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小萌一進來,就看見了這諾大的客廳,一回頭,還真的發現了兩間房門,她迅速的指了指其中一間:“孫大哥,我今晚睡這間房,你冇意見吧?”

“你說什麼?你竟然敢騙我?”孫靳澈這才發現,自己那麼精明的人,竟然又被這個小東西給騙了。

池小萌漂亮的小臉蛋,閃過一抹洋洋自得的笑意:“如果我不騙你,你會給我開門嗎?”

“我數到三,你馬上給我出去!”孫靳澈簡直要被這個小女孩給氣瘋了。

“你數到一百,我都不出去,我累了,也好餓哦,孫大哥,你彆這麼冷酷無情好不好?我知道我威脅你給我錢用很不對,你放心,我就當是借你的錢用的,這錢,我回國後就還給你,我每個月的零花錢就有五十多萬呢,我隻要問我爺爺,他肯定會給我錢還你的。”池小萌也並不是真的想騙他的錢用,她隻是冇辦法才耍了手段,既然孫靳澈這麼生氣,她決定,把這些錢都還給他。

“你不能睡我房間。”孫靳澈非常肯定的說。

“為什麼啊?我又不會吃了你!”池小萌卻一臉非常信任他的表情。

她相信孫靳澈那天晚上會對她做出那種事,全是因為他喝醉了,把她當成了那個叫喬靈希的女人,現在,他那麼清醒,肯定不會再亂來的。

“孤男寡女,授受不清,你還是自尊自愛一點!”孫靳澈一臉嚴肅的提醒。

“我都不怕呢,你怕什麼呀!我真的好累了!”池小萌拖著她的行李箱,走進了房間,把行李箱一扔,她就趴在床上,動也不想動一下了。

孫靳澈長腿跨進她的房間,就看見她趴在床上動也不動,一副瞬間就睡著了的樣子。

“池小萌,我再給你開一間房,你立即出去。”孫靳澈這才發現,這個小女人也真難纏,剛纔他是故意開一間房一張床來為難她們的,冇想到,現在倒變成他在為難了。

“不要,我累了,要換,你去換!”池小萌的公主脾氣一下子就來了,從小到大,她還冇有像此刻這般,想睡一個天昏地暗。

“你要再這樣不講理,我就打電話告訴你哥,說你非要賴在我房間裡。”孫靳澈搬出了池楚暮來嚇唬她。

“喔,你打吧!”女孩子悶悶的聲音響了起來,完全不在乎。

“給我起來!”孫靳澈真的忍無可忍了,直接想要將她拽起來。

“不要,不要放開我!”池小萌本能的就掙紮,兩隻小腿亂蹬著,冇想到,直接蹬在男人的膝蓋處,膝蓋處的位置有一個地方,能夠令人腿軟,池小萌正好就蹬在孫靳澈的那一處,孫靳澈雙腿軟了一下,再加上池小萌死死抓住床單,他一時站立不穩,就直接貼著她壓了下來。

重疊著壓在床上的兩個人,表情都有一秒的驚呆,由其是池小萌,隻感覺身上壓著一座大山,那一晚的情景,令她大腦轟的一聲,有些空白,緊接著,她就怒叫起來:“孫靳澈,你給我起來,又想耍流氓了嗎?”

孫靳澈當然也冇料到事情會這樣發展,他急急的撐起雙臂,趕緊站了起來。

“我冇有要對你做什麼,是你剛纔踢中我的膝蓋……”

“你不要跟我解釋那麼多,反正你就是一個無恥之徒,哼,我纔不想住在你這裡呢。”池小萌這一次嚇安逸了,立馬就站起來,拖著她的箱子就往門外走去。

孫靳澈見她氣匆匆的離開,俊臉僵著,內心卻有一抹擔憂。

“池小萌,你給我站住!”孫靳澈立即一聲低喝。

“乾嘛?你還想怎麼樣?是不是見我弱小,就要欺負我?”池小萌美麗的大眼睛,此刻蒙了一層淚霧,看著,倒還真有些受了委屈的樣子。

孫靳澈再一次的伸手撫額,真的冇辦法跟這個女人解釋清楚了。

“你留下吧,我再去開個房間!”孫靳澈不想再多說什麼,他這一次出門,還真是流年不利,碰上這樣一個難纏的小惡魔。

池小萌聽到他這樣妥協的話,這才收住了淚水,懷疑的盯著他問:“真的?你不會又半夜趁我睡著,偷偷的跑進來對我意圖不軌吧?”

“拿鏡子照照你自己,毛都冇長齊,我對你會有興趣?”孫靳澈氣到有失他優雅的修養了,說出如此苛刻的話來。

池小萌本來就氣惱,冇想到還要被他這樣說,更加氣極了。

“你說誰毛冇長齊呢?我今年也十八歲了。”池不西很不服氣,美眸瞪過來。

孫靳澈抬起手,阻止她想再說下去:“好好好,我不想跟你吵。”

孫靳澈進入他的房間,迅速的收拾了一下他的東西,然後就將房卡往桌上一放,離開了。

池小萌趕緊把房卡緊握在手裡,隨後,她打了一個電話給好朋友,讓她們一起上樓來陪她作伴,雖然孫靳澈嘴上說嫌棄她小,但是,她還是很不安的。

孫靳澈下樓去開房,一問才發現,冇有頂層的總統套房了,大少爺看來今天晚上隻能住在普通的房間裡了。

孫靳澈提著箱子,推開一套室的房,將外套重重往床上一扔,低咒了一聲。

以後他都不想再管池小萌的任何事情了。

一夜過去了,清晨,這座大都市,竟然飄起了濛濛的細雨。

喬靈希睜開雙眼,發現身邊竟然冇有男人的身影了,她不由的坐起來,伸手摸了一下,他睡過的地方,還很溫熱,看來,他也纔剛起床。

推開臥室的門,看見了長身立於落地窗前的男人,他依舊穿著睡袍,姿態從容又優雅,貴不可言,僅僅隻是站在那裡,就已經散發出王者的氣勢。

聽到房門打開的聲音,厲庭州側眸過來,看見倚在門前,正帶著一抹笑意欣賞他的小女人。

“醒了?”厲庭州薄唇勾起,邁著長腿朝她走了過去。

“嗯,下午有一場非正式的交流會,你跟我一起去吧。”厲庭州走到她的麵前,低沉著聲音說道。

“好!”喬靈希已經冇有之前的那種膽怯了,她覺的,跟他去哪裡,都很有安全感,因為,他會照顧她的。

“去換衣服,我們下樓吃早餐!”厲庭州在她粉嫩的臉蛋上輕擰了一下。

昨天晚上,厲庭州是冇有休息好的,雖然明知道懷裡這個小女人身體不方便,可是,卻扼阻不了他腦海裡的那些畫麵,可能是身處在酒店的房間裡的緣故,他總是情不自禁的就會想到五年前那個夜晚發生的事情。

想到她熱情又嬌媚的主動迎過來的樣子,隻是想想,身體就像著火一般,幸好昨天晚上這個小女人也累極了,睡的安穩,不然,要是感覺到他身體的驚人變化,隻怕又會把她給嚇壞吧。

喬靈希洗了個澡,出來換了一套白色的修身長裙,長髮梳的柔順,輕垂在她的削肩處,v領的設計感,令她透出一抹小性感,整個人清純又透著青澀女人氣息,這對於成熟的男人而言,絕對是致命的吸引力。

已經換好了西裝的厲庭州,慵懶衿貴的坐在沙發上,一抬眸,就看見走出來的喬靈希,那深色的眸,立即就變得晦暗難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