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啊,那個男生根本就不鳥她,她還天天在那寫情書,畫人家的畫像,心思真不單純!”李月月也恨恨不平的罵起來。

“霜霜,你趕緊回來吧,你認識媒體上的朋友嗎?我們現在就把這些情書和畫,全部都給她暴光了,讓厲家人看看,他們娶了個多不要臉的兒媳婦,也讓厲庭州瞧瞧,他把一個如此浪蕩的女人娶回去,有多丟臉。”李離似乎已經想像到了喬靈希被趕出厲家的畫麵了,那可真是讓人拍手稱快。

“放心吧,媽,我這就給我的媒體界朋友打電話,不僅要讓媒體暴光,還要傳到網上去,讓她的名聲徹底的毀乾淨。”李月月惡狠狠的說完,就把電話掛斷了。

韓氏集團的認子記者會,也召開的非常勝利,楚顏溫柔如水的坐在韓野明的身邊,韓小寧穿著帥氣,一張精緻漂亮的臉蛋,非常的上鏡,麵對著這麼多人的場麵,他竟然一點兒也不露怯,有人給他打招呼,他還會朝對方眨眼睛。

這也多虧了楚顏帶他見多識廣,去過很多的大場麵,自然就習慣了,小小年紀,就很有膽識。韓野明言簡意駭的表明瞭自己和韓小寧的親子關係,引秋媒體的一陣嘩然,他們前不久還在各大媒體上暴光楚顏有私生子的訊息,引得大眾都在破口大罵楚顏行為不檢點,婚前生子,可見私生活有多混亂,楚顏也的確招了一大幫的黑料。

可此刻,韓野明的言之鑿鑿,已經證明,楚顏的兒子,竟然是韓野明的,這訊息真的太勁爆了。

之前一直傳言韓野明是楚顏的金主,此刻這傳言也徹底的坐實了,不僅僅是金主,人家還給韓野明生了個兒子呢,母憑子貴,楚顏的人生,也將步入了上流社會,變成人從羨慕的豪門少奶奶,坐擁億萬資產,還需要拋頭露麵嗎?根本就是人生贏家啊。

旁邊坐著的江紅玉和楚嬌,表情不一,由其是江紅玉,剛纔在休息室裡,韓野明都冇有正眼看看她,這令她很不安,如果韓野明不認她這個丈母孃的話,那她未來近富貴生活可怎麼辦啊?

楚嬌的臉上都是免強的笑容,很僵硬,不過,能夠藉著這一場記者會,混個臉熟也是一件很不錯的事情,所以,當鏡頭朝她閃動的時候,她還是儘力的把自己最甜美可愛的微笑展露出來。

“各位媒體朋友,往後請不要再拿我兒子的事情做文章,由其不要傷害到我重要的人,不然,我韓野明在此發誓,絕不罷休!”韓野明最後說完這句話後,就起身,把事情交給他的助手去收拾了。

韓野明抱著兒子,牽著楚顏的手,留給了眾人一個惹不起的背影,消失在大門外了。

數十頁情意綿綿,肉麻兮兮的情書,在網上瘋傳了起來,在每一頁情書上麵,都有兩個名子,一個是喬靈希,另一個名子叫譚景林。

兩個名子的中間,用紅色的臘筆畫了一顆小心心,所以,不需要人去看情書的內容,就應該知道,這兩個人之間是什麼關係了。

再仔細的去看那些情書,很像每一天的日記,當然,這日記更多的偈是一個單相思的女孩子在碎碎念著,憂傷,失落,欣喜,還有感動。

除了這十多頁的情書,還附帶著三張肖像畫,都是用鉛筆畫出來的,可見畫畫之人功筆的深厚,筆力靈秀,把一個少年的臉,畫的栩栩如生,很有那種乾淨的氣質和韻味,哪怕現在看來,也讓人突然就能想到一名少年,支著下巴望著窗外的那種安靜感覺。

這些訊息一經上傳,立即就炸了鍋,然後像風一樣的速度,傳遍了每一個角落。

喬靈希三個字,更是讓人振奮,又令人難於置信。

喬靈希現在也算是網絡界的紅人了,一出生就因為和厲家大少爺訂了娃娃親成了名,緊接著,喬家落冇的時候,又被媒體關注了一次,再後來就是她打破世俗的目光,憑藉能耐,風風光光的把自己給嫁進了厲家,那就名聲大振了,整個網絡界,都有她的傳說。

如果這些情書,隻是一個高中女學生的無聊之作,那肯定是冇有人會關心的,早就石沉大海了,可當上麵出現了喬靈希的名子,而且,她還用小星星表白著另一個男生,那事情就大條了。

看到這條訊息的人,是程星星。

她每天睜開眼睛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刷網絡新聞,想看看郭瑾軒又上了哪些熱門的訊息,每當看見那張明俊的麵容,程星星一整天的心情都好了起來。

可今天,她打開手機,卻看到了那些情書以及那幾副畫像。

“怎麼有些眼熟?”程星星喃喃著,點開了那條訊息。

“我去!”程星星一看到喬靈希的名子,以及那副放大後的畫像後,她內心咯噔了一下,是如個缺德的人,竟然把喬靈希高中時的情書和畫像給放到網絡上去了?

程星星因為親眼見過這些東西,所以,此刻她才更加確定這是真的,不是有人要故意偽裝這些信件和畫像來陷害喬靈希。

可就是因為她知道這些是真的,才感覺事情不妙了。

程星星第一時間拿了手機過來,拔了電話給喬靈希。

喬靈希出國之前,跟程星星打了一聲招呼,讓她有事就打國際長途給她。

此刻,竟然派上用場了。

“星星!”

“喬靈希,你快看我們國內的娛樂新聞,你又出名了。”程星星急急的讓她自己去看看。

“我又出什麼名了?”喬靈希一邊問,一邊快速的搜尋了一下自己的名子,跳出來的一長竄新聞,讓她傻了眼。

“這……這些東西,怎麼被人傳到網上去了?”喬靈希看到自己娟秀的筆際以及自己當年畫的畫像,整個人猶如被轟了一道雷,劈的她瞠大了眼睛。

“這還需要問嗎?你這些東西一直都留在喬家,你當初匆忙出國,這些東西肯定被那對陰險的母女給收走了,此刻能夠有機會把你這些事情抖出來的人,除了她們母女,也冇彆人了吧。”程星星立即憤憤不平的分析。

“這個李離,她又想乾什麼?”喬靈希也相信,李離母女一定能乾出這種事情來。

“還能乾什麼,想毀掉你的名聲唄,還真是惡毒。”程星星想到對方的目的,臉都氣青了,明知道喬靈希剛嫁進厲家不久,就把她當年暗戀一個男生的事情給抖了出來,還證據都發到網絡上去了,這讓喬靈希怎麼向厲家人交代啊。

喬靈希也氣到渾身發抖,真冇想到,李離和李月月竟然還想害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