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腦子嗡的一聲響,不會吧,這個時候來了?

喬靈希整個人都有些不好了,她還想享受一下這一次的旅途呢,冇想到身體這麼不爭氣,竟然來了大姨媽。

此刻,她想安靜不動,都不可能了,第一次來,來的也很洶湧,真怕染了床下白色的床單。

“嗯…”喬靈希隻好出聲。

男人第一時間抬眸,望著她爬了起來,立即低聲關心:“是不是在飛機上不好睡?”

“不是的,我…這裡有洗手間吧?”喬靈希一臉尷尬羞赧的問。

厲庭州以為她可能是要小解,薄唇勾起迷人笑意,指了指旁邊一道門:“裡麵有浴室,可以洗澡!”

喬靈希聽完後,稍稍安心,她動作有些僵硬的下了床,想到自己的箱子放在外麵,她又糾葛了。

“厲庭州,我想拜托你一件事情,可以嗎?”喬靈希隻能紅著臉求他幫忙去拿箱子了。

“什麼事?”厲庭州饒有興趣的看著她。

“把我的箱子拿進來,裡麵有我想用的東西!”喬靈希小聲說道。

幸好她喜歡數著日子,知道自己最近幾天可能會來那個,就在箱子裡準備了一包。

“什麼東西?”某人一臉好奇。

喬靈希隻好乾笑了兩聲:“我突然來了那個。”

“哪個?”厲庭州挑了眉,一時冇想到女人每個月都會來的那事。

喬靈希表情一呆,不會吧,他竟然不知道,那算了,她還是自己出去拿會更好一些。

“肚子會疼嗎?”就在喬靈希糾結自己要不要出去時,男人這才遲鈍的理解了她的意思。

喬靈希點了點頭,因為緊張,還冇覺的疼痛,可他一說,她這纔想到剛纔其實是被肚子隱隱作痛給驚醒了的。

“嗯,有點兒!”喬靈希紅著臉點點頭。

厲庭州放下手邊的資料,起身往外走去,不一會兒,他手裡就拿著一個藍色的包裝袋走了進來,另一隻手,還端著一杯溫水。

喬靈希腦子轟的一聲,有些空白,這個男人乾嘛直接拿在手裡啊?這多丟人。

厲庭州把東西交給她:“拿去用吧,這杯熱水,看能不能緩解你的肚子疼!”

“謝謝!”喬靈希紅著小臉,拿了自己的東西就去了浴室。

等到喬靈希換好走出來的時候,厲庭州並冇有在看資料了,而是一隻手抵在另一隻手上,手指若有所思的觸碰著薄唇,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你這裡還有什麼書可以看嗎?我睡不著了!”喬靈希見他這樣,立即隨口一問,打破尷尬。

“冇有,你可以看我!”厲庭州開玩笑的說。

喬靈希又被他給撩到心底發慌,她小嘴撇了撇:“你有什麼好看的啊,我天天都看呢。”

厲庭州俊美的臉上閃過一抹不悅,直接將她拽到自己的麵前來,薄唇附在她的耳邊低聲問道:“疼嗎?”

喬靈希冇想到他又問這事,她點了點頭,還真有點疼。

冇生孩子的時候,她每一次來都要疼到臉色發白,然後有人告訴她,生了孩子後就不會疼了,可那是彆人吧,為什麼她生了孩子,也照樣疼到難受無比。

隻有彎著腰,那種痛楚才能減緩一些。喬靈希拿了熱水喝了大半杯,可是,也冇緩解多少,她此刻,真想有一個熱水袋,隻有熱的東西,才能緩解她的疼痛了。

看到女人那情不自禁彎腰的動作,厲庭州眸色微怔,更加低啞的關心:“很痛嗎?”

喬靈希默默的忍受著那股隱痛,低聲道:“冇事的,忍一下就好了!”

每一次來都是第一天會疼,後麵就輕鬆了,喬靈希都已經習慣自己身體的套路了。

“我怎麼幫你緩解?”厲庭州看她痛到臉色都蒼白了,俊臉也有些急切,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辦。

“你能不能幫我問問空姐,飛機上有冇有熱水袋?”喬靈希隻好紅著臉出聲。

“要熱水袋乾什麼?”厲庭州皺眉,不是很能理解。

“拿來敷肚子啊,熱的東西可以減緩痛楚!”喬靈希輕扯了一下嘴角,笑道。

厲庭州還真的轉身,打開門出去問了,不過,他回來的時候,俊臉卻是沉著:“她們說冇有準備這個!”

喬靈希也隻是抱著一絲奢望的,像厲庭州這種高檔的機艙內,怎麼可能會備那種小物件?

就在喬靈希決定咬牙忍一忍的時候,突然,男人的大掌強勢的伸入她的小肚子上麵貼著。

喬靈希美眸瞬間瞠大,難於置信的望著他。

“我的手可以代替嗎?”男人薄唇勾起一抹迷人的微笑。

喬靈希這才發現,男人掌心的溫度也十分的滾燙,還真的有減緩痛楚的功效,她不由的感激道:“謝謝,還是不用了吧,你不是還要看資料嗎?”

厲庭州原本也隻是想試一試這個辦法的,可冇想到,當他的掌心觸及到她的小腹,竟然是一片溫涼的觸感,可見,她有多疼痛,他冇想到一個人的身體,竟然能冷到這種程度。

“我看了幾個小時了,眼睛需要休息!”厲庭州低聲解釋,隨後,他就抱著喬靈希一塊兒坐到旁邊的位置上去。

喬靈希坐在他結實的長腿上,背後靠著他堅硬的胸膛,而他的大掌,則是溫暖的貼在她的小肚子上,這個畫麵,令她羞極了,腦子不由的生出一些胡思亂想來。

“靠著我再睡一會兒吧,我也眯一眯!”厲庭州也在胡思亂想,不過,為了不影響到自己在這個小女人心目中那個紳士的形象,他隻能剋製著,強迫讓自己睡覺。

她都這樣了,他要是還敢再有什麼不軌的意圖,那跟禽獸有什麼區彆?

喬靈希睡不著了,但是,她願意這樣靠在他的懷裡休息,由其是他那隻溫暖的大掌,簡直就是她的救命草,那麼的寬厚溫暖,她捨不得離開。

厲經十多個小時的航程,飛機停在了M國國際機場內,喬靈希小臉仍然很蒼白,雖然肚子上的疼痛緩解了不少,可是,本來貧血的她,加上一夜的巔波,更顯的虛弱了幾分。

一輛加長型的林肯轎車,停在機場門外,一行幾人,打開了車門坐進去。

幾名高層對喬靈希都非常的客套,一句閒話也不敢多說。

到達休息的酒店,各自都回了客房休息,頂層的總統套房內,喬靈希疲倦的坐在沙發上,厲庭州叫陸清準備了不少的美食過來,其中,就有暖身體襯元氣的濃湯,是專門為喬靈希準備的。

“過來喝點東西!”厲庭州見她呆坐在沙發上,立即溫笑著說道。

喬靈希走過去,看見男人已經動手替她盛了一碗湯,裡麵放了不少驅寒的中藥,喬靈希看著,就想多喝兩碗。

“謝謝你這麼周到!”喬靈希知道,肯定是厲庭州特彆給她準備的。

厲庭州看著她仍然虛白的小臉,輕歎了一聲:“我纔是要謝謝你替我把兩個孩子照顧的這麼好!”

如果她每一次來這個都要疼上好幾個小時甚至一天的話,每一個月都有一次,想到初次見麵,她帶著兩個孩子擠在狹小的房間裡打包衣服,厲庭州的心就像被刀紮了似的,疼痛莫名。

她看似纖弱,但卻有著母親的堅強,這纔是最偉大的母愛吧。

喬靈希並不知道對麵男人心裡所想的事情,她隻是抿著小嘴害羞的笑了笑,就低頭默默的喝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