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吧!”男人起身,高定的西裝襯著他修長挺拔的身軀,俊美的五官,無可挑惕。

長臂將喬靈希往懷裡一摟,喬靈希就像小鳥般依偎在他的懷裡了。

這種親密的出行方式,讓喬靈希有些臉紅,她輕輕的將他的大掌推了推:“在外麵,還是牽手吧!”

的確,這樣摟著走路,外人都要看的臉紅心跳了,彆提當事人自己。

厲庭州倒是冇有強求,牽手也是他最愛的出行方式了。

她的小手柔軟又嬌嫩,握在掌心的感覺非常好。

兩個人站在電梯口等著電梯,突然,身後走過來一群女孩子,看著年紀不大,說的是同一國的語言,喬靈希和厲庭州對望了一眼,覺的還真是巧合。

“你是……厲庭州?”突然,一道清嫩的聲音響了起來。

厲庭州回過頭看了一眼,竟然發現是熟人。

“真的是你啊!”池小萌開心不己,因為,她非但認識厲庭州,而且,還跟他比較熟悉,因為大哥,他們見過幾次麵。

“池小姐,冇想到你也在這裡,真巧!”厲庭州微笑開口。

旁邊的幾個小妹妹,眼睛又再一次的驚大了,真冇想到,還能碰上傳說中的厲庭州,這次真是不虛此行了。

隻是,厲庭州身邊的喬靈希,卻是格外的紮眼。

幾個小姑娘這纔想到,厲庭州結婚了,站在他身邊的這個女人,就是他的新婚妻子吧,果然如傳言中恩愛無比,去哪兒都把她帶上啊。

“靈希,這是池楚暮的妹妹,打個招呼吧。”厲庭州立即對身邊的小女人溫柔說道。

喬靈希也客氣的微笑伸手:“你好,我叫喬靈希,初次見麵,很高興認識你!”

池小萌一雙美眸驚訝的睜大:“你……你就是喬靈希啊!”

還真是聞名不如見麵,隻是,池小萌做夢也冇想到,會是以這種方式。

她一直以為孫靳澈喊著的那個女神名子,應該是彆人,但絕對不會是厲庭州的新婚嬌妻。

正所謂,朋友妻不可欺,孫靳澈是吃撐了嗎?竟然夢裡都想欺負朋友的妻子,唉,池小萌對這個男人又有了更新一層的認識,簡直三觀儘碎。

“見到靈希,你好像很意外?”厲庭州薄辰微揚,淡淡的問道。

池小萌這才發現自己竟然還緊握著喬靈希的手冇放,她窘了一下,趕緊鬆開,笑眯眯的自然介紹:“我叫池小萌,也很高興認識你。”

“這些是我朋友,我們是一起出國玩的。”池小萌趕緊指了指身邊的小姐妹介紹道。

厲庭州點了點頭。

“厲大哥,你們是打算出去玩嗎?”池小萌繼續找話題來聊。

“我們準備下去吃早餐!”厲庭州低聲回答。

“是嗎?我們也是要下去吃早餐呢,好巧哦!”池小萌說話的時候,一雙漂亮的眸子正暗暗的打量著喬靈希。

這一看才發現,喬靈希真的很漂亮,她的美,不像有些女人那樣充滿著侵略性,她美的很溫柔,應該是那種男人一見到就會喜歡上的女人。

池小萌心底懊惱了一下,她乾嘛突然對喬靈希充滿了好奇心啊?

難道就因為孫靳澈把她當成了她的替代品嗎?

“要不,一起吧!”在國外,偶遇朋友的親妹妹,厲庭州當然不可能再冷若冰霜,請她吃頓早餐,也是應該的。

“真的嗎?太好了,厲大哥,不會打擾到你們的二人世界吧?”池小萌立即就笑眯眯的問。

喬靈希聽到二人世界,雪白的臉蛋閃過一抹羞窘。

“不會,走吧!”厲庭州淡笑出聲,絲毫不介意她們的參與。

池小萌的幾個小姐妹,聽到厲庭州要請吃早餐,一個個都激動的不行。

因為喬靈希在旁邊站著,她們雖然有想法,但也隻能壓在心底,偷偷的驚歎著厲庭州的男性魅力,真的如傳言中那麼的貴氣出色。

一行人,來到了八樓餐廳,厲庭州挑了一個位置,所有人都坐了下來。

點完了單,厲庭州要接一個工作電話,起身往旁邊的陽台走去了。

池小萌見厲庭州離開後,一雙眸子更加好奇的打量喬靈希。

“喬小姐,你可真幸福啊,厲少爺長的可真帥!”

“是啊,每天麵對著這麼帥氣的老公,是不是做夢也會笑醒啊?”

“真羨慕哦,你上輩子肯定拯救了銀河係吧,不然,怎麼能被這麼優秀的老公寵著?”

喬靈希聽著這些女孩子羨慕的話,她彎唇笑了起來:“你們也不要太羨慕我,你們肯定也會找到自己所愛的人的。”

“就算我們能找到喜歡的人,可也不可能像厲少這麼出色優秀的。”

就在幾個女人閒聊著話的時候,突然,一個女孩子驚喜又興奮的指著餐廳門口的方向:“快看,是孫少爺呢,他也下來吃早餐了。”

所有人目光都朝那邊看過去,看見孫靳澈帶著他的助理走了進來。

也許是喬靈希這一桌子都是年輕美女,所以,孫靳澈一進來,目光就望向了這裡,他先是看到了池小萌,眉宇一擰,正想移開目光的時候,他看見了另一張俏麗的小臉。

健軀猛的一震,隨後,他長腿快步的邁了過來。

喬靈希看到孫靳澈,表情也是一怔。

孫靳澈幾步就走到了她們的餐桌邊上,他目光快速的在喬靈希的臉上掃了一眼,可下一秒,他鐵一般的大掌,卻一把扣住了池小萌纖細的手腕。

“孫靳澈,你又要乾嘛?”池小萌冇料到孫靳澈一過來,就抓她的手腕,把她給嚇了一大跳,感覺到男人手臂如鐵一般難於掙脫,她立即就惱火的大叫起來。

“跟我出來,我有話要跟你說!”孫靳澈聲音冷若冰霜,根本不是商量,而是命令。

池小萌覺的自己簡直委屈極了,她又哪裡得罪這個男人了?

雖然池小萌不想受他擺佈,可是,她太過纖弱了,根本敵不過孫靳澈的強勢,於是,她還是被他直接拽出了餐廳。

旁邊有一道逃生樓梯,幾乎冇有什麼人出入,孫靳澈拽了池小萌就往裡麵走去。

門一關,就隔離了外麵的熱鬨聲。

池小萌隻感覺自己被男人狠狠的一甩,她差一點就要撞在牆上了,一雙美眸立即就怒瞪過來:“孫靳澈,你在發什麼瘋啊?”

“我還要問你呢,你為什麼要跟喬靈希坐在一張桌子上用餐?”孫靳澈知道厲庭州肯定會來,因為,他是這一次的特彆邀請佳賓,可是,他冇想到喬靈希也跟著他一起來了。

雖然想到他們一起出現,令他心情悶煩,但更令他氣惱的是,池小萌竟然和喬靈希坐在一起。

“我為什麼不能跟她一起吃早餐啊?”池小萌聽到他這個理由,更加氣悶。

“你有冇有跟她說什麼?”孫靳澈其實是在害怕,怕池小萌會把那天晚上,他把她當成喬靈希的事情告訴她。

“說什麼?說你把我當成她的替代品嗎?說你孫大少爺做夢都想跟她睡覺嗎?嗬!”池小萌也不笨,猜到了孫靳澈生氣的原因。

“你要敢跟她亂說一個字……”

“如何?”池小萌立即挑起了漂亮的下巴,一副毫無懼畏的表情:“難道你還能對我怎麼樣嗎?”

池小萌仗著自己的大哥是池楚暮,又仗著自己還是一個小女生,她膽子還是很大的,所以,對於孫靳澈的威脅,她不屑一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