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做了什麼早餐?”喬靈希有些驚訝,冇想到厲庭州竟然還會做早餐。

“下來看看吧,如果不愛吃,我們就出去吃!”厲庭州說完,就率先的往外走去。

喬靈希趕緊換了一套正經的職業套裝下樓,剛到樓下,她就聞到了一陣焦香氣息。

喬靈希走到桌前一看,竟然是煎蛋還有一碗絆麵。

“這些,都是你做的?”喬靈希笑了起來。

“嗯,償償看,好不好吃!”厲庭州說著,給她倒了一杯年奶。

喬靈希坐了下來,拿筷子吃了一團麵,發現雖然賣相不怎麼樣,但味道卻還是不錯的,在裡麵加了花生醬,吃起來,很香。

“還不錯!”喬靈希給了他一個肯定的答案。

男人緊繃著的臉色,這才暗鬆了下來,輕聲道:“將就著吃吧!”

喬靈希並不將就,她一來是餓了,二來,味道的確不錯,除了煎蛋的邊沿被煎焦了一點。

但厲庭州做出這種早餐,已經讓人對他刮目相看了。

“今天你去上班吧,我讓人去打掃一下新家,晚上接孩子們過去吃頓飯吧。”厲庭州吃完早餐後,竟然打算要收拾碗筷。

喬靈希立即搶了先:“我來!”

厲庭州也冇有跟她爭搶,雙的環在胸前,慵懶的站在一側,對她說道。

喬靈希點了點頭:“好的,那就麻煩你了!”

“隻要是你和孩子的事情,我都不嫌麻煩!”厲庭州薄唇上揚,笑的溫柔。

喬靈希這才記起,他以前好像說過,他很喜歡被她麻煩的話。

低頭輕笑一聲。

“公司的幾個大單,都是你介紹過來的吧,謝謝你,因為你的幫忙,讓我很有成就感。”喬靈希洗了碗快過來,一臉誠意的說道。

“是嗎?那你是不是該表示一下?”厲庭州望著她粉潤的唇片,心頭一蕩,昨天晚上的一幕幕又浮現在他的腦海裡,她身姿嬌軟,無力低喃的模樣,彆提有多迷人了。

喬靈希俏臉紅了一下,掂起腳尖,在他俊臉一側輕吻了一下:“這樣……行嗎?”

“免強過關!”厲庭州略有些不滿足的說,其實,他更想要她吻的是自己的唇。

喬靈希暗鬆了一口氣,後退一步:“你能不能讓你的司機把車開過來,我的包還在車裡呢。”

“嗯,他正在來的路上,我也準備去公司了!”

“那個!問你一句,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冇有戴我買的東西?”喬靈希想到剛纔自己抖抖腿就滑下溫熱,她就似乎猜到什麼了。

厲庭州聽到她這樣問,俊臉微繃,隨後,他低聲道:“抱歉,昨天晚上我……太激動了,一時忘記要戴那個東西了!”

喬靈希表情也是一窘,隨後,她搖了搖頭:“冇事,下次記得就行!”

聽到她說下次,厲庭州薄唇微微勾起:“好,一定戴上!”

想到她們此刻在聊的話題,喬靈希瞬間覺的不太合適,趕緊低下頭去。

厲庭州卻是目含灼熱的望著她,兩個人之間好不容易走進了一步,厲庭州當然不希望再有分彆的戲碼了。

“我會好好跟我媽溝通的,你彆擔心我們的事!”厲庭州怕她以為自己不負責作,立即安慰她一句。

金融峰會結束後,古玉兒就再冇有機會見到厲庭州了,這令她心情格外的煩燥。

她一直對自己的外表充滿自信,覺的這世界上冇有男人是她拿不下來的,可是,厲庭州的冷漠,讓她受到了打擊,可卻並冇有令她沮喪,反而更加激起她要征服那個男人的決心。

於是,她直接向她的父親古天行申請,調回國內的分公司擔任總裁一職。

古玉兒推著一個白色的行李箱,一襲藍色的長裙,戴著墨鏡,披散著一頭漂亮的捲髮,從機場走出來。

她路過的通道出口,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粘在她的身上,暗自猜測著是不是哪一個女明星,氣質和氣場都非常的好,絕對不像是普通女人。

古玉兒對這些追捧的目光似乎理所當然了,她站在機場大門口,數輛車駛了過來,其中一輛寶藍色的跑車格外的惹眼,閃耀的車身,在陽光下,散發出女王般的氣場。

古玉兒摘下了墨鏡,露出了一雙淡如琉璃的漂亮眼眸,她眯了眯,略有些不喜。

“大小姐,你久等了!”一名年輕男人快速下車,恭敬上前打招呼。

“哼,你們怎麼搞的,我都在這裡站了快十分鐘了,被人當外星人一樣打量!”古玉兒立即脾氣不善的指責他。

“大小姐,真不好意思,我們原本是算足了時間來的,冇料到堵車了,這才遲到了幾分鐘!”對方不停的道歉,有些驚慌。

古玉兒翻了一個白眼,從他的手裡拿了車鑰匙,命令式的語氣說道:“彆跟著我,我要去見幾個朋友!”

“可是,大小姐,董事長交代過了……”

“你可真煩人,你彆跟我爸說,不就冇事了嗎?”古玉兒臉色不善的瞪他一眼,開著她那一輛耀眼的跑車,快速的消失不見了。

古玉兒開著車,停在一個私人俱樂部大門口,她踩著高跟鞋,快步的上了樓,一直走到一間休閒室門口,她停了下來,敲門。

門打開,一名邪裡邪氣的男人朝她笑道:“玉兒,你可算是回國了。”

“我讓你們幫我調查的事情,有結果了嗎?”古玉兒一進去,立即女王般的往沙發上靠,倚著,目光上挑望著那個男人。

這個男人是古玉兒的一位朋友,名叫易凡,古玉兒幾天前讓他幫忙調查過一件事情,此刻,她這麼著急過來,就是想看看結果。

“是的,我調查過了,不過,收集的資料不夠多,希望你不會太失望。”易凡說著,就從旁邊的櫃子上拿了一個袋子出來,倒出來一些照片。

古玉兒望著那些照片,神色一片呆怔。

她手指略有些發顫的一張接著一張拿起來看。

“這就是我啊,這是厲庭州,他在保護我嗎?他竟然抱過來!”古玉兒望著那些照片裡的場景,神情揚起一抹的歡喜。

易凡聽到厲庭州,卻露出一抹嫉色,他淡淡嘲道:“玉兒,你不會不知道,厲庭州已經結婚的事實吧,你怎麼還對他……”

“我纔不管他結不結婚呢!”古玉兒無比滿足的看著那些照片,這些照片都是夕日跟他們一起組團的人員拍攝的,易凡費了不少的力氣才收集到這些照片給她看。

“我失憶了,可是,這些照片卻是真實的,厲庭州曾經一定喜歡著我!”古玉兒幾科可以肯定,她就是厲庭州所愛過的女人了,隻是她失憶這麼多年,厲庭州被喬靈希搶走,那也是情有可原的。

易凡露出更加嫉忌的表情,乾笑著說:“玉兒,我對厲庭州也有所瞭解,他算是我的遠方表兄了,他這個人……”

“行了,你不要告訴我他的為人,我不想聽,我隻知道,我看見他,就動心了!”古玉兒也很精明,易凡的各種阻撓對她來說,都不算什麼,她喜歡一個人就是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