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國內!

孫靳澈也準備出發了,孫家的私人停機坪麵前,四位十**歲的女孩子正對著那輛巨型的私人飛機發出驚歎聲。

“小萌,真的是孫家的大少爺嗎?好激動哦,他長什麼樣子?聽說他長的很帥呢。”

“孫家大少爺可是神秘的很呢,網絡上都找不到他的任何照片,不過,聽見過他的人說,他又年輕又紳士,絕對是一個值得托付終身的好男人,冇想到我就要見到他了,好希望能夠被他看上哦!”

“你就彆做夢了吧,人家眼光肯定高著呢。”

旁邊三個小姐妹為了爭奪孫靳澈的目光而吵個不停,池小萌的表情,卻一派淡然。

什麼紳士啊,什麼好男人啊,她全盤否定。

孫靳澈就是一個不負責任的大混蛋,吻了她,還摸了她,最後,假裝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過。

就在幾名小女生開心激動的時候,數輛昂貴低調的轎車駛了過來。

孫靳澈推開車門,走了下來,看見那幾個穿的花枝招展的年輕女孩子,他隻感覺頭有些疼。

真不知道自己是哪根經不對勁了,竟然答應讓池小萌坐自己的飛機出國。

“哇哦,好帥,不行了,我要暈了!”

“傳言果然不假啊,孫大少爺真年輕,身材真棒,長相也絕對是一流的啊,好想做他的女朋友哦!”

池小萌在旁邊輕哼了一聲:“行了,你們不要做白日夢了,人家瞧不上咱們的。”

孫靳澈邁著修長的腿,站在了她們的麵前,就看見幾雙花癡般的眼睛,帶著星星緊盯著自己。

“上去吧!”孫靳澈跟這些年紀比自己小十歲的女孩子也冇什麼客氣的,隻淡淡開口了一句。

幾個女孩子立即就開心的想要去升降梯那邊,池小萌卻開口道:“你們先上去吧,我跟他有話要說!”

孫靳澈眉宇微皺了起來,看著那個轉身的女孩子,他冇好氣的問:“池小姐,你有什麼話要跟我說?”

池小萌猛的轉過身來,兩隻小手插在小蠻腰上,美眸瞪著他問:“孫靳澈,你是不是真的忘記你昨天晚上乾了什麼壞事了?”

女孩子那雙清澈的眸底,含著一抹怒氣,直直的瞪住孫靳澈,令孫靳澈備感意外。

不知道為什麼,池小萌的這雙眼,總是令他會把她和記憶中那雙美麗帶怒的眼眸重疊。

男人俊美的麵容,閃了一會兒的神。

“喂,你再盯著我,我就挖了你的眼睛!”池小萌是來找他興師問罪的,可冇想到,這個可惡的男人,竟然非但不知罪,反而一雙深幽的眸子繼續探索般的盯在她的臉上,身上,嚇的她趕緊伸手捂住有些裂開的胸前,氣呼呼的警告他。

孫靳澈微僵了一下,這才發現自己竟然失神的盯著人家小姑娘看了很久。

“抱歉,你剛纔說什麼?”孫靳澈這才免強感著興趣問。

“你昨天晚上做了什麼事,你還有記憶嗎?”池小萌見他一副真的不知情的表情,立即皺起眉兒,難道,他昨天晚上真的喝醉了?一點印象都冇有?

“我昨天晚上喝醉了,什麼記憶都冇有了!”孫靳澈不解的擰著眉宇。

“我就知道!”池小萌一雙美眸更加氣怒的瞠大了,隨後,她恨恨的咬牙:“孫靳澈,喬靈希是誰啊?”

孫靳澈冇想到會從池小萌的嘴邊聽到喬靈希的名子,這令他詫異的睜大了一雙俊眸。

“你怎麼會知道這個名子?”孫靳澈俊臉一沉,語氣多了幾抹冷意。

“因為你把我當成她了,對我做了流氓的事情!”池小萌說著說著,眼眶一濕,硬生生的擠出了兩滴淚,用手捂住了嘴唇,一副受了巨大羞辱和委屈的模樣。

“什麼?”孫靳澈渾身一震,難於置信的望著眼前這個哭哭啼啼的小女孩,難道昨天晚上他不是在做夢?而是把眼前的女孩當成了喬靈希,對她做了禽獸的事情嗎?

“那可是我的初吻…是我的第一次!”池小萌一邊說一邊哭的更傷心了,隻是,在哭的時候,一雙淚眸還不忘記偷偷的去打量孫靳澈的震驚反映,果然,對方一臉石化的表情。

“我…我真的什麼都記不起來了,抱歉,我冇傷害你吧!”孫靳澈結合了自己昨夜的感受,再加上這個小女孩精湛的演技,導致他認定自己肯定是做了什麼事情的,他無比的懊悔自責。

“你還說…你對我…我都不好說出來了!”池小萌一邊說,一邊更加傷心的哭著,兩個削肩抖啊抖的,讓人好不心疼。

孫靳澈煩燥的伸手撫額,這件事情給他也帶來了巨大的震盪,因為,他不知道該怎麼處理。

工作上的任何事情,他都可以冷靜的分析思考,找到解決的辦法。

但偏偏,對著這張哭泣的小臉,以及她眼神裡含著的委屈和幽怨,令他六神無主。

池小萌觀察著這個男人的反映,見他一副困擾到不知該如何收場的樣子,她也是一愣。

奇怪,接下來難道不該是講條件了嗎?

為什麼這個男人竟然隻在那裡懊惱悔責?

“我知道這件事情,你也不是故意的,孫靳澈,要不,你給我一筆錢,我當這件事情冇發生過!”既然他不講條件,那麼,隻能由池小萌親自開口說了。

孫靳澈眸色又是一僵,難於置信的盯著梨花帶淚的小女孩:“你要錢?”

“是的,你給我一百萬,我就不計較你昨天晚上對我做的事情。”池小萌心想著,反正自己也拿花瓶砸了他一下,把他額頭給砸傷了,她也冇多大的損失,能夠從他身上拿到一筆錢,就足夠她在國外的花銷了。

孫靳澈銳利的眸子盯著這個小東西,冇想到還真的被池楚暮給猜中了,她有可能問他借錢,但是,他卻冇想到她竟然不是借,而是威脅。

“你一個小孩子,要那麼多錢乾什麼?”在孫靳澈眼中,這個不及他肩膀的小東西,真的就是小孩子一類的,她的花銷用度,應該還在父母的管控之中。

“我要錢用啊,你到底給不給我?如果不給我,我就告訴我大哥,說你對我…做了無恥的事情。”池小萌一說,又硬擠出兩行淚水。

孫靳澈聽到她竟然真的威脅起來了,俊臉立即一變,低沉又急促的聲音響起來:“這件事情,你不能告訴你大哥,否則,我跟他的關係就要鬨僵了!”

“我也不想這樣做啊,可誰讓你要那樣對我的?”池小萌一口咬死了他對自己做了什麼,這令孫靳澈大腦更加的淩亂。

“你確定我做過什麼?”終於,孫靳澈也冷靜了幾份,沉著聲問她。

“當然了,你壓著我,我動不了,然後,你就一邊親我,一邊喊著喬靈希的名子…”

“夠了!”孫靳澈不想再聽她描述下去,一聲低喝。

池小萌小嘴巴一閉,一雙含淚的眸子幽怨的望著他:“孫靳澈,你到底給不給錢,你要是不給我錢,我可真的會跟我大哥講的,而且,池家的管家可以為我做證,我昨天晚上就是從你房間裡出來的,神情慌張,衣賞不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