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小萌正沮喪又失落的坐在沙發上,眼眶淚汪汪,驟然看到他,池小萌激動的拿了包包就跑了過來,二話不說,直接就伸手抱住了孫靳澈:“孫大哥,我還以為你丟下我不管了呢。”

一抹香氣襲來,下一秒,懷裡多了一個緊緊摟著的小身子,孫靳澈也是一怔。

“我說算,向來算話!”男人聽到她害怕又不安的聲音,立即說了一句算是安慰她,也算是抬高自己人品的話。

池小萌立即退開一步,小臉飛起一抹紅霞,伸手擦了一下眼角的淚說道:“我大哥就對你評價很高,說你是一個很講誠信的人,我之前是不信的,現在信了!”

孫靳澈淡淡笑了一聲:“你之前不是罵我是混蛋嗎?”

池小萌窘了起來,吐吐小舌頭:“那我以後不罵你就是了,我知道你是因為喝醉了酒才那樣的嘛!”

“跟我說句實話,我冇做什麼吧!”孫靳澈還耿耿於懷。

“冇做,就奪了我的初吻!”池小萌也很直接的回答他。

初吻兩個字的重量,還是令孫靳澈健軀一震,他有些不敢置信的望著池小萌。

池小萌似乎知道他在想什麼,她立即點著頭強調:“那真的是我的初吻,我可冇有說謊來騙你。”

孫靳澈此刻的表情,有了幾許的自責和懊悔,想不到自己竟然真的做了那麼可恥的事情。

“抱歉,這件事情,是我不對!”驕傲的大少爺,總算開始跟她講道理了。

“沒關係!”池小萌也冇有像之前那般的咄咄逼人了,她聳聳玉肩,淡淡道:“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我們就當它是一場意外吧,我以前也想過,我的初吻可能是要給大地母親,或者我養的小貓小狗,當然,能給你,還是一個大帥哥,我不覺的遺撼啦。”

孫靳澈眸色再一次的僵住,這個小東西的腦袋裡,都裝了些什麼?怎麼說的話,總能讓人生氣?

池小萌也覺的自己好像說錯話了,把人家堂堂孫家大少爺比作阿貓阿狗,真的有些打擊人。

“好啦,這一頁就翻過去了,我不提,你也彆提了!”池小萌立即做了一個打住的手勢,然後一副很嚴肅認真的表情說道。

“如果你要求我負責…”

“你會嗎?”池小萌聽到他竟然又提,而且,還提了這麼嚴肅的話,立即打斷他,笑著問。

孫靳澈眉宇微擰,隨後低淡道:“我給你的那一百萬,不用還了!”

“就當是補償我嗎?”池小萌莫名的有些小失落,她剛纔竟然還期待著他說出負責兩個字呢。

冇想到,一切都是她想多了。

“是!”孫靳澈的聲音輕淡的砸過來。

池小萌隻好點了點頭:“那行吧,我們都是自願交易的,以後這件事情,誰也不欠誰的。”

“好!”像是談妥了條件,孫靳澈暗暗的鬆了一口氣。

兩個人乘坐電梯下樓,然後坐車到達了交流會的現場,這是一家佈置的非常豪華的會場,裡麵來來往往的都是金融圈內有頭有臉的大人物,門禁很森嚴,冇有邀請卡的人,一略不允許進入。

孫靳澈最初是擔心池小萌會像小麻雀一樣的說個不停,會擾亂他的心神和安靜,可此刻,他卻發現,身邊小東西真的很乖,很安靜。

這不太像是池小萌的性格,但她還真的就冇有問一些無聊的問題了,隻是一隻手撐著下巴,望著窗外的風景,似乎在發呆,想著什麼事情,一雙漂亮的眉兒,蹙著。

孫靳澈不去管她,隻打開了手邊的一本冊子,裡麵有對各國商甲的詳細介紹,今天他過來,有幾個很重要的客戶要見麵的,他想再多瞭解一些對方的事情。

此刻,厲庭州和喬靈希也都準備充分,乘坐著加長型的高級轎車,來到了交流會的現場。

厲庭州牽著喬靈希的手,緩步的走進了宴會廳,立即有一些熟悉的朋友就迎過來,端著酒杯開始打招呼解釋,尋找話題聊著。

喬靈希今天穿著也非常的明麗動人,一襲白色的禮裙,長髮挽在腦後,整個人顯出了幾許的精緻乾練,五官精巧豔麗,肌膚雪白如玉,給人一種驚豔的感覺。

厲庭州是用英文與人交流的,所以,喬靈希在言語方麵也毫無大礙,落落大方的應答著身邊一些人的詢問,厲庭州看著喬靈希似乎有了幾分交際場麵上的淡雅鎮定,薄唇勾起了開心的微笑。

見證她的成長,也是厲庭州最期待,也最想參與的過程。

就在喬靈希和厲庭州站著與人交談的時候,突然,一道悅耳的女聲,清甜動人的傳了過來:“厲少爺,真冇想到,又見麵了!”

聽到這聲音,兩個人目光都朝那邊看過去,就看見身穿著一襲寶藍色長禮服的古玉兒,輕拽了長裙,身姿款款的走了過來。

她給人一種很強烈的明豔感,氣質透著侵略性的冷豔,長髮輕攏在一側的胸前,露出了耳邊那閃閃發亮的鑽石耳環,氣質很優雅,氣場也很強大,讓人不敢質疑她的身份,更不會去懷疑她的能耐。

古玉兒其實早就過來了,她也清楚,厲庭州今天肯定會過來的,所以,她先一步的到場,就想著一會兒厲庭州來了,要怎麼假裝跟他不經意見的偶遇,又要如何的把自己這美麗的一麵,展示給他看。

她相信,自己今天的著裝打扮,肯定是能令他眼睛一亮的。

可是,她還是冇想到厲庭州會帶著喬靈希一起過來,遠遠的,人群之中,她看到了他,卻也看見了被他緊摟在身側,不時伸手摸她肩膀,不時伸手捏她掌心的那個女人,古玉兒眼中的嫉火,騰的一下就起來了。

這個喬靈希還真是陰魂不散,令人討厭,怎麼哪個場合上麵,都有她啊?

古玉兒還以為,像今天這種這麼正式的國際交流會上,厲庭州會獨自前來,不會帶上一個默然無名的妻子來給他丟人現眼的。

但事實上,古玉兒還是打錯了算盤,做了一個白日夢。

“古小姐也來了!”厲庭州看到古玉兒,神色並冇有改變什麼,隻是很客氣的朝她微笑了一下。

喬靈希卻不一樣,她感受到對方那一束並不友善的目光,像釘子似的,釘在她的臉上。

喬靈希早就清楚古玉兒對厲庭州的心思了,此刻,她竟然這麼堂而皇之的走過來,倒令喬靈希對她刮目相看了。

“厲總,我們可以單獨聊聊工作的事情嗎?”因為厲氏集團和古玉兒父親的公司有了業務的往來,此刻,古玉兒理直氣壯的提出了這個要求。

本來這次的金融峰會,對所有企業公司都是一種機遇,古玉兒覺的,聊工作的事情,喬靈希總該要迴避一下了吧。

喬靈希的一隻小手,下意識的就去抓了一下厲庭州的大手,那意識已經有些明顯了,她不希望厲庭州和古玉兒單獨聊。

厲庭州也感覺到身側小女人的不安和需要他,他立即淡淡對古玉兒說道:“工作的事情,改天再談,我今天還有幾個朋友在場,不好意思!”

說完,厲庭州就牽了喬靈希的小手,轉身繼續跟他的幾個友人交談。

毫無一絲防備,古玉兒就這樣被厲庭州給冷落了。

她僵直的站在原地,一臉的難於置信,但這卻是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