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媽媽不好,你還挺著個大肚子,我卻把你趕出了門,我現在想想就後悔死了。”江紅玉說著說著,悔恨的眼淚瞬間就掉了下來,一邊抹淚一邊自責:“我真的不應該那樣對你,小顏,你要恨我,我也無話可說,可你畢竟是我的女兒,我其實這些年也一直在擔心你,不過,幸好,你很堅強,把孩子也照顧的很好,就是…聽小嬌說,你現在跟一個叫韓野明的男人在交往,他冇有嫌棄你帶著個孩子吧?”

楚顏是一個很寬容也很心善的女人,她被父母趕出來,雖然也恨過,但後來,當她看見兒子出生了,帶著兒子過著二人世界,她把仇恨都放下了,此刻媽媽眼淚鼻涕哭了一臉,她看著也難受極了。

“媽,有件事情,我不能再瞞著你了,其實,五年前我遇見的那個男人,就是韓野明,孩子是他的!”楚顏說出了事情的真象,直接把江紅玉給驚呆掉了。

“什麼?小寧是韓野明的兒子?”江紅玉一雙眼睛睜大,不敢置信。

楚嬌在旁邊幫腔:“是的,媽,小寧就是韓家的小少爺了,未來的韓家繼承人呢,你瞧,你福氣重不重,小寧要是長大了,接手了韓家的事業,那我們夏家還不得跟著沾光嗎?”

“天啊,我簡直太…太吃驚了,小顏,我…”江紅玉一直嫌棄的這個外孫,竟然會是富貴少爺的兒子,江紅玉吃驚程度,可想而知,她此刻又在懊悔另一件事情了,她冇有從小就跟韓小寧培養好感情,到目前為止,她都還冇有聽韓小寧喊自己一聲外婆呢。

楚顏知道媽媽很吃驚,她隻好伸手安慰了一下她:“媽,你彆這樣!”

“不不不,小顏,媽媽真的大錯特錯了,你一定要原諒我!”江紅玉此刻,內心簡直不能用言語來形容,悔責,痛恨,甚至害怕。

她是很害怕,害怕有一個秘密,會瞞不住。

想到楚顏被自己從孤兒院抱回來的那一天,江紅玉就冷不住的抖了一下。

楚顏見媽媽嚇成這樣子,她隻好溫和著聲音繼續安慰她:“媽,我們是母子,不管再大的仇恨,也都能化解的,以後,我們還像以前那樣就行了,我會帶小寧來見你的。”

“好,小顏,你是一個善良的好孩子,難怪老天會如此的善待你,媽媽為你感到驕傲。”江紅玉閉上雙眼,壓下內心的不安,說著好聽的話。

楚嬌在旁邊看著母親說楚顏令她驕傲,她表情一僵,莫名的有些失落,甚至嫉妒。

她還記得,這句話,媽媽從小到大都是隻對她說的,可冇想到,自己已經長大成人了,最終,媽媽卻還是以姐姐為榮,她內心真的不太好受。

楚顏心情已經平和多了,不像年輕時,就為了博得爸媽的一句喝彩,就咬牙拚命的做好任何一件事情,現在,媽媽說她令她驕傲了,她卻冇有多大的感觸了。

“媽,你要是把我也生的跟姐姐一樣漂亮,說不定我也能找一個有錢的男朋友來孝敬你!”楚嬌在一旁有些不滿的嘟起了嘴巴。

在楚嬌眼中,楚顏從小就比她漂亮,身材比她好,就連在學校裡,人氣也比她高。

所以,楚嬌才努力的想要超越楚顏,最後,她覺的自己成功了,因為,什麼都好的楚顏,犯了一個不可饒恕的錯誤,懷孕了,還是未婚懷孕,她的前程,名聲,一切都毀乾淨了,爸媽再也不以她為榮了,甚至狠心將她趕出家門,不再往來。

聽到親生女兒的抱怨,江紅玉的表情一僵,立即拍打了她一下:“好了,就算同一個母親生出來,樣貌也是有差彆的。”

更何況,她們還不是親姐妹,相信楚顏的親生父母,顏值肯定也很高,不然,怎麼會有這樣漂亮的女兒呢?

幸好,楚顏的親生父母至今冇有來找她,江紅玉相信,隻要這個秘密不說出來,楚顏會永遠認她為親生母親的。

“好了,我們不聊這些事情了,我已經點好了單,都是這裡的招牌菜。”楚顏立即招呼。

母女三個人,就坐在桌前,開始喝茶了,飯菜也很快就端上了桌,一共有七道菜,全是店裡最貴的菜,這些菜其實不是楚顏點的,是韓野明讓他的助理點的,已經買單了。

就算楚顏想退掉幾個菜,都冇辦法。

唉,看來,又欠了他一個大人情了。

“媽,這可是非常有名的魚子醬呢,全世界隻有很少的產量,非常貴的,你償償!”楚嬌見多識廣,雖然冇吃過,但她瞭解過,所以,此刻纔會開心不己。

“是嗎?這黑黑的一小粒,真的有那麼貴嗎?”江紅玉一臉好奇的問,但還是償了起來。

楚嬌得意洋洋的說道:“媽,這一小蝶,可是你和爸爸一年工資都買不到的呢!”

“什麼?這麼貴?”江紅玉隻感覺比吃黃金還貴了,表情又十分的豐富。

楚顏在旁邊笑著說道:“小嬌,你不要再說了,喜歡就多吃點吧!”楚嬌這纔不說話了,有滋有味的品償著每一道菜,嘴角揚著開心的笑意。

M國,漸深的夜色,籠罩著這座繁榮大都市,厲庭州和季靈希吃過晚飯後,就準備休息了。

厲庭州故意提早了兩天過來,就是想趁著這個時間段,和喬靈希過兩天浪漫的時光。

也許他的想法不夠純,連上天都要跟他過不去,這個小女人竟然會選擇在這個時候來好事。

這也是厲庭州怎麼也意料不到的。

看著她疼到小臉都慘白著,厲庭州哪裡還有彆的想法,隻希望能夠減輕她的痛苦。

喬靈希先進浴室洗了個澡,出來的時候,她羞的小臉有些紅,她剛纔換下的東西就扔在垃圾蔞裡,不知道會不會被這個男人看見。

厲庭州見她小臉紅紅的出來,不由的問道:“怎麼了?身體好些了嗎?還疼不疼?”

喬靈希搖了搖腦袋:“洗了個澡,冇有那麼疼了,你進去洗吧,我有些累,先睡了!”

喬靈希說著,就往旁邊的另一間臥室走去。

這間套房是兩居室的,附帶一個巨大的客廳,還有陽台,陽台外麵還有一個小型的遊泳場。

厲庭州洗了澡出來,發現臥室裡冇有那個小女人,他披著一件白色的睡袍,走到隔壁房間,就看見喬靈希蜷縮著身子,裹著被子睡著了。

她看上去真的很累了,厲庭州見她緊蹙著的眉兒,想必她的肚子還會疼吧。

厲庭州想到在飛機上自己的掌心可以減緩她的腹疼,於是,他直接掀開她的被子,躺了進去。

喬靈希睡的並不熟,感覺床的另一側陷了下去,嚇的她趕緊睜開眼睛。

下一秒,她就感覺到身後貼來一道溫暖結實的胸膛,耳邊,男人低沉的嗓音化開:“睡吧!”

喬靈希立即小聲問道:“你怎麼不在隔壁房間睡啊?”

“為什麼要分床睡?在家裡都是睡一起的,出國了,就要跟我鬨分居?”男人立即生氣了,大掌強勢霸道的伸到她微涼的小腹處,緊緊的貼著。

喬靈希其實也就是隨口一問的,冇想到令他生氣了,她暗吐了吐小舌,隻好不再說惹他的話。

這一夜,喬靈希睡的很安心,偎依在他的懷裡,也無比的溫暖。

在厲庭州房間的走廊另一側,孫靳澈和助理也刷開了一間房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