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家!

楚敏放下身段,親自坐在玩具室裡,幫著喬甜甜搭建著一座漂亮的城堡,這是楚敏送給她的新玩具,小傢夥非常喜歡,想要給她的一群小娃娃建一個家,於是,楚敏就坐在一旁,一邊幫她看圖紙,一邊伸手替她搭建。

喬陽陽最近就更喜歡和厲愛媛粘在一起了,因為,厲愛媛會教他一些更高智商的遊戲和玩法,小傢夥非常喜歡動腦筋,而且,每挑戰一次成功,他就很有成就感,厲愛媛也很愛這個小侄子,也極有耐性的教導他。

厲庭州的車子停在大廳門口,管家劉叔率先走出來迎接。

“少爺,你回來了!”劉叔開心的問。

“嗯,我媽在家嗎?”厲庭州立既開口問道。

“在,在樓上,陪小小姐在玩呢!”

厲庭州朝劉叔含首致意了一下,就沉步往樓上走去。

到達玩具室門口,喬甜甜眼尖的發現了他,立即蹦了起來,撲向他。

兩隻小手很快就抱住他的一條大長腿:“爹地,爹地,你可算回來了,我好想你啊!”

楚敏知道兒子的行程,也知道他肯定今天回來,此刻,楚敏雖然也為兒子的迴歸感到開心,可同時,她又在擔憂著另一件事情。

喬靈希還算是一個有自知之明的女孩子,這一點,楚敏也讚許她。

可是,她願意放手,兒子卻不一定會同意,這纔是楚敏一直苦惱的事情。

厲庭州蹲下身來,將女兒小小的身子抱住,薄唇情不自禁的在她白晰的小臉蛋上親了親:“甜甜,爹地也好想你!”

“爹地,媽咪要搬家了呢,她有跟你說嗎?”喬甜甜立即就開始委屈告狀了。

聽到這話,厲庭州望了一眼母親。

楚敏立即走過去,溫聲道:“甜甜,你去上樓找小姑姑玩,奶奶跟爹地有話要說。”

“哦!”喬甜甜現在也懂得察顏觀色了,她並冇有耍性子,一步三回頭的就去找林梓婷姑姑玩了!

可是,她內心裡,卻還想讓爹地多抱一會兒呢。

楚敏目光銳利的盯著兒子,聲音平平:“見過她了嗎?”

“見了!”厲庭州毫不隱瞞:“媽,你能不能不要乾涉我們的感情!”

楚敏氣歎了一聲:“我已經很寬容了,並冇有強迫你們一定要現在就分手,但是,我覺的你們現在不能領證結婚。”

“之前說好領證結婚的,現在又不領,在她看來,這就是分手!”厲庭州想到之前和喬靈希決定領證的事情,如今想來,懊悔之極,如果當初他們不要那麼懶,隻怕現在也就不存在分不分手的事情了。

楚敏臉色嚴厲了起來:“我們厲家雖然冇有規定要娶什麼樣的女人,可喬靈希母女一連犯了兩種錯誤,至少,目前不能領證,再考驗一下她吧!”

“媽,你這樣做,會讓靈希寒心的!”厲庭州已經感覺到她的退縮了,真怕媽媽此舉,會讓她退的更遠。

“如果她連這一點考驗都經受不住,那就更不能擔擋起我們厲家女主人的身份了。”楚敏卻是依舊嚴厲。

“如果讓爺爺知道這件事情,爺爺會很傷心的!”厲庭州立即就搬出了爺爺來鎮場。

“彆跟我提你爺爺,當初就不該訂你們這樁婚事,現在搞成這樣,他也有責任!”楚敏其實在很早之前,就一直都反對這門婚事的。

厲庭州皺緊了眉頭,這樣看來,媽媽是鐵定了心,不讓他們領證了。

“靈希說你給她準備了一套房,讓她搬出去住!”

“是!”楚敏不否認。

“我也會跟她一起住進去的!”厲庭州很直接的說。

楚敏聽了,臉色瞬間一變,怒氣在她眼中翻湧了一下:“好啊,兒子長大了,就不聽母親的管教了,也罷,你要搬就搬過去吧,住多久,我都不管,但是,結婚這種事情,先不談!”

厲庭州知道媽媽肯定也被自己的決定給氣到了。

他一時怔住,不知道該說什麼,還記得自己少年時也這樣氣過媽媽,直接把她給氣病了,住了半個月的院纔好起來。

“謝謝媽!”厲庭州此刻,隻能說這句話了。

楚敏抬起了手,打住他還想說的話:“你要跟她住一起,我不管了,孩子的事情,我卻不能不管,她也答應我了,讓孩子在厲家住四天,她那邊住三天。”

“靈希的媽媽生病住院了,她最近冇時間過來照顧孩子,可能要多勞煩你了!”厲庭州思慮了一下,還是把事情講了出來。

“她媽生病了?是氣病了嗎?嗬,這還真可笑了,我看被她潑了油漆的那對母女才更值得同情吧!”楚敏立即譏嘲了起來。

厲庭州知道媽媽一向看不慣郭紅的性格為人,他也不想再多說什麼了。

“我去看看孩子們!”既然已經跟媽媽談妥了,厲庭州不打算再說什麼去刺激媽媽,於是,他直接走向孩子們所在的方向。

在三樓的一個房間裡,喬陽陽正歪著小腦袋,和厲愛夢在下飛行棋,一大一小兩個人,竟然很認真嚴肅,這畫麵,好不協調。

厲庭州推開門,兒子也隻是抬頭看他一眼,繼續想下一步的棋。

厲愛媛卻開口喊道:“哥,你回來了!”

厲庭州走到兒子的身邊坐下來,想到剛纔兒子朝他遞過來那個怨氣十足的白眼,厲庭州就知道,這小東西肯定在為喬靈希鳴不平呢。

自從相認不久,厲庭州就發覺兒子的心智非常的成熟,大人之間的過結根本就瞞不住他的,既然連女兒都知道喬靈希要搬家的事情,那聰明如他的兒子,肯定也是知道這事的,隻怕這會兒還在生他的氣呢,以為是他惹了喬靈希,才讓她要搬家的吧。

“陽陽,怎麼不跟爹地說話?”厲庭州溫柔的摸了一下兒子的小腦袋。

喬陽陽輕哼了一聲。

厲愛媛卻在一旁笑起來:“哥,我看陽陽長大後,可能比你還高冷!”

厲庭州不以為然的挑了一下眉頭:“我什麼時候高冷過了?”

“你對外人就很高冷啊!”

厲庭州還是決定要跟兒子談談心,不想讓父子之間生出誤會。

“陽陽,先彆下棋了,爹地有話問你!”厲庭州繼續輕柔的說道。

其實,不僅僅是厲庭州有話要跟喬陽陽說,喬陽陽也一直都在等著爹地回來,他也有很多的話想要跟爹地說呢。

厲愛媛非常識趣的站起身:“好啦,我就不打擾我們的小男子漢跟爹地聊天啦!”

厲愛媛離開了,厲庭州直接把兒子摟到懷裡,讓他坐在自己結實的大腿上麵。

喬陽陽也不耍脾氣,隻是那張漂亮可愛的小臉蛋,很憂鬱。

是的,厲庭州發現,兒子真的有一種憂鬱的氣質了,以前隻聽喬靈希說過,現在,他親眼看到了,隻感覺心頭一揪,薄唇親親兒子的小短髮,聲音無比的親柔:“陽陽,你是不是對媽咪搬出去住很不開心?”

喬陽陽一雙烏黑大眼睛往上一抬,詫異的望著他問:“原來爹地知道這件事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