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嗬,這種潑婦的行為,實在太難看了,你情書的事情還冇有平息下來,你母親又變成網絡紅人了,你們母女到底要丟多少臉麵,才能消停?”

楚敏至所以這麼生氣,是因為這件事情也波及到了厲家的顏麵,已經有人在嚴重懷疑厲家挑選兒媳婦的眼光是不是太差勁了。

甚至,很多人把郭紅這一次的潑油漆行為,認為是品行不端,性性低俗。

然後自然的就認定喬靈希跟她的生母是一個德性,還有人扒出了郭紅和喬靈希爸爸離婚後,不停的更換男朋友,而且,專挑有錢的老頭下手,覺的她又勢利又冇道德底線,更是罵聲不斷,熱火朝天。

麵對未來婆婆的如此責難,喬靈希臉色很蒼白,她不知道該怎麼辦了,一個是她的母親,雖然她不是一個完美的母親,但是,在喬靈希眼中,她絕對是一個護她周全的母親,為人子女,她不敢去評價媽媽的行為是否正確,但這一切都是因她而起的。

“真的對不起,我知道我媽媽行為過激了,但這件事情,真的不怪她,她是替我打報不平…”“你彆解釋了,靈希,你真的令我很失望。”楚敏之前對喬靈希的印象還是不錯的,看在兩個孩子乖巧聽話的份上,楚敏已經忽略了她的出身,忽略了她的學曆甚至品性。

可此刻,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真的讓楚敏大開眼界了,果然出身低微的人,做事也小氣激進,毫無風度可言,就算郭紅真的想為女兒鳴不平,也不能用這種下三爛的行為吧,這簡直就跟市井潑婦無異。

喬靈希渾身一顫,楚敏的這句話,是徹底的否定了她吧。

“抱歉,伯母,讓你看笑話了。”喬靈希此刻內心苦澀,無力再解釋了。

“你和庭州的關係,我需要再好好的考慮一下。”楚敏說完後,就掛了電話。

喬靈希渾身又是一抖,一顆心就像突然之間陷入了冰庫裡。

楚敏是不同意她和厲庭州結婚了嗎?

真冇想到竟然會演變成這樣的結果。

喬靈希緊握著手機,神色一片淒然,之前的那些歡欣和甜蜜,此刻彷彿被抹去了,她隻剩下不安和無奈。

如果楚敏真的要用母親的行為來定義她的品性,那她真的無話可說了。

她是母親艱辛萬苦生下來的,也是母親把她帶大的,母親的品性如何,她最是清楚,的確有時候不討人喜歡,可她也清楚,母親隻是貪戀自由,比較愛玩,她從來冇有主動的去傷害過誰。

相反的,李離母女卻深深的傷害過母親和自己,當初母親被逼迫離開喬家,她隻是傷心難過,大哭了一場,並冇有像一個嫉婦一樣回喬初鬨騰,隻是安靜的離開,然後重新的過她自己的生活。

喬靈希覺的,母親本性不壞,對她這個唯一的女兒也很好,隻是她不像彆人的母親那樣的細緻照顧她。

看著畫了一半的畫像,喬靈希突然放下了筆,剛纔的靈感,早就不知所蹤了。

如果楚敏不再承認她的身份,她也不會死皮賴臉的糾纏不放的。

隻能說很遺撼,不能令厲家的人滿意,可能也要讓兩個孩子失望了。

想到孩子,喬靈希內心的苦味更濃了,如果她不進厲家,那她就一定要把兩個孩子帶走,誰反對都冇有用,她離不開孩子,相信孩子也離不開她的。

喬靈希內心突然產生了不安,她咬住唇片,決定現在就回國去看看。

她轉身,進入了臥室,收拾好了自己的行李,拖著箱子打開門的時候,她回過頭看了一眼客廳。

她其實不是不想打電話告訴厲庭州,隻是他現在在開會,肯定也非常的忙碌。

喬靈希最後還是決定給他留個字條。

喬靈希放下了行旅箱,走回沙發上麵,拿起了筆,再一次的描畫著厲庭州的肖像。

腦海裡的靈感又湧現出來,記憶深處,這張刻骨銘心的麵容,還是令她難於忘記的。

於是,她下筆飛速,很快的,厲庭州的五官就躍於紙上了,深刻俊美。

眼眶莫名的乾痛了起來,緊接著,一滴淚,無聲的從她的眼角處滑落下來。

喬靈希真的不想用這種方式跟他道彆,可是,她又彆無選擇。

如果她此刻打電話給厲庭州,隻怕她根本就冇辦法一個人離開了,而且,還會影響到他今天的心情,聽他說過,這次的金融峰會非常重要,她不想打擾他,所以,她還是決定一個人先回國吧。

喬靈希一抹眼角的淚,把筆擱在旁邊,看了一眼自己親手畫出來的那個男人的麵容,俊美溫潤,目光深邃,讓人看著就心動。

“厲庭州!”喬靈希不由的喃喃關這個名子,從最初的恨,到刻骨的愛,原來,隻需要那麼短的時間。

厲庭州上午的會議結束了,中午有兩個小時的休息時間,他和孫靳澈兩個人,胸前佩帶著貴賓卡,筆直修長的身軀,在紮堆的中老年中猶為的顯眼出彩,兩個人都年輕,又是高顏值,想不被人關注,都很困難。

二人的關係,雖然還冇有恢複到以前好的同穿一條褲子的階段,但也漸漸的有了共同話題,當然,他們的共同話題就是今天會議的主題,一邊聊,一邊朝著不遠處的休閒室走去,決定坐下來好好詳談一番。

“你手機響了!”四周人太吵,孫靳澈卻還是聽到他的手機鈴響,於是,提醒他。

“我媽!”厲庭州看了一眼後,就往旁邊人少的地方走去,孫靳澈懶洋洋的靠在旁邊的欄杆處,也拿出手機來看了一眼。

這不看還不打緊,一看,他健軀一僵,這個池小萌竟然給他發了二十多條訊息,這個女孩子是想乾什麼?

孫靳澈好看的眉宇皺了起來,隨手點開一條看了一眼,就看見裡麵跳出來一張照片,照片裡,池小萌可愛的笑臉在陽光下猶為的嬌嫩。

下麵還有一行文字:孫靳澈,給你看看我今天的行程哦!

孫靳澈盯著那張青春洋溢,俏麗逼人的小臉兩秒,然後吐出兩個字:“無聊!”

的確,孫靳澈覺的池小萌真的太無聊了,她出去玩就玩,為什麼要給他發照片?他又不是她哥。

難道是等著他來讚美她幾句好看漂亮可愛之類的話嗎?

孫靳澈不知道是不是手癢了,還是動手回了一句:“今天冇迷路了吧!”

很快的,池小萌就回了一條資訊過來:“放心,好的很!”

孫靳澈彷彿從她這句話中,聽出了她此刻的情緒肯定很鬱悶,薄唇往上一勾,竟然笑了一聲。

“看看有冇有豔遇,這邊帥哥不少!”孫靳澈又手癢了起來,又給她條了一條過去。

池小萌過了很久纔回他,語氣依然不好:“謝謝關心,我會睜大眼睛找找看的,如果找到了,本小姐就留在這裡不走了!”

孫靳澈冇想到池小萌竟然還有這麼大膽的想法,一個言語不通的人,還想留在這裡不走了?哪裡來的勇氣和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