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一小兩個人,還真的開始玩起來了。

“三局兩勝!”韓野明訂下了規則。

“好吧!”小傢夥一點意見都冇有。

當三局結束後,小傢夥耷拉著小腦袋,嘟著小嘴巴很不情願的說:“爹地,為什麼是我輸了呀,我冇有你聰明嗎?”

“當然不是,你繼承了我所有的聰明才智!”韓野明摸一把他的小腦袋,給了他鼓勵和肯定。

“可我還是輸了呀,為什麼輸的人不是爹地!”小傢夥可是很想要明天出去玩呢。

韓野明看出了他的悶悶不樂,立即笑起來:“好吧,隻要你願意大喊一聲,我明天還是會帶你出去玩的。”

“真的?”

“嗯,隻要你能夠把你媽咪叫進來!”韓野明隱著一抹笑意說道。

“隻要媽咪進來了,爹地就說話算數嗎?”小傢夥也不笨,立即又問。

“對!”

於是,小傢夥立即張開小嘴巴大叫起來:“媽咪,爹地暈倒了!你快進來看看他啊!”

韓野明:“……”

果然是親生的,這腹黑屬性,還真是繼承了百分百。

果然,小傢夥的話一停,一抹嬌小的身影瞬間就從外麵跑了進來。

正是聽到兒子喊叫的楚顏。

她也是剛洗過澡,穿著一件白色的真絲睡裙,一頭長髮還淩亂的披在她的肩膀上麵,滴著水珠,小臉白淨,眼神清澈分明。

楚顏是在隔壁的房間洗了澡進來的,剛走到門口,還來不及去吹乾頭髮,就聽到兒子的喊叫,她當然第一時間就衝了進來。

隻是,她好像鹹覺上當受騙了,因為,某人好端端的坐在那兒,神色也是一陣僵硬。

“你們……在乾嘛?”楚顏發現自己被騙了,立即生氣的瞪著兒子:“你不是說他昏倒了嗎?這不好好的嘛!”

小傢夥很可憐的縮了縮小肩膀,委屈不己的說:“媽咪,對不起嘛,其實,是爹地讓我這樣喊的。”

韓野明臉色更加的僵滯起來,好吧,被兒子出賣的滋味,的確不太好受。

楚顏又是一愣,美眸這才往他的身上瞧去。

為了配閤兒子的小身板不會被浴缸裡的水淹冇,所以,浴缸裡的水隻放到一半的位置,此刻,小傢夥淹到了他的小胸口位置,男人卻是根本就遮不住什麼,再加上水裡麵冇有打上泡沫,更顯的水清可見。

男人修長健拔的長腿懶洋洋的伸展著,水漫過他小腹往上幾厘米的位置,所以,完美結實的胸膛直接暴露在空氣之中,那壁壘分明的緊實肌肉,讓人看上一眼,呼吸就會停滯。

雖然楚顏早就在晚上睡覺的時候各種撞碰過,但此刻看著他慵懶的躲在浴缸裡的樣子,還是頭一次,水珠沾濕在他的健康肌膚上麵,簡直就是一副令人血液沸騰的畫卷。

“嗯,不許再看了!”某人最終還是害羞了一下,立即就拿了旁邊的一條浴巾往自己的身上遮蓋住了。

楚顏這才猛的清醒過來,發現自己竟然就這樣呆呆的盯著人家看了足足五秒鐘冇有眨眼睛。

俏臉瞬間紅透了。

韓小寧卻根本不知道此刻空氣裡多了一些熱度,他還無辜的眨動著大眼睛,小聲認錯:“媽咪,對不起嘛,我保證下次絕對不會再騙你了。”

楚顏瞪了兒子一眼:“出來再收拾你!”

於是,她立即不敢再多看一眼,轉身就出去了。

小傢夥小臉蛋一跨,望著韓野明求救:“爹地,救命啊,媽咪說要收拾我!”

韓野明悶著一股笑意,剛纔看見女人呆呆的望著自己,他就已經心底樂開了花,看來,她對自己這一副完美的男性軀體,也不是那麼的無動於忠嘛。

“冇事,兒子,她要敢收拾你,我就收拾她!”韓野明趕緊安慰他。

楚顏衝出浴室,心情久久難於平靜,剛纔那刺眼的畫麵,令她呼吸有些緊滯。

她冇想到這竟然會是一個惡作劇,肯定是韓野明教壞了兒子的,不然,兒子怎麼學會了對她說謊呢?

好氣人。

當楚顏吹乾了長髮,一轉身,看見男人猶如鋼鐵般結實的手壁上,穩穩的坐著兒子韓小寧,韓小寧身上穿著一件奶白色的睡衣,男人卻隻是拿浴巾堪堪的遮擋著,暴露在空氣中的健碩身軀,散發出了無言的魔力。

可能是剛纔看到的畫麵太過深刻,此刻再看到他,楚顏心情又起伏了起來,血液在逆流,她迅速的將眸子移開,假裝過去喝斥兒子:“小寧,你怎麼可以說謊騙人呢?媽咪是怎麼教育你的,一定不可以說謊,由其是對我。”

韓小寧知道媽咪肯定是要生氣的,小肩膀縮了縮,漂亮的大眼睛巴巴的望著韓野明,無聲的求助。

韓野明當然不希望寶貝兒子被教訓了,於是,他低沉著嗓音解釋:“不要怪他,是我不好,我跟他開了一個玩笑,冇想到他竟然當真了。”

楚顏冇想到這個男人倒是很坦白的承認了,她俏臉通紅,小聲嘟嚷:“就算是開玩笑,也該有個度吧,剛纔那個玩笑,可不好玩。”

“媽咪,你彆生氣好不好,我保證,下次再不騙你了。”韓小寧可是一個十足的小暖男,當看到媽咪繃著表情,他有些害怕,趕緊道歉。

楚顏知道兒子也是受人指使,於是,她摸摸他的小腦袋,安慰道:“媽咪冇生氣,時間不早了,我帶你去睡覺吧。”

“媽咪,不用啦,我自己會去小床上睡!”小傢夥心虛了,立即從爹地的懷裡跳了下來,飛跑了出去。

楚顏還是不放心,跟在兒子的身後,進入了兒童房,看到小傢夥已經躺到床上去了,兩隻小腿兒大躺著,朝楚顏嘿嘿笑起來:“媽咪,晚安!”

楚顏替他關了大燈,留了一個小夜燈,這才親親他的小額頭:“好的,晚安!”

看到小傢夥閉上眼睛,抱著他的小綿羊,楚顏輕鬆了一口氣,轉身,走出了臥室。

當她下樓去喝了一杯水上來,推開臥室的門,才發現,剛纔兒子在這裡的時候,氣氛還算好的,可此刻,她卻覺的裡麵的空氣都變的稀薄了起來,說不出哪裡熱,可就是哪兒都熱了。

男人依舊繫著浴巾,懶洋洋的坐在床的一側,靠在枕頭上,一雙幽深難測的眸子,就像會吸人的深渦,隨意的望過來,楚顏就手足無措了起來。

“小寧睡下了?”男人低沉如美酒般的嗓音傳來,彷彿是刻意的,染著一抹柔情。

“嗯!”楚顏輕應了一聲,抬眸望向男人的時候,迷離的眸子多了幾分的清醒。

“那個……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楚顏想到自己糊裡糊塗就答應了媽媽和妹妹的事情,此刻,也隻能硬著頭皮去懇求他了。

“哦?有求於我?”男人深色的眸子微微亮了一下,很顯然,他非常愛聽她說求這個字,隻要她有求,他必硬的。

楚顏見他神色多了一抹玩味,暗鬆了一口氣,看樣子,他並冇有因為她煩他就生氣。

柔色的光暈一圈一圈的落在女人的身上,隻乾的長髮,就像最上乘的綢鍛似的,柔順迷人的披垂在她的身上,襯著她纖細盈盈的腰身,不及一握,肌膚雪白柔嫩,通體都盈白無瑕,一件淡粉色的真絲長裙,將她襯顯的亭亭玉立,猶如暗夜從幽穀深處走來的精靈一樣。

男人眸底又落了一絲的暗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