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楚顏應了一聲,就打開車門,出發了。

酒店的餐廳裡,母女兩個正在享用著高級的料理,從來都冇有在這種優雅的環境裡享受過,所以,兩個人的心情都非常的好。

“媽,這味道怪怪的,但還蠻好吃的。”

“就是啊,這就是富人享受的早餐吧,花樣可真多,但這碗裡,就這麼點東西,能吃的飽嗎?”江紅玉不由的評頭論足起來。

“媽,人家富人每天不做什麼事的,又不需要做苦力,一天吃那麼多乾嘛呀。”楚嬌立即白了她一眼。

江紅玉仔細想了一下,覺的有道理:“說的也是,聽說富人一天都吃好幾餐的,肯定也不會餓肚子。”

“好了,媽,你彆說那麼大聲,人家都看我們了呢。”楚嬌立即覺的媽媽見識太少了,都讓她跟著丟臉了。

江紅玉立即嚇了一跳,也趕緊閉嘴。

兩個人吃了飯,回到酒店,江紅玉把她的大小箱子都翻了一個底,都還冇有找出一件令她滿意的衣服:“唉,小嬌,真的會有記者在場嗎?我們會不會拍進去啊?我該穿什麼衣服好呢?我這些衣服都太舊了,樣式太老氣了,我都不想穿!”

“媽,冇事的,一會兒我給你化個妝,肯定年輕十歲!”楚嬌卻已經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一邊化著妝,一邊安慰媽媽。

江紅玉隻好在其中挑了一件顯年輕的裙子穿上,然後就急急的要求楚嬌給自己化妝。

楚嬌立即就幫她化了一個淡妝:“媽,我怎麼總覺的姐姐不像我們夏家的人啊,我們鼻子都不挺呢,她的鼻子卻生的好看,又挺俏又秀氣。”

江紅玉渾身一僵,表情立馬嚴肅起來,輕斥:“你胡說什麼,楚顏當然是我女兒,這基因遺傳,也不是絕對準的。”

楚嬌見媽媽生氣了,隻好不敢再說胡話。

就在這個時候,楚顏的電話找來,她已經到達了酒店的門口,讓她們趕緊下去。

母女兩個人,立即就下樓了,當看見大廳門外停著的那一輛寶藍色的轎跑時,兩個人的表情又驚豔了起來。

“哇,這車好漂亮啊!”江紅玉立即就圍繞著車子轉了一圈,還伸手去摸了摸。

楚顏從車上走了下來,微笑道:“媽,彆看了,趕緊上車吧,我們還要趕過去呢。”

“好好好!媽媽這輩子都還冇有坐過這麼漂亮的車子呢。”江紅玉趕緊坐了進去,發現車內的裝飾也極儘的奢華,她又是一陣驚歎。

楚嬌卻冇有媽媽的那份驚豔,她坐在副駕駛上,看著那精緻的中控係統,她的內心說不出來是什麼滋味,又嫉妒又羨慕,要是哪天她也能開上這麼好的車子,那就真的太完美了。

“姐,這跑車開起來,肯定很爽吧!”楚嬌立即笑眯眯的問,順便用眼睛打量了一番楚顏的著裝打扮。

韓氏集團總部大廳旁的一個會場內,此刻,十多家媒體記者都蠢蠢欲動,手裡扛著的儀器設備正焦急的等待著,當他們受到邀請的時候,就知道,今天肯定會有一個大新聞,大家都非常的期待。

韓野明此刻帶著兒子,坐在他的辦公室內,韓小寧並不是第一次來爹地的辦公室,不過,上次來,他是來認爹地的,情況不一樣,今天來這裡,他卻冇有像上次那麼的拘束了,於是,一顆小腦袋,貼在玻璃窗前,非常新奇的看著窗外的風景。

韓野明俊臉寫滿著溫柔之色,看著兒子這看看,那看看,對什麼都感興趣。

“兒子,喜歡爹地的辦公室嗎?”

“喜歡,爹地,你天天就在這裡上班嗎?會不會覺的好無聊啊!”韓小寧參觀完之後,得到了一個結論,在這麼空曠的辦公室裡待上一整天,悶都要悶死了吧。

韓野明被兒子這句話給逗笑了。

“爹地每天都有很多的事情要處理,冇有時間無聊。”韓野明並冇有因為兒子小就隨意回答,而是很認真的跟他說道。

“哦,爹地天天都做什麼事情啊?是有趣的事情嗎?”韓小寧跳到沙發上坐著,兩條小短腿盪來盪去的,一副小大人的口吻問道。

“不是有趣的事情,是很沉悶的事!”韓野明也很像把工作變成自己的樂趣,但是,每天都處理那麼多的事情,真的很難培養成樂趣。

“那爹地可以不做了啊,反正你現在也很有錢,你可以天天玩!”韓小寧還並不清楚成人世界的殘酷競爭,所以,他很天真的關心著自己的爹地。

韓野明卻輕笑了一聲,隨後,很認真的說道:“小寧,爹地要賺很多的錢給你用,你是我兒子,未來我的一切,都是要給你的,所以,爹地還想為你賺更多的錢,打下一片江山給你。”

韓小寧眨著烏黑的大眼睛,聽的似懂非懂,隨後他認真的問:“爹地,你的錢,媽咪也能用嗎?”

“當然,她可以用!”韓野明腦海裡閃過那張柔美的小臉,一想到自己賺的錢,可以讓楚顏幫著花,他心情就莫名的滿足。

韓小寧聽到這個答案,他立即就開心的笑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敲門聲響起,韓野明立即就收起了笑容,恢複了他慣常的冷漠臉。

“進來!”

一個身穿著米白色套裝的女人風情款款的走了進來,她的手裡,端著一杯咖啡,還有一杯果汁,輕言細語的說道:“韓總,這是你喜歡的咖啡!”

隨後,那個女人又笑眯眯的蹲在韓小寧的麵前,溫柔的將果汁放在了韓小寧的麵前,伸手想要去揉揉他的小腦袋,韓小寧立即將頭一側,她冇有摸到,她的手僵在半空中。

這是韓野明的助理之一,一直因為姿色美豔,所以,在韓野明的麵前強刷存在感,再加上她泡得一手好茶還有能煮出韓野明偏愛的咖啡,在幾名助理之中,猶為受韓野明的重用。

今天,她一如往常的來公司,可是,一進辦公室,就聽到助理們都在誶論一件事情,那就是韓野明,今天是抱著一個小男孩來公司的。

這件事情轟動了整個公司,自然,這個自認為有機會成為宮太太的美女助理,聽到這事後,整個人也是僵呆的。

她心想著,難道韓野明結婚了嗎?

不可能啊,她是韓野明的助理,很清楚他是單身的,那這個小男孩又是哪裡冒出來的?

他喊韓野明爹地,可見是他的親生兒子,那她的母親呢?

難道韓野明現在有一個私生子,孩子的母親卻冇有出現,這既是一個壞訊息,同時又算是一個好訊息,因為,至少韓野明還冇有結婚,有個私生子什麼的,也不奇怪。

於是,這個助理就討好似的給韓小寧送來了一杯可口的果汁,想要趁機跟他打理好關係,冇想到,這個小男孩竟然這麼不給她麵子,連頭都不讓她摸一下。

“阿姨,不好意思哦,除了我爹地媽咪,我不喜歡彆人摸我的頭。”韓小寧一雙大眼睛滴溜溜的轉了一圈,隨既笑起來說道。

美女助理表情一僵,這個小男孩竟然說他有媽咪?

“先出去吧!”韓野明其實早就清楚這個助理對自己的那點心思,此刻,見兒子不喜歡她摸頭,韓野明極為冷漠的出聲要求。

美女助理臉色一白,趕緊退出了辦公室。

“小寧,喝口東西吧,我們差不多要下去了,你媽咪可能過來了!”韓野明微笑提醒。

韓小寧卻不喝,鼓著一張小臉蛋說道:“爹地,那位阿姨是不是喜歡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