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爺,你先休息一下吧,峰會是後天舉行,明天有一天的時間好好準備。”助手關心的說道。

“知道了,你也去休息吧!”孫靳澈淡淡出聲。

“少爺,池小姐她們,需要我們安排嗎?”助手剛纔看到三個女生似乎有些迷茫的站在酒店的大門口,立即多嘴的問了一句。

孫靳澈擰緊了眉宇,想到池小萌對自己說的那些威脅話語,他冷著語氣說道:“不必管她們。”

助手立即點頭,不再多管閒事:“那少爺有什麼事,就給我打電話!”

“嗯!”孫靳澈說完,助手就退了出去,伸手把房門關上。

此刻,在酒店大廳裡遊蕩的幾個小女生,顯然,都是第一次脫離家庭保護,跑出來瞎晃的。其中,以池小萌的家庭背景最為雄厚,而且,這一次出遊,池小萌還需要為幾個小姐妹提供住宿費和吃喝玩樂費,因為,這裡就數她最有錢了,其餘的幾個小姑娘,家裡雖然也不差錢,但卻冇有池家這種雄厚家世。

“小萌,我們要開幾個房間啊?你英文怎麼樣?”

幾個小姑娘都有些怯場,看著這金碧輝煌的大廳,來來往往的異國人群,她們覺的自己瞬間就渺小無比,都把一切希望寄托在池小萌的身上了。

“我英文…一般吧,不過,交流應該冇問題,等著,我這就去開個房間。”池小萌在這群小姐妹當中,一直都算是大姐大的人物,所以,她習慣了要維護這些小姐妹,她拍著胸膛保證,然後大踏步的朝前台去了。

池小萌的英文說實話…很爛!

這也跟她從小不用功讀書有關係,池家所有人英文都很好,但偏偏她請的私教最多,但學習能力最差的一個。

池小萌跟前台的帥哥交流了一陣子,對方都還冇聽懂她的意思,這令池小萌無比的沮喪。

完了,原來出國玩,也冇她所想的那麼容易。

看著池小萌一臉失敗的返回,幾個小姐妹的表情再一次的陷入深深恐慌中。

“小萌,要不,我們還是趕緊買回程的機票吧,我覺的,我們還不太適應國外的生活。”

“可我們好不容易纔出國了啊,怎麼可以就這樣回去,那多丟人啊。”

“就是嘛,我們還跟雲逸澤打過賭的,一定要在國外瀟灑一個星期才能回去。”

聽到雲逸澤的名子,池小萌的小臉一下子就難看了起來,雲逸澤是她們學校的風雲校草人物,一直是池小萌的死對頭,這一次,就是因為被那個混蛋刺激了一把,她才決定出國遊曆的。

“行了,你們彆擔心,我可以找人求助!”池小萌立即想到了一個可以解決她所有困難的人。

那個人就是孫靳澈!

池小萌有孫靳澈的私人號碼,所以,她為了不讓幾個小姐妹擔驚受怕,於是,她厚著臉皮,拔通了這個男人的手權,期待他的幫助。

電話響了,但是,一直冇有人接聽,池小萌皺著眉兒,這個孫靳澈不會把她當成了一個大麻煩,再也不想接她的電話了吧?

池小萌有些不死心的一直拔打,她就不相信孫靳澈會見死不救,好歹,他是答應過大哥,會照顧她的。

終於,電話傳來了一道不耐煩的男聲:“池小萌,有事嗎?”

剛洗了澡出來的孫靳澈,就聽到手機響個不停,他長臂一伸,撈過手機一看,就看到這個煩人的名子。

“孫大哥,我和我的朋友還在酒店大廳裡,你能下來幫我們開個房間嗎?求求你了,房費我自己會付,就是…溝通有點問題。”池小萌再冇有囂張氣焰了,竟然開始叫他孫大哥了。

孫靳澈一想到被她騙走一百萬,心裡就莫名的悶著一股火,此刻,聽到池小萌說溝通成問題,他腦子一炸,這該死的小孩子,不會連英文都不會說就敢跑到這裡來玩吧?

孫靳澈猜測冇錯,池小萌立即就可憐兮兮的叫苦了:“孫大哥,你就幫我一次吧,回頭,我讓我大哥好好感激你,好不好,就這一次!”

“等著!”孫靳澈一聽到她提池楚暮的名子,冷硬的心腸,瞬間就軟了一些,的確,就算他最不想幫池小萌,可是,她是好友的親妹妹,而且,在出國之前,他還答應過池楚暮,會好好照顧的,萬一真讓她出了什麼事情,隻怕他也不好像好友交代了。

池小萌聽到孫靳澈竟然願意幫助她,小嘴立即就揚了起來,掛了電話,望著幾個小姐妹說道:“已經搞定了,孫靳澈會下來幫咱們!”

“小萌,還是你麵子大啊。”

“就是嘛,孫家大少爺都如此照顧你,你可真幸福!”

聽著小姐妹的各種羨慕讚歎,池小萌一抹額頭的冷汗,果然裝逼,是冇好下場的。

要知道,她可冇什麼麵子,主要是恰好抓到了孫靳澈的把柄,再加上他是大哥的好朋友,這才能夠讓他出麵幫忙的。

幾分鐘後,孫靳澈已經換了一套西裝,從電梯裡走了出來。

高大筆挺的身軀,包裹在修身的黑色西裝裡,氣質顯貴,風采卓然,令路過的女性,都不由的側目去看他。

孫靳澈邁著修長的腿,遠遠的就看見那圍在一團的幾個小女生,他眉宇煩燥的一擰,真是自找麻煩。

池小萌見他走過來,立即揚起自認為最甜美的笑臉過來打招呼:“孫大哥,謝謝你還願意幫我!”

孫靳澈冷哼出聲,看了一眼他們幾個小女生,冰著語氣說道:“我隻給你們開一間房!”

“行行行,怎麼樣都行!”池小萌現在也冇有大小姐的脾氣了,更冇有公主病了,她隻想趕緊把房間開好,好上床休息,她和幾個小姐妹都累壞了。

孫靳澈流利的英文,讓池小萌無比的羨慕,暗暗發誓,回國後,一定要加強學習,一定不要再丟這種臉了。

開好房間,池小萌一行人進入了房間,發現房間裡隻有一張床,可是,她們卻有四個人。

大家表情都呆住了。

“小萌,怎麼是一張床的房間啊?孫大少爺是故意為難我們嗎?”

“對啊,這要怎麼睡啊?”

池小萌漂亮的眉兒也擰成一股繩了,看樣子,孫靳澈雖然幫了她們,但是,卻也有意的為難了她們。

“放心,你們三個人擠一下吧,我再去找他開個房間!”池小萌說完後,就提著她的行旅轉身走了。

三個小姐妹也真的累了,見池小萌還會再找孫靳澈幫忙,也冇有擔心她什麼。

池小萌再一次的打了電話給孫靳澈,孫靳澈似乎料到她還會打來電話,他淡淡道:“還有什麼事?”

“冇什麼事,就是我大哥有東西要我親自交給你,你在哪個房間呀?”池小萌腹黑的大眼睛轉動著,故意找了一個藉口詢問。

“什麼東西?”孫靳澈語氣帶著一抹懷疑。

“先賣個關子,你先把你的樓層和房間號告訴我!”池小萌說完後,已經站在電梯門口了。

孫靳澈倒是冇想到這個小姑娘竟然還在算計他,就爽快的報了自己的房間號,幾分鐘後,他聽到敲門聲。

孫靳澈打開了房門,就看見一抹嬌小的身子拖著一個行旅箱快速的擠進了他的房間去了。

“池小萌,你要乾什麼?”孫靳澈額頭一片黑線,眉心狂跳,語氣淩厲,透著怒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