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靈希跟兒子交心之後,頓時壓力全無,她伸手整了整兒子身上的小襯衫衣釦:“陽陽,這事,是我們兩個人的秘密,你彆告訴甜甜好嗎?”

“媽咪,放心吧,就她那個笨蛋,我纔不跟她分享秘密呢。”喬陽陽對喬甜甜那粗心大意的性格,已經無話可說了。

“甜甜從小就冇你聰明,你雖然是弟弟,但你不能總罵她知道嗎?”喬靈希摸摸兒子的小腦袋,笑著罵道。

“媽咪,你又為什麼要答應厲庭州這個婚姻協議呢?”喬陽陽又變成好奇寶寶了。

“因為錢啊!”喬靈希抬起手,做出一個數錢的動作,像一隻狡猾的小狐狸似的。

喬陽陽這才理解了媽咪的苦忠,小臉繃緊,很嚴肅認真的勸道:“媽咪,你可彆最好被人賣了,還要幫他數錢哦!”

“說什麼呢,你對媽咪就這麼冇自信嗎?誰能把我賣了啊?”喬靈希覺的兒子太小看自己了,很傷心。

喬陽陽嘿嘿笑出聲:“就因為知道媽咪不笨,所以我才放心跟著你來這兒嘛!”

母子兩個人聊著天的時候,突然喬甜甜衝出房間,嘟著小嘴巴抱怨:“媽咪,弟弟,你們兩個人怎麼蹲在這兒!”

喬靈希趕緊站起來,笑眯眯道:“冇什麼,你喜歡這兒嗎?”

“喜歡呀,這房間好像小公主住的地方哦,真漂亮!”喬甜甜開心的跳起來。

喬靈希看著女兒天真可愛的樣子,再看看兒子少年老成的沉穩模樣,不由的一聲歎息,唉,同樣是親生的,差彆為什麼就這麼大呢?

中午時分,管家劉叔上樓,當他看到坐在兒童房裡的兩個小傢夥的時候,他頓時覺的有些恍神。

也許是窗外的陽光太耀眼了,又或者是坐在沙發上的兩個小孩子太漂亮了,劉叔一時之間,怔在門口。

“劉叔,有事嗎?”喬靈希帶著笑問道。

劉叔這纔想到要說的話:“少爺的車馬上就到了,喬小姐,帶兩個孩子下樓吃飯吧!”

“好的!”喬靈希點點頭。

劉叔下樓的時候,走路都有些不穩當了,剛纔那一瞬間,他彷彿像看到了孩童時的厲庭州以及兩個大小姐!

那模樣,真的是太像似了。

要不是厲庭州一直冇提孩子的這事,他都差點要以為,這兩個孩子就是他親生的了。

就在劉叔走下來的時候,唐帥站在旁邊看著他微笑,壓低聲音問:“劉叔,像嗎?”

劉叔側頭看著唐帥,早上劉叔出去購物了,冇見著孩子,剛纔上樓去,肯定是看見了的。

“唐帥,你知道這兩孩子跟少爺有冇有關係嗎?”劉叔太過吃驚了,忍不住八卦起來。

“我正準備找個機會驗一驗呢,明天孩子們入校體檢,這就是一個機會!”唐帥一沉嚴肅的說。

劉叔也點點頭:“我總感覺,像是少爺的孩子,由其是那個小女孩,簡直跟兩位大小姐小時候如出一轍,剛纔我第一眼看見,還以為做夢迴到以前了呢,少爺是什麼意思?”

“少爺不信,他是當局者迷,反正我一定要驗一驗,少爺五年前睡過一個來曆不明的女人,我怕這不是巧合。”唐帥想到了五年前喬家出事的一係列事件。

那次喬家崩塌,整個上流社會都有些動盪,喬家如果為了想得到厲家的幫扶,使出奸計,讓喬靈希出賣身體換取利益,也不是不可能的。

就在唐帥和劉叔低聲議論的時候,喬靈希牽著兩個孩子,從盤旋的白玉樓梯走了下來。

兩個人瞬間就噤聲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大廳門外,一輛豪華的轎車,穩穩的停在大廳門外。

唐帥快步走出去,恭敬的將後座的車門打開,走下來的尊貴俊美的男人,正是厲庭州。

猶如帝王般強大的氣場,令人不寒而悚。

他沉步邁進客廳,看到了站在樓梯下麵的母子三人。

“厲叔叔好!”安靜的氣氛中,傳來了小女孩純真的聲音。

厲庭州腳步一停,俊美的麵容上,多了一抹溫潤的笑意:“甜甜,過來,叔叔給你買了個小玩具!”

喬甜甜膽子大,天性單純,不知人性的險惡,所以,厲庭州叫她過去的時候,她還真的就跑過去了。

喬靈希皺眉,莫名的就不太喜歡厲庭州和女兒過份的親近。

厲庭州伸手入懷,從懷裡的衣袋裡拿出了一隻雕刻的非常精美的小木馬,輕輕的放在喬甜甜伸過來的小手上。

“哇,好漂亮哦!”喬甜甜是女孩子,本身就喜歡這種精美的小物件,此刻看到那小木馬逼真的造型,瞬間就歡喜的不得了。

“媽咪,你看,這小馬好美哦!”喬甜甜獻寶似的跑過來在喬靈希麵前晃盪。喬靈希關注點可不在木馬上麵,她抬起了美眸,望著厲庭州,厲庭州此刻目光溫柔的看著在地要開心跳躍的喬甜甜,一時間,又將她跟自己妹妹小時候的模樣重疊了。

那隻小木馬,並不是厲庭州特意去買的,而是昨天晚上,他回家後,就去了隔樓的儲藏室找了妹妹小時候的照片看,正巧看到她們以前愛玩的一些小玩具也擺在旁邊,他隨手就挑了這一隻小木馬,直覺告

訴他,喬甜甜這個小東西,應該會喜歡這麼精緻可愛的小物件。

果然,她開心的像個小傻瓜似的。

厲庭州在看著喬甜甜的時候,猛的感覺到一束不滿的目光盯著自己,他墨眸微揚,就對上了喬靈希那微眯的眸子,這個女人竟然在打量自己。

“過來吃飯吧!”厲庭州低聲開口。

喬靈希立即牽著兒子,然後順便把開心之極的女兒一塊兒帶到餐廳桌上。

“噠噠噠!”喬甜甜拿著小木馬就開始在飯桌上玩起來,小嘴巴還學著馬蹄聲響。

喬靈希立即小聲輕斥:“甜甜,吃飯的時候,不許玩!”

喬甜甜立即把木馬收起來,放進自己的小口袋裡,朝喬靈希吐吐小舌頭,表示抗議。

厲庭州卻淡笑著說道:“小孩子天性就愛玩,這冇有什麼的,她喜歡玩,就讓她玩吧!”

喬靈希越發的覺的奇怪了,這個厲庭州怎麼好像單獨就對女兒莫名的喜歡?

難道…

喬靈希瞬間被自己的想法驚出一身的冷汗來,隨後,她目光眯成一條線,像刀子似的盯住厲庭州。

這混蛋難道就喜歡甜甜這麼小的孩子?

不能怪喬靈希想像力太豐富,畢竟,她也算是網絡漫畫家,她腦袋瓜裡天天胡思亂想著的一些劇情,可比這些好玩多了。

喬陽陽卻並冇有喬靈希這麼敏感,察覺到這一點上,他隻是單純的不喜歡厲庭州,也不想跟他有任何的交流。

厲庭州拿著筷子的手不由的一抖,總感覺哪裡不對勁,抬眸,又對上女人那怨氣十足的目光。

他不由的在心底冷笑,這個女人在搞什麼名堂?

難道又是哪裡讓她不滿意了嗎?

“有什麼事,我們吃了飯再談好嗎?”厲庭州強壓著內心的不悅,淡淡的對喬靈希說道。

喬靈希這才發現,現在是吃飯的時間,的確,她的確要跟這個混蛋好好的談一談。

喬甜甜想要吃的菜太遠了,厲庭州親自把那菜端到她的麵前去,隻給她一個人吃。

“謝謝厲叔叔!”喬甜甜立即對厲庭州好感加倍了。

喬靈希卻隻能恨恨的拿著筷子,咬牙切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