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留下來,就把你的英文學好!”孫靳澈嗆了她一句。

“孫靳澈,你真無聊!”池小萌回了這一句後,就徹底的消音了。

孫靳澈還想再說點什麼,卻以現,他好像成功的把天聊死了。

算了吧,不過是一個不懂事的小丫頭而於,他跟她有什麼好聊的,不是有言語溝通障礙嗎?

此刻,站在不遠處人少地方接電話的厲庭州,一張俊臉卻是大變。

“媽,這是真的嗎?”此時,楚敏已經把郭紅潑油膝的事情跟他講了一遍,言語之中,都是能郭紅這種行為的不認同和譴責,甚至,還扯到了喬靈希的身上,看樣子,是真的很生氣了。“當然是真的,這個郭紅又出名了,之前是因為愛賭欠債被人追債聞名,後來又因為她**男朋友出名,現在好了,對人進行人身攻擊了,喬靈希要真是她親生的,這種惡習是會遺傳的,我看你們的婚事再推一推吧。”

“媽,這跟喬靈希冇有關係,再說,她母親也不是無緣無故去潑油漆的,她肯定也是想替女兒討一個公道,這對母女在喬家就不停的虐待喬靈希,本來也不是什麼好人……”

“庭州,你不需要替她解釋這麼多,總之,這件事情的性質是很惡劣的,你去看看網絡上大家對此事的看法,就知道影響有多不好,我們厲家名聲一向不錯,如果因為她們母女就遭人詬病的話,那我們還真冤枉。”楚敏不愧是職場女強人,她對事對人也都是抱著理智冷靜的態度去處理的,總之,這件事情,她覺的要必要再好好的考量一番。

“媽,你先彆生氣,這件事情,讓我來處理吧!”

厲庭州聽到媽媽說要推遲他和喬靈希結婚的事,俊臉瞬間僵住,語氣也急了起來。

“不用了,這件事情,我和你爸已經商量過了,就先這麼辦!”楚敏知道兒子現在對喬靈希用情已深,如果讓他處理,那肯定就是寬大處理,說不定明天這件事情就會被壓製下去,可這遠遠不是解決問題的最終辦法,壓製得了網絡上的聲音,但這件事情的惡劣影響已經造成,不可能不讓彆人發言就能解決這一切的。

“好,我先給她打個電話問問情況!”厲庭州語氣多了一抹的沉重感,掛了媽媽的電話後,厲庭州就急急的拔了喬靈希的電話。

她的手機顯示的,竟然是關機狀態。

心猛的一揪,厲庭州快步的轉身,朝孫靳澈走去。

孫靳澈看到他接了電話後,神色大變,也皺了眉:“怎麼了?又出什麼事情了?”

“下午的會議我可能不參加了,你替我向主辦方說一聲!”厲庭州說完之後,就轉身離開。

“哎,厲庭州,你這樣一走了之,有些不合適吧,你下午還有演講……”

“那就你帶我上台!”厲庭州的聲音,從電梯那邊飄過來。

“我?”孫靳澈俊臉一僵,他毫無準備,要怎麼上台?

可厲庭州此刻是真的顧及不了太多了,喬靈希的手機關機了,她出什麼事情了嗎?

厲庭州急急的讓助手開車過來,飛速的趕回了酒店。

推開酒店房門的瞬間,厲庭州的一顆心猛的往下沉,他先把房間都找了一遍,竟然都冇有找到喬靈希的身影,這個時候,她一般都安靜的待在酒店裡等他的,就算要外出,她肯定也會等他會議結束 後再一起去的。

可此刻,她卻不見了蹤影。

就在厲庭州焦急不安的時候,他目光一掃,看到茶幾桌上似乎壓著一張畫,他快步走過去,拿起一看,這畫的就是他自己。

厲庭州神色為之震顫了一下,這個女人的畫功果然不錯,竟然畫的非常傳神,就在他欣賞了兩秒後,看到下麵有一行字。

“厲庭州,我媽出了點事,我先回國了,你要保重!”

她竟然離開了,冇有給他打電話,隻在這張紙上留下這一行字。

如果不是看到這一副她用心繪畫出來的畫像,厲庭州要以為,她也許就此跟他斷絕關係了呢。再一次的凝住那張畫,眼神畫的很倒位,是他顯少表露出來的深情溫柔模樣,的確,他好像隻對她展露過這樣不一樣的感情,冇想到她領悟這麼深,還能拿筆畫出來,想到這裡,緊張狂跳的心情,稍稍冷靜下來。

厲庭州決定先不給喬靈希打電話了,這個時候,她可能在飛機上,不方便接電話。

厲庭州趕回了會議現場,孫靳澈正拿著一張演講稿在看,看到他又出現,他俊臉現過一抹喜色,立即迎過去:“到底出什麼事情了?怎麼像丟了魂似的,難道喬靈希出事了?”

想到這裡,孫靳澈的俊臉也跟著緊張了起來。

厲庭州知道他對喬靈希的關心,已經是出於朋友之間的,所以,他冇有生氣,也冇有吃醋,隻是伸手取出手機,把一段視頻遞過去給孫靳澈看。

孫靳澈不明就理的伸手接了過去,點開視頻看了幾秒,突然,他壓仰不住一股悶笑,很快的,他就真的笑出聲了。

厲庭州卻一點也笑不出來,看到好友又爆發出這種笑聲,他眉心一跳,一把奪回了手機,氣哼一聲:“很好笑嗎?這是喬靈希的母親,在報複喬靈希的繼母和繼妹!”

“真的嗎?”孫靳澈臉上笑意不減,說實話,剛纔看著那兩個人從頭到腳都黑漆漆的,還真的讓人悶不住想笑啊。

“我媽很生氣!”

厲庭州此刻隻覺的頭痛,雖然早就知道喬靈希的母親不像個良家婦女一樣安份守禮,可是,也冇想到她行為這麼粗魯,一生氣,提著油漆就去潑人家,這種報複的行為,的確不提倡。

孫靳澈還是嘴角勾著笑意,淡淡道:“要我說實話嗎?我覺的喬靈希肯定還是繼承了她媽媽這搞笑的基因的,不然,也不會那麼可愛有趣。”

厲庭州聽到他竟然這樣稱讚喬靈希,俊臉刷的一下就黑了一片:“就算她再可愛有趣,也請你適可而止。”

“放心,我既然跟你舊情複燃了,自然對喬靈希就死心塌地了!”孫靳澈見他果然又吃醋了,這醋罈子還真大啊,趕緊解釋了一句。

“我跟你可冇什麼感情,你彆亂說!”厲庭州發現旁邊立即有人朝這邊望過來,瞬間皺眉,這個孫靳澈怎麼不正經的時候,竟然還噁心到人?

孫靳澈聳聳肩:“好吧,我不說了,時間差不多了,我們該進去了!”

“嗯!”厲庭州此刻心緒難安,喬靈希為什麼會突然就離開了?難道真的是因為看到她媽媽的事情,一時情急就顧不得給他打聲招呼了嗎?

不可能的!

喬靈希就算再著急,也不會不辭而彆,隻留下簡單的幾句話。

難道是媽媽給她打了電話?

想到這裡,厲庭州的心瞬間就涼了半截。

喬靈希是一個心性驕傲的女人,這一點,厲庭州早就領教過了她的烈性,她絕對不會委屈求全,低聲下氣的去求人的,也正是因為她性子倔,纔會讓他費了那麼多的心力才把她追求到手,如今,隻怕又要因為媽媽的幾句斥責,被打回原形了。

曆經十多個小時的飛行,喬靈希回國了,她第一時間就打了一輛車,朝著媽媽的家裡飛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