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靈希低垂著眸,眸光裡有淚意閃動著。

她輕咬了咬唇,隨後歎然一笑:“我還冇有準備跟孩子們提這事,但我已經決定好了,如果得不到長輩們祝福的婚姻,我寧願不要!”

“誰不祝福你們?是厲庭州的母親吧。”程星星一猜就中了。

喬靈希眼神閃動著一片的迷茫,心中揪的發痛:“雖然她冇有說,但我已經知道她的意思了,我又不笨,如果真的等她明說了,隻怕我一點麵子都冇有,還不如走的乾脆一些,給自己留點自尊心。”

“唉!”程星星立即歎氣:“果然門不當戶不對,就有這些那些煩心事。”

“我不怪她,也許,換作是我在她的立場上考慮,也絕對不會挑一個像我這樣的女人做兒媳的。”喬靈希自嘲道。

“你就是太有自知之明瞭,所以才活的那麼清醒,換作彆人,胡攪蠻纏也想踏進厲家的大門啊。”程星星正是因為瞭解喬靈希,纔會對她的決定感到痛心。

可是,如果讓她拋棄自尊,低聲下氣的看人臉色過活,這又不像是她的風格了。

女人有點自知之明,也許會更好一點吧。

“靈希,不管你做什麼決定,我都支援你,可現在最大的問題是,厲庭州會答應嗎?”程星星覺的,這件事情也不是就定死了的,男主角都還冇有發話呢,女主角做的作何決定,都不一定會成立的,所以,程星星堅信,喬靈希還是能夠戰勝這一切阻礙,再一次被男主擁入懷中的。

呃……她在想什麼呢?

聽到他的名子,喬靈希渾身抖了一下,的確,她做這個決定,根本就冇有問過厲庭州是否會答應。

可是,就算他不答應又能怎麼樣?要讓他為了自己和他的母親爭吵嗎?

喬靈希並不想扮演壞女人的角色。

“不管他答不答應,我都決定了,這是我自己的事情!”喬靈希此刻倔強的像個不講理的孩子,也許是內心委屈,也許是性情剛烈,總之,她不想受人白眼,隻想站的筆直,活的真實。

“行吧,你先這樣決定著,等厲大少爺回來,你再跟他聊聊!”程星星還是覺的好友不可能堅持下去,因為,厲庭州不答應的事情,往往都是不成立的。

喬靈希皺著眉兒,為什麼她感覺好友嘴上說支援她,其實卻一點兒也不相信她呢?難道她就這麼不值得人信任了嗎?

程星星雖然很想分擔喬靈希的工作,卻頻頻的接了幾個電話,冇辦法,她還有一位大爺要侍候,而且,那大爺還是一個挑惕的主兒,程星星隻能萬分無奈的把手機給掛了,漂亮的臉蛋上寫著慚愧。

喬靈希從剛纔程星星跟對方說話的語氣上麵大致能聽出來,程星星和大明星郭瑾軒的關係應該是有進展的。

“靈希,真的很抱歉,我原本是想過來幫你的!”程星星苦著小臉說道。

喬靈希卻笑起來:“好啦,你的心意我都知道,我媽這個人也不好照顧的,除了我,誰都冇用,你趕緊去工作吧。”

“那我晚點給你送好吃的,想吃什麼,一會兒發資訊給我,就算繞遍整座城,我都給你買過來。”程星星不愧是喬靈希的交心的好朋友,她所說的一切話,都滿滿的誠意。

“好,我一會兒想到了,就給你發資訊!你趕緊去吧!”喬靈希微笑點頭,目送著好友離開,籠罩了幾天的陰沉心情,總算好受了許多。

就在她打算回病房的時候,她的手機響了。

她拿出來看了一眼,就看到了那個令她呼吸緊滯的名子。

厲庭州回國了嗎?

喬靈希真的不想選擇在這個時候麵對他,可是,如果再不接電話,這個男人就要全城通揖她了,因為之前她不接電話,這個男人就發了好幾條資訊來威脅她。

喬靈希本來是不懼威脅的,但溫柔又充滿著愛意的威脅,她還是無法忽略,萬一厲庭州真的搞出什麼新花樣來,那肯定會更加刺激楚敏,而所有的罪名,也自然就要扣到她的頭上來了。

肯定以為她又作了什麼妖。

喬靈希定了定神,拿出手機,淡定的接了電話。

“總算接我電話了,還以為你在地球上消失了!”男人語氣不善的在那邊怒道。

聽著這道低沉磁性的聲音,喬靈希眸底又閃現數秒的迷茫,她發現,越是逃避,越是深愛,這算不算是一個魔咒?

“我有急事在做,你有事嗎?”喬靈希壓仰著如狂潮般的思念,聲音輕淡的詢問他。

“你已經幾天冇去公司了,你有什麼事情要做?難道是跟你那位初戀男生戀愛去了?”厲庭州已經憋了一肚子的火氣,此刻說話自然難聽,還帶著咬牙切齒的怒怨。

喬靈希皺了一下眉頭,這個男人怎麼會這樣想她?

“我的事情,不方便跟你說,如果你想見麵的話,我們晚上吃個飯吧,我請你!”喬靈希還是決定要跟他見一麵了,畢竟,不把話攤開來說清楚,隻會讓彼此越發的糾結生恨。

“好,訂了位置告訴我!六點之前,我要見到你!”厲庭州以為這個女人要一直躲著他,可突然聽到她說要請他吃飯,他怔了一瞬,很快的就答應了。

“好!”喬靈希答應下來後,就掛了電話。

下午四點多,郭紅現在每一天都要掛水,四點多就打完了點滴,喬靈希這纔跟她說要去見厲庭州的事情,郭紅當然開心了,催促她趕緊去。

喬靈希點了點頭,叮囑了她好久,才轉身離開了。

喬靈希訂的位置,是一家還高檔的餐廳,坐在包廂裡,她給厲庭州發了地址。

半個小時後,包廂的門被一隻大掌重重的推開,一身西色西裝的厲庭州,就這樣闖進了喬靈希的視線裡。

帶著王霸的氣場,黑沉著一張好看的俊臉,渾身透著森寒之氣,籠罩在了喬靈希的上方,她呼吸為之一滯,仰頭,就看見男人那雙眼,燃著熾熱的怒火,牢牢的鎖著她的小臉。

男人一隻手撐在桌麵上,一隻手撐在她的椅背處,就這樣附著身,壓迫著她,像一隻被惹怒的狂豹。

“厲庭州!”喬靈希美眸驚慌了幾秒,隨後就平靜下來,喊了一聲他的名子。

“嗯?”男人語音往上揚著,雖然不置一詞,但那雙眼睛卻釋放出大量的資訊,那意思很明瞭,讓她接著說,說到他滿意為止,說一個令他能接受的理由。

喬靈希美眸望著他,那張充滿著侵略性的俊美麵容,讓人記憶猶深,心中愛意湧動。

喬靈希無比艱難的垂下了臉,緊閉了雙眸,不能再看,多看一眼,她就冇辦法再狠下心離開他了。

“不多說點什麼?”見她就這樣把腦袋垂了下去,厲庭州神色一僵,語氣更加不悅的響了起來,撐在桌麵上的手桌就這樣輕而單一的叩了叩桌麵,下一瞬,他附了身下來。

一隻大掌,強勢的挑起她的下巴,薄唇二話不說就要吻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