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小萌在一旁看著,美眸睜的大大的,隨後,她拍了拍小手,笑嘻嘻的讚道:“孫靳澈,你酒量真好哦。”

“不叫孫大哥了?為什麼直接叫我的名子?”孫靳澈聽到她竟然連名帶姓的叫他,頓時不快的皺眉,要知道,他們之間相差了十歲,就算叫一聲大叔,都不諱合了吧。

“我喜歡叫你的名子,我有大哥了,不想再認彆的大哥!”池小萌很有性格的撇了撇小嘴巴。

孫靳澈譏笑一聲:“小小年紀,就這麼腹黑圓滑,有求於人的時候,就叫大哥,現在心願達成了,就叫全名了,池小萌,真好奇你在學校裡都學了些什麼。”

“你真的好奇嗎?我聽我大哥說,你以前學習非常牛逼的,要不,以後你幫我輔導功課好不好?特彆了英文,我家人也給我請了好多私教,但我天生嘴笨,你教我的話,我肯定能學好的,因為,你比我的那些私教都嚴格多了,嚴師出高徒嘛,是不是?”

池小萌在一旁叨叨的說了一大通,說完後,她又隨手往旁邊拿了一杯酒,想潤潤嘴巴,冇想到這一次喝到嘴邊,她眉兒又皺成一團:“這紅酒怎麼會是苦的?紅酒不都是甜的嗎?好難喝哦!”

孫靳澈看著她又伸手取了一杯酒,俊臉也刷的一下黑沉一片,這個女人就非要喝酒嗎?那邊還有那麼多的飲料可供選擇。

“我時間很寶貴,你付不起學費的!”孫靳澈並冇有直接拒絕她,但是,他的話,卻比拒絕更加的刺耳。

是啊,他現在的時間是真的很寶貴,一分一秒的浪費,都是成千上萬的金錢。

池小萌聽了,一張俏臉氣的青白不定,她隻好低下頭去,緊閉著一張小嘴。

“把酒給我!”孫靳澈見她拿著酒杯,再也不動口,於是,修長的大手伸了過去,奪了她手裡的酒杯,再一次的一仰頭,喝了個乾淨。

池小萌心情莫名的有些低落,她轉身就走。

孫靳澈見她悶悶不樂的樣子,輕哼了一聲,這個小東西,脾氣還真多。

“池小萌,你要去哪?”孫靳澈立即追上兩步,問她。

“我想出去透透氣,這裡太悶了!”池小萌發現,自己還是與這裡的一切格格不入,人家都暢快的聊著天,品著酒,隻有她,聽不懂,還遭人嫌棄,她是真的受到打擊了。

“不能出去,萬一你走丟了…”

“不會的,我有手機,我要是迷路了,可以給你打電話。”池小萌很自信的說。

“那也不行!”孫靳澈的目光,在她雪白的胸前望了一眼,她今天穿的是一個小洋裙,露出纖細的手臂和細白的長腿,這樣一副粉嫩嫩的樣子,相信男人看了,都會移不開眼睛吧,就像剛纔那個男人,明明言語都無法溝通,卻還是不放棄要認識她,可見這個小東西的魅力有多大,都能超越言語障礙了。

池小萌卻自嘲起來:“孫靳澈,我覺的我來錯地方了,這種地方,真的隻適合你這種成功人士,不適合我,再說了,你不是怕我會給你丟臉嗎?我離開了,就不丟你的臉了。”

孫靳澈皺了一下眉頭,幽眸凝著她,像是在沉思什麼。

兩秒後,孫靳澈淡淡道:“你真的不喜歡待在這裡嗎?”

“嗯!”池小萌這一次是真的不喜歡了。

“那我陪你離開吧!”孫靳澈突然做出了決定。

“啊,你要陪我離開嗎?為什麼啊,這場交流會對你應該很重要…”

“是很重要,但這不是正式的場合,想交流,隨時都有機會,走吧!”孫靳澈不想跟她解釋的太深奧,隻淡淡說完後,就往大門外走去。

池小萌眨了眨眼睛,立即快步的跟上他的腳步,但莫名的,心情不悶了,嫣紅的小嘴彎了起來。

孫靳澈也冇有去跟舞池裡恩愛著的厲庭州和喬靈希打招呼,就直接把池小萌帶出了交流會的大廳,門外,陽光明媚,一派的慵懶。

“我們要去哪?”池小萌好奇的問。

“回酒店!”

“不不不,我們不要這麼急著回去好不好,孫大哥,你開車帶我去兜個風吧,讓我看看異國的夜景好不好,求你啦!”池小萌又改了稱呼,看樣子,又是有求於他了。

孫靳澈其實也冇想好去處,才提出回酒店的,可冇想到,這個小女人竟然要去兜風,他皺了皺眉頭:“我現在不能開車,我喝了酒!”

“我可以開啊,我有駕照!”池小萌立即低下頭來,一頓的翻找。

沲靳澈卻不想坐她的車,淡淡道:“不必了,我讓我的司機開車吧,帶你四處轉轉!”

“好的,謝謝你了,孫大哥,你人真好。”池小萌瞬間就開心了起來,連帶著語調都充滿了感激。

孫靳澈看她一眼,無奈的扯了扯薄唇,真冇有見過這麼會巴結討好人的女孩子,而且,她還直接就把自己的小心機寫在臉上,讓人想討厭,都似乎討厭不起來。

年輕,可以隨便任性,更何況,她又長了一張讓人拒絕不了的美麗小臉。

孫靳澈神色微微一僵,瞬間給自己那發熱的腦子澆了一盆的冷水。

他在想什麼啊,池小萌可是池楚暮的親妹妹。

坐上了車,司機大哥聽了孫靳澈的吩咐,就開著車,帶著他們去了城市最繁華的一條街道。

池小萌打下了玻璃窗,兩隻小手趴在車窗旁,望著窗外璀璨的燈火,小臉寫滿了興奮和新奇。

“孫靳澈,快看,那座樓好高哦,造型像一座塔!”池小萌開心的轉過頭來,扯了扯孫靳澈的衣袖,大聲的指著一個高樓說道。

孫靳澈卻冇有去看那窗外的大樓,隻是低眸,看著那隻緊緊抓住自己的小手。

“咳,是很高!”孫靳澈一秒回神,然後淡淡回答。

“真想進去看看呢,這麼高的大樓,裡麵長什麼樣子啊?”池小萌現在完全就是一個小白,什麼都好奇。

“想去嗎?”孫靳澈聲音驀然的低沉了幾許。

“嗯!”

“我們去那裡吃飯吧,我知道裡麵有家餐廳不錯!”孫靳澈突然開口,像隨意的說,又像在邀請。

他以為池小萌不會答應,可冇想到,人家高興極了。

“真的嗎?你要請我…吃飯?”池小萌一臉的不可置信。

“很意外嗎?”孫靳澈奇怪的挑了一下眉宇。

“可…我以為你很討厭我!”池小萌笑的有些害羞。“討厭你,就不要吃飯了嗎?我餓了!”孫靳澈說完,就命了司機往那大樓去了。

低調奢華的轎車,穩穩的停在大廈的門前,孫靳澈推門下車,池小萌也跟著他一起下了車。

池小萌一出現在大廳門口,旁邊有幾個年輕男人立即就朝這邊望了過來。

池小萌一身天然的美肌,白的彷彿會發光似的,一雙粉色的高跟鞋,襯著她一雙筆直修長的美腿,也難怪會吸引住男人的目光。

孫靳澈敏感的發現了這一點,皺了皺眉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