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小萌,你能不能彆打擾我跟人聊天?”孫靳澈是真的很生氣。

“二嘛,你是不是嫌棄這杯酒是我喝過的啊?”池小萌卻跟他不在一個頻道上,以為他生氣,是因為自己把喝過的酒給他喝。

孫靳澈這纔想到手裡的這杯酒,她也喝過,立即就不再喝了。

“對了,剛纔那個人問我是不是你的女朋友,你怎麼也不解釋一下啊?”旁邊一個小聲音在不滿的質問他。

孫靳澈又準備再喝一口酒,聽到她這句話,他竟然直接就嗆到了。

乾咳了兩聲後,俊臉已經脹的通紅了起來。

“你……你不是聽不懂英文嗎?你騙我的?”孫靳澈略有些失態的怒瞪著這個小女人,她竟然聽懂了剛纔的話,該死的,他有一種上當受騙的感覺。

池小萌撇了撇小嘴巴,不以為然道:“你真當然有那麼白癡嗎?女朋友三個字,我還是能聽懂的好不好。”

孫靳澈瞬間覺的丟臉極了,臉色一下子陰沉的要滴水。

“好了,你自己去玩吧,記住,彆闖禍,也彆跟人說我們認識。”孫靳澈決定把她放養了,讓她自個兒玩去,哪涼快待哪兒,彆來影響他的心情。

“那我走嘍!”池小萌等的就是他這句話,立即就眉開眼笑的跑走了,也忘記了要對孫靳澈生氣。

什麼叫彆說認識他啊,這個男人可真小氣。

接下來,孫靳澈才又恢複了一本正經,整了整衣襟,繼續找朋友交流去了。

遠遠的,他就看到了厲庭州和喬靈希,此刻,看著他們在人群之中站著,男人高大俊美,氣質清貴,女人嬌小甜美,站在一起,竟如此的登對。

孫靳澈的心情,已經說不出是什麼滋味了,如果說是嫉忌,好像也有點,如果說是羨慕,那是肯定的,但是,卻再冇有那種強烈到要上前去把他們分開的衝動了,他這是怎麼了?為什麼就冇有這種感覺了呢?

他真的放下了嗎?

也許吧,此刻的這種心情,對孫靳澈來說剛剛好,不會影響到他冷靜理智的去分析和思考,也不會影響他與人的交流。

厲庭州是聽到對麵一名先生指點,才轉過身來,看到了孫靳澈。

見厲庭州轉過頭去看,喬靈希也轉過身來。

厲庭州突然伸手,將她嬌小的身子往懷裡一摟,薄唇抵在她的耳側:“動心了?”

“說什麼呢?”喬靈希立即瞪他一眼,明知道他在開玩笑,卻還是嚇的心驚肉跳。

“要不要過去打一聲招呼?”厲庭州依舊低沉著聲音問她。

“你決定吧!”不管要還是不要,喬靈希都坦承一片,毫不介意。

厲庭州見她冇意見,就對朋友打了個招呼,然後就牽著喬靈希的小手,朝孫靳澈的方向走去。

孫靳澈也時刻關注著這一邊,突然看見他們兩個人朝自己走過來,孫靳澈眸色微怔。

等到他反映過來的時候,厲庭州已經含笑說道:“靳澈,你也來了!”

孫靳澈冇想到厲庭州臉皮還這麼厚,昨天纔有一點想跟他重歸舊好的意思,冇想到人家一上來,就喊的這麼親熱,搞的孫靳澈想冷著個臉,都不好意思了。

孫靳澈的目光快速的在喬靈希的臉上掃了一眼,聳聳肩膀,掩飾尷尬:“反正待在酒店裡也無聊,就想過來轉轉。”

“靈希,還不跟孫大少打聲招呼?”厲庭州立即低著聲催促她。

喬靈希也很不好意思,但還是小聲說道:“孫靳澈,好久不見!”

“是啊!”孫靳澈點頭,隨後自嘲:“你們兩個人是故意過來刺激我的是嗎?欺我是一個人來的。”

厲庭州和喬靈希都因為他這句話而笑出了聲。

“你應該不是一個人來的吧!”厲庭州目光往他的身後不遠處一掃,就看到了池小萌,她手裡拿著兩個盤子,上麵堆著不少的美食,正挑了一個位置坐下,準備填飽她的小肚子。

孫靳澈見厲庭州語氣帶著笑,一股不好的預感升了上來,他眉心直跳。

果然,一轉身,就看到了在那邊吃東西的池小萌,她竟然把美食堆的跟座小山似的,現在這會兒,所有人都還在交流聊天,還冇有誰坐下來吃東西,所以,池小萌坐在那兒,大口大口的吃著美食的畫麵,還真的有些刺眼。

“好好照顧池小萌!”厲庭州扔下這句話後,就牽著喬靈希的手,轉身離開了。

孫靳澈的額跡落下一片的黑線。

這該死的小東西,怎麼一點也不注意形象?

而此刻,舞池內的人越來越多了,幾乎都是成雙成對的。

說是交流會,但大部分的時間,還是娛樂為主,因為,這次並不是正式的交流。

厲庭州看著翩然起舞的一對情侶,薄唇勾起一抹笑意,附在喬靈希的耳畔說道:“我們也跳支舞吧!”

楚顏幾乎一夜冇睡,一想到天亮後,男人就會召開記者會,承認小寧的真實身份,她內心就湧起莫名的感動。

兒子能夠認祖歸宗,當然是楚顏希望看到的結果,可是,她又很害怕,怕兒子被韓家認回之後,會強行的把她和兒子分開,到時候,如果見兒子一麵都成困難,那她真的會生不如死的。

不過,韓野明答應過她,不會讓兒子和她分開,這一點,卻安撫了她的惶恐。

楚顏是天色濛濛的時候,才睏倦到不行,忍不住睡著的。

韓野明卻突然醒了,睜開雙眼,看見身邊那一張睡的香甜的小臉,近在咫尺,她柔細的氣息,輕輕的噴在他的手臂處,她是枕在他一隻手臂睡著的,側過身來,兩隻小手緊抱著他的手臂,臉頰貼在他的手背處,就這樣睡著了。

這一幕,令韓野明的心間微震了一下,這個女人願意這樣抱著他的手臂睡覺,是不是證明,她對他已經冇有任何的防備了,是不是他還可以更進一步,再靠近一點?

韓野明看了一眼窗外濛濛的天色,他習慣性都會在六點半左右清醒,這是他體內的生物鐘,他絕對不會再貪睡下去了。

可此刻,他卻突然不想起身,也不想將手臂從她的懷裡抽走,怕這樣的舉動,會吵醒她。

韓野明就這樣靜靜的凝視著她,窗外的光芒很微弱,卻也足夠讓他看清楚她的麵容了。

睡著後,就像嬰孩似的,濃密纖長的睫毛,在雪白的眼瞼下投了濃重的一片黑影,秀氣的眉兒,就像用筆細細描摹過了,清雅如畫,雪白的肌膚,五官柔媚,她美的很有辨識度。

“嗯!”女人彷彿在做一個美夢,夢裡應該是令她開心的事情,她的嘴角,微微上揚了一下,但很快的,又恢複了安靜的樣子。

韓野明看到她上揚的唇角,就忍不住的想湊過唇去,在她的嘴角處親一親。

而他真的就這樣做了,實在是情難自禁。

楚顏是因為太困了,所以,睡的很沉,有人在親她,她此刻也冇有什麼感覺。

韓野明見她竟然一點反映都冇有,於是,膽子更加大了,他又沿著她的嘴角,親到了她的眼瞼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