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喬靈希厲庭州 >   第266章 美夢

-一定是喬靈希吧,她在關心自己。

嗯,這氣息,他很熟悉,像是她身上的味道,乾淨,清新,冇有一絲胭脂的痕跡。

“拿到了!”池小萌還是勝利的就把對方的錢包給拿了出來,正當她得意洋洋的打算拿哥哥的黑卡時,突然,她想要抽走的小手,猛的被一隻大手給捉住了。

池小萌嚇了一大跳,她立即想要跟哥哥解釋一下自己的行為。

但是,對方卻好像根本冇有給她解釋的機會,拽著她的小手狠狠的一扯。

池小萌本來就纖薄的小身板,哪裡會是男人的對手,她整個人就往他身上一撲,下一秒,男人抱著她一個翻滾,立即就變成了天和地的資勢了。

池小萌大腦一片空白,一雙美眸難於置信的撐到最大。

就在這個時候,她藉著窗外曬進來的光芒,看清楚了頭頂上那張和大哥還是很不一樣的臉。

他是誰?

池小萌還來不及去看清他的麵容,就感覺對方的唇,直接就壓了下來。

將她柔嫩的小嘴堵住了。

“唔……”池小萌的內心,一片崩潰,她的初吻啊,就這樣冇了,好可惡,這個混蛋到底是誰啊,為什麼會躺在哥哥的床上,為什麼他會不由分說的拽著自己就吻?

混蛋,大混蛋!

女孩子那清甜的氣息,孫靳澈幾乎是一秒就上癮了.

柔柔的,嫩嫩的唇片,而且,猶帶著一抹果香的氣息,好迷人。

她和孫靳澈之間的差距太大了,她僅一米六出頭,又纖細單薄。

孫靳澈一米八八,常年健身的緣故,他身軀結實,就跟一座無可撼動的大山一樣。

池小萌此刻的狀態,根本就是動彈不得。

池小萌的大腦,直接空白了,天殺的混蛋,他竟然敢這樣對她,池小萌簡直氣憤極了。

她長這麼大,還冇有遇到這麼可惡的男人呢。

竟然敢在他大哥的彆墅裡欺負她,簡直太可惡了。

”靈希……喬靈希……“男人低喃著一個名子。

喬靈希是誰?

難道她被這個男人當成了替代品?

想到這裡,池小萌更加的氣惱極了,恨不能拿一塊磚頭把這個男人給砸成傻子。

“不要離開!”男人聲音透著一抹悲傷的情緒。

池小萌一點兒也不同情他的悲傷心情,相反的,她張嘴就狠狠的咬了下去。

“嗯!”男人吃痛,趕緊放開了她,池小萌趁機,快速的逃開了。她由於太過氣憤,拿了旁邊擺放著的一個花瓶,直接狠狠的砸向了床上的男人。

“啊!”這一次,男人發出來的聲音,就不隻是一聲悶哼聲了,而是真的被砸痛了。

男人捂住被砸的額頭,搖晃著高大的身軀,準備站起來,找出那個對自己下狠手的人。

池小萌本來就驚慌失措,看見男人竟然還有力氣站起來,她嚇的小臉蒼白,轉身就往門外逃去。

孫靳澈雖然努力的想要爬起來,可是,最終,他還是再一次的趴了下去,繼續睡沉了。

他真的醉的太厲害了。

池小萌直接往樓下大廳跑去,門口管家看著她一臉倉惶的跑下來,一邊跑還一邊往後麵看,彷彿有人在追她似的,非常擔心的上前詢問:“大小姐,怎麼了?少爺生氣了嗎?”

“管家,快…快開車,我們走!”池小萌現在早就忘記自己來這裡的目的了,她隻知道那個男人站了起來,打算追上她。

“大小姐,到底出什麼事情了?”管家見事情好像有些嚴重,立即關心的問,難道少爺真的也發火了嗎?

“你彆管,趕緊開車!”池小萌已經打開車門,迅速的坐了進去,再用小手狠狠的一關車門,就貓著小身板,一雙受驚般的大眼睛惶恐不安的盯住樓梯的方向。

管家見她是真的受了不小的驚嚇,趕緊也上車,開著車快速的離開了。

晚上十一點多,池楚暮處理完了手邊的工作事宜,俊臉寫滿了倦怠,他端了一杯水,打算去看看孫靳澈的情況。

推開門,還是能吻到一股酒氣,他立即皺眉。

擰開燈,看見孫靳澈竟然不知道什麼時候翻下床邊去了,池楚暮嚇了一跳,趕緊走過去,看到現場,他大叫一聲:“慘了!”

隻看見孫靳澈仰躺在地板上,飽滿白晰的額頭處竟然烈開了一道傷口,腫起一個包,還滲出點點的血跡,在他耳側旁邊,一個已經碎開的花瓶,正一片狼藉。

池楚暮看到這畫麵,心臟都嚇停跳了,難道是孫靳澈不小心滾下床後,就又想自己站起來,卻伸手碰到了擺放在櫃子上的花瓶,然後花瓶就從櫃子砸下來,把他給砸傷了?

“哎,醒醒!”光是猜想那個畫麵,池楚暮就自責不己,厲庭州打電話讓他幫忙照顧,現在好了,他竟然讓他被花瓶砸傷了腦袋,池楚暮又自責又懊悔,早知道,他就該守在他的身邊。

“嗯…”男人發出了一個難受的聲音,池楚暮拍了一下胸口,萬幸,他冇有被砸暈。

池楚暮趕緊再一次把孫靳澈扶回到床上去睡了,然後他又親自動手,把花瓶給收拾乾淨。

“水…”當他忙完這一切的時候,聽到孫靳澈喃喃的聲音,他趕緊把將他拽了起來,給他喝了幾口水。

孫靳澈喝了水後,似乎緩解了喉間的乾痛,再一次的沉沉睡過去了。

池楚暮卻急急的下樓去把藥箱找了過來,打開,拿了消炎水還有一塊創口貼,給孫靳澈處理受傷的地方。

“痛…”當消炎水沾到他的傷口時,孫靳澈立即發出一聲痛呼聲,伸手想要打開池楚暮的手。

“痛也得忍住,毀了你這張臉,我可是有千萬家產,也賠不起啊,你家人還不得把我給罵死啊。”池楚暮直接把他的手拿開,一邊塗藥貼創口貼,一邊碎碎念著,看樣子,今晚,他要跟他睡一張床了。

兩個大男人睡在一張床上,還真是彆扭啊,但床邊上擺著的小沙發,隻有一米二,也不夠池楚暮躺。

處理完這一切,已經是淩晨了,池楚暮也累的夠嗆了,直接躺到床的另一側,就呼呼大睡起來。

清晨,窗外的陽光打照進臥室,孫靳澈在宿醉中,緩緩的醒了過來。

昨天他好像做了一個美夢,夢裡,他好像吻住了一個女人,他還清楚的記得那個女人的唇片清香甜美,而且,他也知道自己吻的那個人是誰。

孫靳澈正回味著這一個美夢,突然側了一下頭,就看見一張放大的俊顏,就那麼大刺刺的落進他的眼睛。

“啊…”孫靳澈嚇了一大跳,為什麼他會和池楚暮躺在一張床上?

池楚暮聽到他的驚叫聲,也猛的睜開雙眼,就看見孫靳澈俊臉慘白,像見鬼了似的盯著他。

他懶洋洋的伸了一下腰,揉了一下狹長的睡眸:“乾嘛?你總算是睡醒了,可把我折騰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