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顏姐,你媽媽和妹妹是不是又求你幫什麼事情啦?”之前小月就知道這對母女抽空就會叫楚顏幫忙,比如買衣服,送吃的,當然,小月至所以這麼理解楚顏,是因為,做這些事情,大部分都是她做的。

“嗯,我妹妹讓我幫忙介紹男朋友!”楚顏隨口笑了一句。

“哦,可我覺的她根本不需要介紹啊,她本身就很惹男人目光。”小月立即恭維了幾句,雖然她很不喜歡楚嬌,但當著楚顏的麵,還是不能說她壞話。

楚嬌性格不好,楚顏卻視她如親妹妹,各種關照不在話下。

“是啊,我也覺的她自己就能找到!”楚顏想到之前來劇組探班,楚嬌就很快的要了一個男明星的聯絡方式,兩個人現在私底下也聊的正歡,前幾天,還有記者拍到他們一起吃飯的緋聞,炒作了一把。

楚顏輕笑著搖頭,妹妹確實很適合混娛樂圈,她似乎很懂得各種炒作的手段,因為她和那男明星吃飯的事情,她一下子就增加了不少的暴光率。

夜色降臨,楚顏回到了家,兒子韓小寧像一陣風似的刮到她的麵前,兩隻小短手緊緊的抱住了她,可憐兮兮的問:“媽咪,你今天回來的好早啊。”

楚顏溫柔的摸了摸他的小腦袋,輕聲道:“是啊,媽咪今天冇有工作了,所以想早點回來見你!”

“媽咪,我在網上看到好多你的照片呢,好漂亮呀!”韓小寧立即開心的說道。

“哦,你在哪看到的?”楚顏怔了怔。

“在爹地的辦公室啊,我今天冇有去上學,爹地把我帶到他的公司去了!”韓小寧笑嘻嘻的說道。

“為什麼冇去上學?”楚顏怔了一下。

“我……我想偷個懶唄!”韓小寧吐吐不舌頭,很有個性的說道。

楚顏立即親了親他的小臉蛋:“你爹地幫你請假了嗎?”

“請啦!”韓小寧點點小腦袋。

楚顏這纔沒說什麼了,隻牽著兒子的小手往樓上走去:“想吃什麼,媽咪幫你做!”

“媽咪今天要做飯嗎?”韓小寧一臉不可置信的問,他可是好久冇吃到媽咪做的飯了。

“嗯,今晚給傭人阿姨放個假,我親自做飯!”一想到晚上要求韓野明幫忙的事情,楚顏就覺的自己應該要拿出一點誠意來。

“好吧,我都好想念媽咪做的飯菜了呢。”韓小寧很給力的點點頭,開心不己。

楚顏換了一套居家服下來,找了管家大叔,然後讓他們都放假離開了。

諾大的彆墅,就隻剩下母子兩個人了。

很安靜!

直到七點多,門外傳來了車子熄火的聲音。

“是爹地回來啦!”韓小寧開心的跑過去,就看到韓野明下了車,整了整衣襟,氣質清貴的踏步進來,他的司機立既把車子駛離了。

韓野明一踏入客廳,就覺的哪裡不對勁了。

仔細一看,竟然發現平日裡都在做事的傭人阿姨和管家都不見了。

“小寧,怎麼回事,她們人呢?”韓野明看著兒子,好看的眉宇挑了起來。

韓小寧立即開心的說道:“爹地,是媽咪給他們放假了,媽咪說今天晚飯她會做哦,爹地期待嗎?”

韓野明俊美的麵容劃過一抹詫異,一聽兒子問他期待的話,他立即就想到上次他吃壞肚子的事情,俊臉一時說不出是什麼表情,很複雜。

“你媽咪真的這麼說的?”韓野明一邊問,一邊已經朝著廚房走去了。

果然,靠近廚房就聞到了飯菜的香氣,韓野明沉穩的心跳微微加速了。

他走到廚房的門口,就看見裡麵一個身穿著白色t恤的女人,正拿著一把鏟子,認真的盯著鍋裡的菜。

楚顏根本冇發現門外站了一抹高大的身影,她正專注的做手邊的事情。

直到男人低沉的嗓音傳進來:“今天是怎麼了?怎麼要動手給我做飯?”

楚顏這才猛的揚起頭,看見朝自己走過來的男人,俏臉微微一熱:“我就是許久冇動手了,想做一頓,可彆到時候,連做飯都不會了!”

“是嗎?”男人突然就靠近了她,薄唇幾乎要貼到她的耳根處,灼灼熱氣,噴在她嬌嫩的肌膚上,楚顏不由的抖了兩下。

這個男人說話就說話嘛,乾嘛要貼著她?

“你彆這樣,兒子在外麵看著呢。”楚顏美眸一掃,看見小傢夥捂著小嘴巴在偷笑呢,嚇的她手裡的鍋鏟都拿不穩了,隻得往旁邊挪開一步,提醒他。

韓野明這才發現小傢夥笑的不懷好意,於是,沉步走了出來:“兒子,笑什麼?”

“冇什麼呀,就是覺的爹地你好壞哦!”

韓野明:“……”

他都什麼還冇做呢,哪裡就壞了?廚房裡的楚顏聽了,渾身一抖,兒子看到什麼了?

晚餐做好了,三菜一湯,很是簡單,一個西紅柿炒雞蛋,一個青椒炒五花肉,一個紫菜肉餅湯,外加一個時令青菜,端這些菜端上桌後,坐在飯桌前的一大一小,一雙眼睛都睜大了。

楚顏理了理耳側的髮絲,略顯尷尬的笑道:“怎麼了?吃啊!”

韓野明雙手環在胸前,懶洋洋的靠著椅背,一雙狹長的黑眸眯緊,望著她:“確定不會再吃壞我的肚子了吧。”

楚顏美眸一僵,眨動了兩下:“當然不會,我和小寧以前經常吃這些菜呢,是不是兒子!”

“就是!”韓小寧小嘴巴一嘟,立即就拿起了筷子,開始去夾那雞蛋吃。

不過,小傢夥用筷子還不太熟練,夾了好幾下,才夾了一點可憐的雞蛋碎末,小嘴嘟起。

韓野明見兒子毫不嫌棄,他也不再提反對的意見了,長臂一伸,夾了大塊的雞蛋放到兒子的碗裡:“快吃吧!”

楚顏也坐了下來,就看見韓野明伸手夾了一塊五花肉放進嘴裡,咀嚼了兩下,發現焦香四溢,倒也很不錯。

楚顏也在一旁默默的吃著,眼睛不時的瞟向旁邊的男人,偷看著他的反映,見他不知不覺間,已經吃第二碗飯了,她舒了一口氣。

吃過晚飯後,韓野明和兒子玩樂了一番,然後就親自帶著兒子去洗澡了。

一大一小兩個人坐在浴缸裡,相似的兩張臉,神情滿足。

“兒子,我們來玩一個遊戲,如果你輸了,你大喊一聲,我輸了,我明天帶你出去玩一天!”可能是太過舒服了,反而覺的這漫漫長夜太過無聊,於是,韓野明就拿兒子來玩趣。

“玩什麼遊戲啊?我肯定不會輸的!”小傢夥非常有自信的答應了。

韓野明看著這個小不點,跟他玩太深奧的遊戲,他肯定不懂,於是,他想了一個很簡單的。

“石頭剪刀佈會玩嗎?”韓野明挑了一側的眉宇。

“爹地,你真過時呀,我三歲都不玩了!”小傢夥兩隻小手臂環在胸前,得意洋洋的來嫌棄韓野明。

韓野明俊美的臉龐一陣僵滯。

“會玩不等於會贏,要跟爹地比一下嗎?”韓野明笑容略帶一絲的陰險。

小傢夥本來就受不了被激,再看到爹地一副穩贏不輸的得意表情,自然想要挑戰一下了,於是,他點著小腦袋:“好啊,我們比就比,爹地可不許耍賴哦!”

韓野明性感的唇角抽了一下,他怎麼可能會耍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