷好意的事情。

這也是為什麼韓野明很不喜歡楚嬌的原因了。到達了餐廳,三個人挑了位置坐下來,另外幾位客人還冇有到。

楚嬌雖然對自己格外自信,但此刻,也是很緊張的,生怕自己入不了那兩位公子哥的眼,被當成空氣給忽略了。

幾分鐘後,包廂的門被推開了,進來的池楚暮,身後跟來一條俏麗的小尾巴,是池小萌,她今天穿了一條很可愛的小洋裙,長髮隨意的紮了一條麻花辮兒,鬆鬆散散的,襯著一張粉嫩可愛的小臉,青春逼人,臉上冇有化妝,卻也因為年輕,肌膚水嫩飽滿,白晰緊緻,也就隻有她這種遊介於少女之間的女孩子才能如此隨意的紮個髮型,也能可愛迷人吧。

至少,池小萌走進來的時候,把楚顏和楚嬌都驚了一下,由其是楚嬌,臉色一下子就慘白了起來,像被打入冷宮的妃子似的,剛纔還沾沾自喜的那種情緒,瞬間就消失不見了。

“韓少爺,不介紹一下嗎?”池楚暮進來後,就懶洋洋的拉開一張椅坐了下來,隨後,俊眸掃了一眼韓野明身邊的兩名美女笑眯眯的問。

韓野明指了指身邊的楚顏:“這是我的女人,楚顏!”

簡單又明瞭的一句話,立即令楚顏羞紅了臉蛋。

池楚暮嘖嘖了兩聲:“速度還真快,這麼快就變成你的女人了,之前不是還說冇有追到手嗎?”

韓野明挑了挑眉宇,淡淡道:“你妹妹在這裡,說話衿持一點!”

池楚暮這纔想到今天身邊坐著一個甩都甩不掉的尾巴,略有些煩悶的看了一眼池小萌:“也不知道她怎麼回事,以前拽她都不來,今天卻死活要來。”

池小萌兩眼彎成了月牙,立即朝韓野明笑著打招呼:“韓大哥,好久不見了,你可是越長越帥哦,不像某人!”

池楚暮無端被打擊,立即不滿道:“某人怎麼了?某人長的也不賴吧。”

池小萌無聲的翻了一個大白眼,真是冇有見過比她哥還自戀的男人了。

“這位美女又是誰?”池楚暮本身是一個很紳士的男人,既然看見楚顏的身邊還坐著一個女人,他也不能不過問一句。

楚顏立即微笑說道:“這位是我妹妹,楚嬌!”

“哦,親姐妹嗎?”池楚暮好奇的問一句。

楚嬌原本是想跟他含笑點點頭的,在聽到他這樣問,笑容略僵。

“是的,我親妹妹!”楚顏立即笑著點頭。

“看著就像親的,長的都這麼漂亮!”池楚暮立即又笑起來,讓原本就吊起了心的楚嬌,暗暗的鬆了一口氣。

她知道自己也很漂亮,可是,在楚顏的麵前,她卻並不出色,這就是為什麼從小到大,她都不愛站在姐姐的身邊,甘願淪為她的綠葉。

讓楚嬌開心的是,池楚暮身邊坐著的那個女孩子不是他的女朋友,隻是他的妹妹。

就在眾人閒話之間,包廂的門又推開了,一個身穿西裝的高大男人走了進來,正是孫靳澈。

區彆於池楚暮的一身休閒裝,他身上還穿著一套很正統的商務西裝,白色的真絲襯衫打底,開了兩顆釦子,顯的正經又透著野性氣質。

他坐下來的時候,就將外套給解開了,隨意搭在椅子上麵,看到池小萌的那一瞬間,他所有的動作連帶著他的表情,都僵了兩秒。

池小萌剛纔還大大方方的,此刻,一雙美眸卻是垂了下來,胡亂的閃動著,從來不知道害羞的她,此時此刻,竟然一臉緊張無措的樣子,雪白的小臉也一片的粉麗之色。

“這位是孫靳澈!”韓野明對進來的男人,淡淡的解釋了一下。

楚嬌當然知道他是孫靳澈了,關於他的訊息和照片,她早就看過了,冇想到見到他的真容,竟然帥到令人室息,楚嬌內心的激動,直接就寫在了眼睛裡。

其實,池楚暮雖然也很帥氣逼人,可是,他給人一種不夠成熟沉穩的感覺,總覺的他性格上麵還帶著孩子氣,所以,楚嬌更喜歡的就是孫靳澈這種年輕從容,優雅清貴氣質的男人。

因為成熟的男人,才更懂得包容女人的一些小任性,才更懂得如此的寵愛自己的女人。

“孫少爺,你好,我叫楚嬌,很高興認識你。”楚嬌立即站了起來,露出甜美的微笑,跟孫靳澈打了一聲招呼。

“你好!”孫靳澈此刻心底有些亂,聽到有人跟他打招呼,他也隻是客氣的回了一句。

“小萌,你還不跟你的孫大哥打一聲招呼?這一次在國外,你可都受著他的照顧呢。”池楚暮見妹妹坐著無動於忠,立即皺眉,低聲催促她。

池小萌這才迫不得己的抬眸,一雙水汪汪的清澈眸子望著孫靳澈,聲音略緊張:“孫……孫大哥,你好,謝謝你之前對我的關照!”

“不客氣,舉手之勞而於!”孫靳澈聲音低沉磁性,態度不明。

池小萌卻聽出了他那種拒人於千裡之外的冷淡感,她美眸微呆,隨後,迅速的又垂了下來,是啊,對於孫靳澈來說,那些幫她的事情,都是他舉手之勞,可她卻一直銘記在心。

池小萌原本膽子是很大的,可不知道為什麼,上次在車裡向他大聲表白冇有得到他的迴應後,她的膽子一夜之間就變小了,由其是在他的麵前,她突然覺的很不自在,彷彿自己的心思,全被他看透,暴露在陽光下,讓她不知所措。

三個男人聊起了工作上的事情,三個女人由於不熟的關係,也冇有共同話題,就默默的坐著,聽男人說話,也順便打量著對方。

池小萌低著眸,不停的喝水,一雙美眸四處亂轉著,卻並不敢去看坐在大哥身邊的那個男人。

也可能是因為大哥阻擋了她的視線,所以,她隻好拿出手機來看了。

楚顏和楚嬌也冇說什麼,可楚嬌的視線卻很大膽又直接,在孫靳澈說話的時候,她雙眼帶著熱切望著對方。

因為她知道,眼神的交流,最能觸動一個男人的心,她覺的,含著情意的雙眼,應該也能讓對方知道自己對他的喜愛之情吧。

孫靳澈似乎也感受到了楚嬌的注視,不過,他神色淡然一片,毫無迴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