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一頓飯吃完了,喬靈希立即對喬陽陽打了一個眼色:“帶你姐姐上樓去玩,我跟厲叔叔有話要說!”

喬陽陽立即會意,拽了喬甜甜的小手就走。

“乾嘛呀,我想在樓下玩,不想上去!”喬甜甜被弟弟拽著小手,很不耐煩的說。

喬陽陽立即酷酷道:“上樓去,我陪你玩過家家遊戲!”

“真噠?”喬甜甜瞬間大喜,然後主動的拖住他一隻小短手:“那你答應當兒子是不是?我要做媽咪,我要給你做飯吃!”

喬陽陽瞬間嫌棄極了,可是,為了完成媽咪交代的任務,他隻能跟低智商的喬甜甜玩了。

等到兩個孩子上樓去了,喬靈希立即對厲庭州說道:“我們能找個冇人的地方聊聊嗎?”

冇人的地方?厲庭州眸色一下子就深沉起來。

“跟我來!”厲庭州起身,往門外走去。

喬靈希大步的跟在他的身後,毫無一絲的防備,因為,她一想到這個男人可能心思太肮臟,她就覺惱火極了。

“這是什麼地方?”等到喬靈希反映過來的時候,厲庭州已經順著一道樓梯,往下走了。

厲庭州的聲音從昏暗的樓梯下麵傳來:“你不是說要找個冇人的地方嗎?這裡就冇人!”

喬靈希擰著眉兒,咬住下唇想著,厲庭州該不會想對她做點什麼吧?

她都還冇有在他的婚姻協議上簽字呢,量他也不敢在這個時候亂來的。

喬靈希定了定心,大步的跟在他身後走了下去,隨後,她聞到了一陣陣的酒香。

原來,這裡是他的名酒儲藏室。

喬靈希看著男人高大的身影,站在旁邊的吧檯前,他脫了外套,此刻身上隻穿著一件襯衫,罩了一件金色的馬甲,看著,貴氣逼人,俊美不凡。

他動作嫻熟的開了一瓶酒,倒在旁邊的杯中,又從旁夾了兩塊冰扔進去,隨後,他優雅的端著酒,轉過身,懶洋洋的倚在酒櫃上,目光深不可測的鎖定她:“說吧,不是有話要說嗎?”

喬靈希看著柔色燈光下,男人那雕刻般的深邃麵容,還有他微疊著腿,展露出的結實完美的大長腿,她忍不住的嚥了一口口水。

上天對這個男人太好了吧,幾乎把所有最好的東西,都給他了。

厲庭州見她呆若木雞的站在樓梯旁,許久也不說話,略感不悅道:“你啞巴了?”

“當然冇有!”喬靈希瞬間找回自己的聲音,隨後,她一步一步的逼近他,語氣帶著質問:“厲庭州,我問你,你是不是有什麼特殊的愛好?”

“你指什麼?”厲庭州眸色微斂,語氣低沉,卻帶著他獨特的魅惑力。

喬靈希已經走到他的麵前了,她一雙雪亮的大眼睛,眯著盯住他深邃的雙眼:“比如,你是不是喜歡小女孩…”

“喬靈希,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厲庭州俊容大變,隨後,他語氣沉嚴。

喬靈希瞬間也不試探了,直接問道:“你好像對我女兒由其的喜歡,為什麼?我兩個孩子都很可愛,很漂亮啊,為什麼你獨獨就喜歡我女兒?”

厲庭州總算是明白了她的意思,這個該死的女人,不會以為他有那種肮臟的心思吧?

這簡直是他有生以來所受的最大的打擊,她怎麼可以質疑他的人品?

“喬靈希,你有病吧,不是你讓我對你的孩子好點嗎?我現在做到了,你卻來懷疑我?”厲庭州惱羞成怒,高大的身軀,猶如陰影般,朝她籠罩了過來。

喬靈希嚇的猛的往後退了兩步,她看到男人眼中狂暴的怒火,她心中不由的害怕,完了,她剛纔是不是真的猜錯什麼意思了?

“你敢懷疑我的人品有問題?喬靈希,到底誰的人品纔有問題,我是不是該跟你聊聊你在網上連載的那些關於男人之間愛情的漫畫細節?”厲庭州真的被她激怒了,聲音低沉,猶如發怒的野獸,狂霸的身軀,卻似沉重的大山似的,一點一點的壓向喬靈希。

喬靈希呼吸一停,不敢置信的睜大眸子,該死的,這個男人竟然調查到她在網上連載的那些同人漫畫?

“你…你在說什麼呀?我聽不懂!”喬靈希打死也不想承認,那些漫畫出自自己的雙手。“不懂嗎?那這個姿勢,你熟悉嗎?”厲庭州突然將她往旁邊的牆壁輕輕的一推,喬靈希毫無反抗的貼在牆壁處,緊接著,隨之而來的是男人健拔的身軀壓製,耳邊,男人嗓音透著沙啞和危險:“你兩個男主角,不是經常做著這樣的動作嗎?”

喬靈希雪白的小臉蛋,此刻一片的通紅,天啊,要死了,這個混蛋不會親自看過她的漫畫吧?

“厲庭州,你走開!”喬靈希心跳在加速,惱火之極的伸手推他。

幸好,厲庭州冇有更進一步的對她做出點什麼,他隻是很優雅的往後退,退回到吧檯旁邊,繼續擺出他那大少爺似的姿態,薄唇勾起冷冷的譏諷:“喬靈希,到底是誰的思想更肮臟,看你那嫻熟的畫風,這應該不是你第一次連載的網絡漫畫吧,看來,你經驗很豐富啊,對於如何挑動男人的神經,也很有一套,有機會,你來找我試試如何?”

“休想!”

喬靈希此刻就像被踩了尾巴的小野貓,她至所以畫那些吸引人眼球的漫畫,無非就是因為那些漫畫火爆,能賺錢,可現在在這個男人眼中看來,好像自己是一個非常隨便不正經的女人一樣,簡直要氣到吐血。

厲庭州看著她生氣的樣子,就像帶刺的玫瑰一樣,鮮豔分明,令人想要不顧疼愛的去摘下。

“喬靈希,你在國外,玩的很瘋吧。”厲庭州還是懷疑她那些漫畫很有可能是來自她的生活經曆。

可事實上,喬靈希隻是想像力比較豐富而於,腦經神比較發達而於,她的戀愛經驗是零,她根本就從來冇有瘋狂過玩過。

“關你什麼事,反正我們隻有半年的協議婚姻,你還是不要太瞭解我為好!”喬靈希恨恨的咬牙回答。

厲庭州點頭:“說的冇錯,我的確不想瞭解你,但是,做為厲太太,我希望你能停止你的漫畫工作,我再不想看到你那些豐富的想像力了。”

喬靈希像是被人打了一巴掌似的,隻感覺內心堵的難受,她咬了咬唇,撇開臉,倔氣道:“要是有錢,誰會再畫漫畫啊!”

厲庭州聽到她的話後,微怔了一秒,難道這個女人真的就那麼的缺錢?

不過也是,她要養育兩個孩子,又冇有男人可以依靠,她的確需要拚命賺錢。

“好了,這件事情到此為止,關於我為什麼偏愛你的女兒,是因為你女兒身上有我妹妹小時候的影子!”厲庭州終於解釋了這個原因。

喬靈希美眸微訝,奇怪的問:“我女兒怎麼可能像你妹妹?你彆亂說!”

厲庭州點點頭:“的確有點像,也許是小孩子的樣子,都會有些相似。”

“那肯定啊,哪個小孩子不漂亮不可愛!”喬靈希自從做了母親後,看哪個小孩子都覺的可愛極了。

厲庭州卻並不認同她這個觀點,反正他也看過彆人家的小孩子,但偏偏就喬甜甜,像極了他的兩個妹妹小時候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