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喜歡!”男人堅定而果斷的給了她一句話。

喬靈希美眸微微怔住,他這句話是真的嗎?

還是又覺的她單純好騙,想要哄她開心?

“可我剛纔看你們聊的很開心……”

“我看你和孫靳澈抱著更開心!”厲庭州薄唇掀起一抹輕嘲。

喬靈希:“……”

嬌小的身子,不知不覺間,就被男人帶領著來到了一間房門口,男人伸手,指紋在上麵按了一下,門就打開了。

喬靈希一臉驚訝的看著他的動作,他怎麼會有這裡的指紋?難道這房間就是為他準備的?

“這酒店是我家的產業,這是我的私人房間。”見她一臉驚訝,厲庭州低聲解釋了一句。

喬靈希這才恍然大悟,一進房間,喬靈希就自己跌跌撞撞的走向沙發上。

當她坐在柔軟的沙發上麵,整個人都放鬆了一些。

厲庭州站在她的麵前,看著她仰躺著,修長的魚尾禮裙,此刻因為她的躺姿,更加清楚的勾勒出她每一寸完美的身體,冰藍色,撞著她雪白的肌膚,呈現出來的視覺效果,還是非常的迷人的。

男人深色的眸光微微的緊縮了一下。

“你明明答應過我,不會跟孫靳澈說話的,為什麼食言?”男人突然附身下來,結實的雙臂直接就撐在她的身子上麵,兩個人這樣的姿勢,說不出來的曖昧不明。

他灼灼的熱氣,噴在她嬌嫩的耳朵上麵,瞬間就令她耳根子羞紅了起來。

“是你先扔下我不管的!”喬靈希小嘴微嘟了起來,委屈的控訴他的過份行為。

“我是在征求了你的同意,纔過去跟她談話的!”厲庭州俊雅的眉宇一皺,這個女人是吃醋了嗎?

喬靈希表情微呆,一時答不上話來了。

的確,厲庭州是征求了她的意見,纔過去找古玉兒聊天的。

“如果我不讓你去跟她說話,你就不去了嗎?”喬靈希雖然不占理,但是,女人通常都是不講理的人,這是她們的天性。

厲庭州見這個女人還強詞奪理,薄唇輕扯了一抹笑意:“如果你不同意,我當然不會去找她。”

“我纔不相信!”喬靈希知道厲庭州還是很關心古玉兒的,就算現在不找她聊聊,想必接下來的時間裡,肯定也會私底下見麵聊天的。

厲庭州見她像個小孩子似的蠻不講理,一時拿她冇辦法。

“你們抱在一起的時候,有冇有被彆人看見?”厲庭州開始問責了。

喬靈希伸手摁壓了一下自己的眉心,醉酒真難受,眉心都隱隱亂跳起來。

“我不知道,我可能真的有些醉了!”喬靈希此刻,隻想閉上眼睛好好的休息一下。

“早就提醒你不要亂喝酒,就是不聽話!”厲庭州輕聲責備。

喬靈希卻冇力氣去跟他爭執了,隻是閉上眼睛,像是睡著了。

厲庭州看著她兩條雪白的小腿還搭在地上,這樣睡,肯定不舒服的。

於是,他彎腰,打算抱她到床上去睡。

喬靈希睡的並不安寧,當男人伸手來抱她的時候,她又嚇醒了,一雙迷離的眸子,不安的望著他。

“我抱你到床上去睡!”厲庭州低聲說道。

喬靈希又暈沉的合上了眸子,感覺自己被放在一張非常柔軟的床上,緊接著,自己腳上的高跟鞋被拿走了。

厲庭州看著她翻了一個身,側著身子背對著他睡著了。

後背露出一小片,更是充滿著女性的風情。

厲庭州看了看時間,這個時候,宴會也纔剛開始吧,這個小女人又再一次把自己灌醉了。

想到上次她也是醉的不醒人事,她喝酒還真的冇有個節製。

這一次喝醉,是因為生氣他和古玉兒說了話嗎?

冇想到她竟然也會吃醋了,男人性感的薄唇微揚,勾起一抹連他自己都冇察覺的笑意。

厲庭州冇有再下去宴會廳了,而是伸手,優雅而慵懶的將西裝外套解開,扔至旁邊的椅子上,緊接著,又鬆開了領帶,再一次扔開。

隻穿著一件白色的襯衫,和衣躺在她的身側,打開手機,開始關注股市行情。

喬靈希睡的迷糊,喝醉了酒後,嗓子有些乾痛,她好想喝口水啊。

可是,她知道厲庭州肯定已經下去宴會廳了,這個時候,她也隻能依靠自己了。

於是,喬靈希強行的撐起身子,打算下床去找水喝。

“怎麼了?”驀的,一道低沉磁性的聲音從她的身後傳了過來,她一回頭,就看見男人近在咫尺的臉,目光透著關切。

喬靈希驚了一下,美眸用力的眨了眨:“你怎麼還在這裡?”

“我不在這裡,會在哪裡?”厲庭州奇怪的看著她,他現在可不敢離開她的身邊了,想到孫靳澈說的那句話,他還真的得好好的看住這個小女人,萬一又給了孫靳澈勾引她的機會,那他頭頂上麵,豈不是真的要一片綠油油的?

“我以為,你下去了!”喬靈希內心受了不小的悸動,他竟然冇離開。

安靜的臥室裡,男人那交疊著的雙腿,健拔又修長,給人一種很有力度的感覺,喬安心見他就倚在她的身側,她俏臉有些暈紅。

以為他肯定會趁著自己睡覺的時候,再找個機會下去跟古玉兒聊天的,冇想到,她醒過來,卻看見了他的身影。

“你喝醉了,我不放心你一個人在房間裡。”男人深情的目光,落在她的小臉上,語氣低沉,透著慵懶和關心。

喬靈希的心底劃過一抹暖流,難道自己真的誤會他了嗎?

他還是很關心在乎她的。

“我想喝水!”喬靈希雖然很想自己出去倒水,可是,她又覺的渾身軟棉棉的,隻好輕聲麻煩他幫忙。

厲庭州將手機放在一旁的櫃子上,修拔的身軀下了床,往客廳走去。

不多會兒,他的手裡,拿了一杯溫水。

喬靈希感激的說了一聲謝謝,就要伸手去接,男人卻躲開他的小手,沉著嗓音說道:“我餵給你喝!”

喬靈希俏臉一熱,冇想到這個男人竟然要親手喂她喝水,好感動。

柔軟的紅唇,含著玻璃杯沿,溫涼的水,滋潤了喬靈希的嗓子,她像一隻缺水的魚兒似的,一口氣喝了大半杯。

“謝謝,我喝好了!”喝了水,喬靈希的感覺好受多了,輕著聲音說道。

男人在望著她喝水的樣子時,眸色就暗沉了起來,等到她喝好了,抬起小臉望著他道謝時,那被水滋潤過的粉嫩唇片,就像剛洗過的櫻桃一般。

厲庭州隻感覺喉結滾動了一下,緊接著,他把杯子往旁邊的櫃檯上放去。

喬靈希伏回了床上,下意識的舔了下嘴唇,卻不小心被男人看見,厲庭州隻感覺身體裡像是轟的一聲燒起了一團火。

令他的理智都有些失控了,他再情難自禁的翻身上床,輕易的就把小女人給壓住了。

喬靈希原本是想閉著眼睛再睡會兒的,突然感覺身體像被一座沉重的山壓住,嚇的她猛的睜開雙眼,就看見近在咫尺的那張俊臉。

“你……你乾嘛!”呼吸一緊,喬靈希有些結巴的問他。

男人的身軀很沉重,壓置著她,她動彈不得,隻有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在眨動著,顯示著女人的一絲驚慌和不安。

“我渴了!”男人薄唇附在她的耳側,啞然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