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我們走吧!”厲庭州溫柔的說。

兩個人從酒店出來,要離開的時候,突然看見大廳的休閒沙發上坐著一個人,正是喝醉酒的孫靳澈,他的助手正在旁邊照顧他,可是他好像還是很難受,俊美的臉色都有些蒼白了起來。

厲庭州和喬靈希過來的時候,孫靳澈正合著眸。

喬靈希輕扯了扯厲庭州的衣袖,厲庭州便直接朝著孫靳澈走過去。

他的助手看見了厲庭州,立即恭敬道:“厲少爺,我家少爺喝醉了,不肯回家!”

“我知道了,我打個電話,讓我一位朋友過來接他。”厲庭州直接把電話拔給了池楚暮。

池楚暮答應立即過來幫忙。

厲庭州沉聲吩咐他的助手:“你好好照顧他,彆讓他受傷了!”

“好的,厲少爺!”

喬靈希看著孫靳澈這樣子,她心情也難受,真希望他能夠趕緊遇到一個他喜歡的女人,而那個人,千萬不要是自己了。

想到自己最初對孫靳澈做的那些事情,喬初主就慚愧不己。

也許,正像厲庭州所說的那樣,自己真的用了一種很特彆的方式引起了孫靳澈的注意,纔會令他喜歡上自己的。

唉,如果能早點知道孩子跟他無關的話,她肯定不會再做那些事情了。

厲庭州帶著喬靈希離開了,十多分鐘後,大廳門口,一輛銀色跑車停下,推門下來的池楚暮,看見了大廳裡閉著眼睛坐著的洛西景,他眉頭一擰,這傢夥,還真的喝醉了。

“幫我一把!”池楚暮直接對他的助手吩咐。

於是,兩個人架著高大的孫靳澈,就朝著他的跑車走去。

路上有幾個女孩子在驚豔這兩個年輕男人的俊美長相,紛紛想拿手機來拍照,池楚暮卻很不客氣的對她們說道:“彆拍,小心我砸了你們的手機。”

女孩子嚇的趕緊把手機捂緊了,一臉受驚樣。

池楚暮可不想自己的好朋友這副德性在網絡上流傳。

孫靳澈對自己的**一向保護的很好,網絡上幾乎都看不到他的真容,所以,池楚暮還是要好好保護這位可憐的朋友的。

“池少爺,你要把少爺帶走嗎?”

池楚暮點頭:“我要把他帶回我家去休息,我看他最近心事重重,等他醒來,我想跟他聊聊!”

“好的,那麻煩池少爺了,我就把少爺交給你了!”助手很放心的說。

“咽,走了!”池楚暮的跑車,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池家彆墅門口,池楚暮有些費力的把孫靳澈往彆墅大廳拽去。

孫靳澈此刻頭暈腦脹的,意識不清醒,不過,他似乎知道有人在拽自己,他煩燥道:“彆拽我,我還要喝!”

“再喝就冇命了,堂堂孫家大少爺,在宴會上喝的爛醉如泥,看你的好形象怎麼辦。”池楚暮不由的輕責他。

孫靳澈已經聽不見好友的嘮叨了,他現在胃部翻江倒海的,隻想找個地方趕緊吐一頓。

“嘔!”

“喂,彆吐,彆吐在我的樓梯上麵!”池楚暮一聽到這個聲音,渾身一陣惡寒,立即命令式的口語大叫。

可惜,已經太遲了,孫靳澈真的吐了。

全是酒水,從他高級的地毯上漫延下去,池楚暮看著,頭皮發麻。

孫靳澈吐完了,似乎好受了一些,隻是,睡意更濃,池楚暮用了吃奶的力氣,才把他給拖進客房,扔在柔軟的大床上。

“真不知道你經曆了什麼,把自己喝成這副德性!”看著床上昏沉睡著的孫靳澈,池楚暮搖著頭。

池楚暮下樓找了傭人打掃乾淨樓梯,他就準備回書房,把冇有看完的材料給處理完,最近,池楚暮被爺爺逼著接手公司的事情,因為他的父親身體不太好,需要退位,池楚暮身為池家唯一的繼承人,他已經要做好準備接手公司了。

在池家,冇有爭權奪位的陰謀,不像韓家那麼的複雜,池家就池楚暮一個繼承人,下麵還有一個剛滿十八歲的妹妹,還在讀大一,所有的擔子,都落在池楚暮的身上了。

他最近忙著準備接手公司的事情,忙的他焦頭爛額的,想抽空約厲愛媛吃頓飯的時間都快冇有了。

夜色,令池家彆墅顯的異常的寧靜。

此刻,大廳門口,一抹嬌小纖細的小身影走了下來。

“管家,等我一下,我很快就下來!”女孩子約莫十**歲,一頭齊腰的長捲髮,俏麗十足,猶帶著嬰兒肥的小臉蛋,水嫩嫩的,滿滿的都是春青氣息,漂亮的大眼睛黑白分明,可見性格也還天真爛漫。

池小萌這麼晚過來找哥哥,是想偷偷的求他支助自己出國旅遊的事情。

由於她年紀小,想出國去浪,家裡長輩都一致的反對,可是,她又真的很想約幾個小姐妹出國去長長見識,家人為了防止她偷偷跑走,就停了她的零用錢,凍結了她的各種卡,這令池小萌很苦惱,目前唯一能求助的,就隻有寵愛好的哥哥了。

她可是非常有自信,能夠說服哥哥給她錢出國旅遊的,因為哥哥最疼她了,也最清楚時下年輕人的不安份想法。

想到哥哥把卡給自己的畫麵,池小萌就嘿嘿的笑起來,邁著上樓的步子,也越發的輕快了起來。

她上了樓後,就準備找一下哥哥在哪個房間。

突然,她聽到客房傳來了男人輕咳的聲音,於是,她立即就推開了那道門,果然,她看見了床上躺著一抹修長高大的身影。

是哥哥嗎?

池小萌快速的靠近,緊接著,她吻到了一陣酒氣。

她立即嫌棄的捂住了鼻子,不會吧,她來的不是時候嗎?哥哥竟然喝醉了。

由於房間的燈冇有開,池小萌也冇有認出床上躺著的孫靳澈,她還以為真的是她哥哥,兩個人的身材都很高大,纔會令她誤認。

“醉了也好,我就直接拿卡就走人吧!”池小萌腹黑的想著。

於是,她嘿嘿的笑著,一隻柔嫩的小手,就打算往床上男人的胸口伸去。

她知道大哥喜歡把錢包放在懷裡的內袋裡,嗬嗬,她一定要把哥哥那張無限額的黑卡給拿走,她要刷到大哥心底發慌。

就在池小萌的小手在孫靳澈的懷裡一陣亂摸亂動的時候,男人睜開了迷離的雙眸,眼前的一切,還非常的迷濛。

突然,他彷彿看見一個纖細的身影趴在自己的身邊,女孩子長髮就落在他的肩膀處,一陣陣的幽香傳過來,刺激著他的心房。

再加上那一隻在他胸前亂摸的小手,孫靳澈大腦自動的生成了一副美好的畫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