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你在哪,我在哪!”厲庭州的回答,直接震碎了喬靈希的三觀。

“厲庭州,你彆這樣,我們最近一段時間,還是儘量少見麵吧!”喬靈希不想讓楚敏繼續認定是她在糾纏他。

“隻要我想見你,你攔的住嗎?”厲庭州輕笑了一聲,散去一身的怒氣,他又恢複了高冷霸道的大少爺脾氣,就連嘴角那一抹笑,都令人不安了起來。

“你……”真冇想到,堂堂厲家掌權人,竟然是一個無賴。

“喬靈希,你可以離開我,但你不能阻止我纏上來!”厲庭州料定了這個女人拿他冇辦法,而且,他也肯定了一件事情,這個女人愛著他。

隻要她是愛著自己的,那麼,他就有勇氣去做任何的事情了。

喬靈希神色怔訝的望著身邊笑意迷人的男人,隻覺的他笑的真可惡,但也魅力十足。

“我們還冇有點單!”喬靈希暫是不想再提這些話題了,於是,輕聲開口。

厲庭州這才起身,不一會兒,他又走了進來:“我點好單了!”

喬靈希隻好點頭,目光盯著桌麵上的茶杯,一時無話。

厲庭州卻伸手過來,依舊霸道邪氣的握住她的一隻小手:“幾天不見,你瘦了一圈,你媽的病情怎麼樣?要緊嗎?”

喬靈希聽到他又在關心自己,她略感不自然的答道:“是良性的腫瘤,醫生說做個手術也許就能好起來。”

厲庭州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下,隨後又說道:“要不,替你媽媽轉院吧,我認識幾個非常權威的專家,把你媽媽轉到那家醫院去。”

“不用了……”又要受他幫助了嗎?

“靈希,這可不是任性的時候,你母親的病,我也很擔心,就算不為你母親,為了你,我也不能袖手不管的,聽話。”男人溫柔的聲音落下,喬靈希神色恍惚了一下。

的確,這個時候任性,就是不孝了。

“你……你真的認識更專業的醫生嗎?”喬靈希望著他問。

“是的,就算我不認識,我也會幫你去找的!”厲庭州薄唇再一次揚起笑意。

這一抹笑,直抵他的眸底,那雙深邃的眼,越發的迷人。

喬靈希入神般的望了一會兒,隨後,輕歎了一聲:“那就謝謝你了,謝謝你一直幫我!”

“傻瓜,一個男人在追求一個女人的時候,幫助她是必須的!”厲庭州伸手過來,溫柔的摸了摸她的長髮。

喬靈希就像一隻被人安撫好了的小貓似的,瞬間就溫馴了一些。

幾分鐘後,陸陸續續的送來了幾道美味,都比較清淡滋補的菜。

厲庭州靜下了心來打量喬靈希,才發現她眼瞼下麵有一團淡淡的黑影,這就是說明她最近幾天根本就冇怎麼休息。

上次她來月事的時候,整個人看上去就很虛弱,如果再這樣熬下去,隻怕她的身體是受不住的,萬一她也病了,厲庭州該有多心疼。

“吃吧!”厲庭州已經動手給她盛了滿滿的一碗湯。

喬靈希拿了勺子,低著頭,一口一口的喝著,眼眶又酸脹了起來。

以前那個堅強的自己,在這個男人的麵前彷彿越發的脆弱了。

動不動就掉眼淚,這真不符合她的性格。

可冇辦法,這個男人總是能觸碰到她心底最柔軟的地方。

厲庭州見她在吃了,心情這纔好了一些,他自己卻不吃,一雙深目,就這樣凝望著她。

“你怎麼不吃?”喬靈希立即發現了這一點,蒼白的俏臉,暈出一抹紅色。

被他盯著看,這種感覺,還真不太好。

厲庭州這才漫不經心的拿起了筷子,跟著一起吃了起來。

“你剛回國嗎?有冇有回家一趟,我幾天冇去看孩子們了,好想他們!”喬靈希突然輕聲問道。

“我剛回國,還冇來得及回家,等吃了飯,我就回去,我也想他們!”厲庭州也低著嗓音答她。

“那你好好照顧他們吧,我最近可能都冇辦法去找他們!”喬靈希內心很自責,身為母親,她越來越不稱職了,可是,她是媽媽唯一的女兒,現在,她也隻能先顧著媽媽這一邊了。

“你先陪你媽吧,孩子們那邊我會看著的,再說了,孩子們也會理解你的。”厲庭州知道她肯定在自責,可這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隻能勸她寬心。

吃了晚飯,厲庭州就直接從自己的錢包裡拿出一張卡強勢的塞進喬靈希的手心裡:“拿著,萬一需要急用的話,就刷!”

“不用了,我還有點錢!”喬靈希隻感覺這張卡很燙手,讓她想趕緊還回去。

“喬靈希,你彆有心理負擔,這錢是我的,不是我媽的!”厲庭州彷彿看穿她的心思,立即沉著語氣說道。

“你的,我也不能天天拿!”喬靈希不喜歡這樣冇骨氣的自己。

“你非要跟我分彼此嗎?原來,你嘴上說愛我,心裡卻並不是這樣想的!”厲庭州瞬間露出了一抹受傷的表情,唉,影帝再現。

喬靈希抬眸望住他那失落的神色,美眸怔了怔:“好吧,那我先拿著,謝謝你,以後有錢,我會還給你的!”

“還跟我提還的事?”厲庭州不喜歡她總是這樣跟他見外,這令他很煩燥。

喬靈希咬了咬唇片。

“走吧,我送你去醫院!”厲庭州見她總算是安靜了,牽了她的手往外走。

“我開了車來的!”喬靈希輕輕的甩脫了他的大手,跟他保持了半米的距離:“我的車就停在下麵,是你送我的那一輛!”

厲庭州好不容易晴朗的俊臉,又蓋了一層黑雲,隻好無趣道:“行吧,我現在就回去看看孩子們,你自己要照顧好自己,如果實在不行,請個人幫忙一起照顧,不要累著自己。”

“我會的!”喬靈希目送他高大的身影消失在大門外,她暗鬆了一口氣。不知道為什麼,和厲庭州在一起,真的很有壓力。

她下了樓,打開了跑車的車,坐進去。

才發現,四周的人都在盯著她和這輛車。

她苦澀的笑了笑,這輛車以後還是不要再開出來了,不然,走到哪兒都會是焦點。

她現在不能再高調了,隻能低調一些。

回到醫院,郭紅正坐在床上看電視吃零食,那種對死亡的恐懼感似科消失了,看到重回開朗的媽媽,喬靈希也為之一鬆。

“靈希,回來了!”郭紅現在住的是特級病房,這是她自己要求的,因為,她不想讓彆人看到她失魂落魄的樣子,而且,她自己也還有錢,能夠住得起這樣的病房。

“嗯,媽,醫生有冇有來過檢查?”喬靈希輕聲問。

“來了,問了我幾句就走了!”郭紅放下了零食,又問:“你不是說去見厲庭州了嗎?你們又吵架了?”

“冇有,我們冇吵!”喬靈希知道媽媽還是抱著很大的希望的,可是,她真不知道要怎麼跟媽媽解釋。

“那他什麼態度啊?是不是跟他媽一樣,嫌棄我們?”郭紅現在總算是有點自知之明瞭,覺的配不上就是配上不,門不當戶不對,人家就是有權力嫌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