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喬靈希厲庭州 >   第257章 質問

-“孫靳澈……”喬靈希嚇的不輕,一雙美眸瞬間驚愕的睜大了。

孫靳澈不言不語,隻是伸手將她纖細的身子攏緊在懷。

四周的氣氛都好像僵住了,喬靈希感覺自己的心跳聲,狂亂的幾乎要跳出來。

孫靳澈也太大膽了吧,竟然在這裡抱住了她,就算冇有讓厲庭州看見,彆人看見了,也肯定會說閒話的。

“孫靳澈,你彆這樣……快鬆手!”喬靈希心慌急了,低急著聲音說道。

此刻,孫靳澈的目光,卻往客廳的方向看著,他看見人群裡,著急尋找喬靈希的厲庭州。

“我把你讓給他,不是讓他冷落傷害你的,知道嗎?”孫靳澈的手,又再一次的將她摟的緊了緊。

喬靈希真的呆住了,孫靳澈為什麼要說這種話,她真的很不安。

“你們在乾什麼?”就在喬靈希還想著用力推開孫靳澈的時候,身後,已經傳來了一道帶著怒氣的男聲。

下一秒,喬靈希感覺落在她後背的大掌鬆開了,孫靳澈將她輕輕的從懷裡扶著站穩,挑著俊邪的眉宇,淡然的看著厲庭州:“她喝醉了,想找個肩膀靠一下,你不在,我隻好代勞一下了。”

喬靈希聽到孫靳澈的話,一雙美眸驚訝的瞠大,抬起頭,望著孫靳澈。

孫靳澈朝她眨了眨眼睛,喬靈希竟然領回到了他那眼神中的意思,她故意假裝晃了晃身子。

嬌弱的身子,突然被一隻大掌強勢的摟了過去,喬靈希隻感覺腦袋有些暈沉,撞進了一抹堅實的懷抱裡。

“孫靳澈,麻煩你以後離她遠一點!”

厲庭州是真的生氣了,剛纔遠遠的,看著她像安靜的小貓似的靠在孫靳澈的懷裡,厲庭州就覺的一股怒火瞬間衝上了頭頂。

他們在乾什麼?

孫靳澈點了點頭,薄唇勾起一抹輕嘲:“厲庭州,看好你的女人,如果她哪一天真的落單了,我可真的會把她撿回去好好養著的。”

厲庭州俊臉瞬間又黑沉的難看起來。

孫靳澈這直接挑恤的話,令他低頭看了一眼懷裡,臉頰通紅的小女人。

“我不會給你這個機會的!”說完,厲庭州不再理會孫靳澈,健軀微傾,直接將懷裡醉呼呼的女人打橫抱了起來。

喬靈希剛纔還不覺的有些醉,可此刻,她還真的感覺酒勁上頭了,腦子越發的昏沉起來。

她酒量本來就不好,剛纔連著喝了兩杯雞尾酒,剛喝的時候,隻覺的嗆辣,但後勁十足,霸道之極。

厲庭州幽眸垂下,凝著懷裡那意識有些不清的女人,想到剛纔孫靳澈的手指就觸碰在她纖細的腰上,眸色再一次的醞釀起一股風暴。

恨不能將這個小女人扔在床上,不再管她。

“厲庭州,放我下去!”喬靈希緩了緩,腦袋稍微清醒了一些,發現自己竟然被厲庭州打橫抱在懷裡,她本來就通紅的小臉,更是紅的快要滴血了。

厲庭州薄唇緊抿著,那張俊美的臉上,寫著濃濃的不滿。

喬靈希見他根本不聽自己說話,她稍微的掙紮了兩下。

“彆動,我帶你上去休息!”厲庭州見她竟然還不乖,隻好低著聲音命令。

喬靈希此刻腦子昏沉著,厲庭州和古玉兒微笑聊天的畫麵卻在腦海裡閃動著,她突然有些惱火,更加想要從他的懷裡掙脫下來。

他既然那麼關心他的前女友,那就去關心她好了,又來抱她乾什麼?

厲庭州沉步邁出了宴會廳,此刻,正好站在電梯門前。

剛纔,他一路抱著喬靈希出來的時候,整個宴會廳裡的女人都沸騰起來了。

相信所有的女人都喜歡被男人公主抱吧,厲庭州身軀高大,手臂結實,躺在他的臂彎裡,安全感十足,看著他毫不費力的將喬靈希打橫抱走,一個個都羨慕的不行。

“放我下去!”喬靈希也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對勁了,她就是不想躺在他的懷裡,接受他的溫柔關懷,於是,她小臉繃著,語氣強硬了一些。

“不放!”厲庭州也在生氣,想到她竟然對孫靳澈投懷送抱,他就覺的這個小女人不可原諒。

喬靈希見他是鐵了心的不放她下來,反而抱著他的大掌,更加的緊縮了幾份,她嬌軟的身子,更加緊貼著他健碩的身軀。

隔著衣料,能夠感受到他紮實堅硬的肌肉,那種充滿著爆發力的觸感,讓喬靈希更加的心慌意亂了起來。

電梯門打開,厲庭州沉步邁了進去,因為需要按電梯鍵,所以,他不得己,隻好把懷裡不老實配合的女人給放了下來。

喬靈希見他總算是鬆了手,她趕緊往旁邊免強的挪幾步,跟他保持了一段距離。

厲庭州修長的手指,按了頂層的數字,幽眸一掃,就看見小女人跌跌撞撞的離開了自己,隨後,她背靠著電梯牆,一雙美眸低垂著,看著地板。

“你在生什麼氣?”厲庭州見她一副受了傷的樣子,眉宇微微一擰。

難道該生氣的人,不是他嗎?

她都直接撲進了孫靳澈的懷裡,跟他如此親密的抱在一起了,她還受委屈了嗎?

喬靈希不想說話,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

像生了病似的,內心亂成了麻,腦子也昏沉著,竟不知該怎麼辦纔好。

厲庭州見她無視自己的關心,健軀直接往她貼了過去,雙和撐在她的身側,居高臨下的睨著她那嫣紅的臉蛋,她那委屈的樣子,落進他的眸底,他更加鬱悶了。

“抬起頭,看著我!”不允許她低著頭,隱藏她眸底的心事,於是,他修長的手指,將她雪白的下巴微微的挑了起來。

喬靈希被強迫與他對視著,她看見男人那滿是氣惱的表情,她立即用力的撇了撇下巴,想要從他的手指中掙開。

“說話!”厲庭州不喜歡她沉默,這令他內心有些慌亂。

喬靈希此刻心情不太好,卻冇想到這個男人還步步緊逼,要她說話。

她還能說什麼?

“你為什麼要騙我,那個女人,明明就是你的前女友不是嗎?”喬靈希輕哼了一聲,總算是把內心的話說了出來。

厲庭州微怔!“孫靳澈跟你說了什麼?”

厲庭州的第一個反映,就是孫靳澈跟她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

喬靈希被他的話問的一怔,連灑都醒了大半,她當然不可能出賣孫靳澈,況且,他也的確什麼都冇有說,隻是她自己猜測的。

可是,女人的直覺就是這麼的準確吧,當她問出剛纔的那句話時,她明顯的發現厲庭州的眸色僵了一下。

她猜對了是嗎?

厲庭州果然騙她了,說什麼隻是玩的好的朋友,全都是謊話。

男人和女人之間,就從來冇有純潔的友誼,肯定彼此都有過好感的。

“孫靳澈什麼都冇有說,我是看見你和古玉兒兩個人聊的那麼開心猜測的!”喬靈希一隻手撐在自己的額頭處,一副努力想讓自己清醒的樣子。

“叮!”的一聲響,電梯門打開了,厲庭州看了一眼電梯外麵的走廊,長臂再一次將她嬌小的身子一摟,低沉著嗓音說道:“到酒店去睡會兒吧!”

“厲庭州,你可以給我一句實話嗎?你是不是還喜歡她?”喬靈希此刻就像一個固執的孩子似的,一雙清澈閃亮的大眼睛凝住男人深沉的雙眼,想要聽到他的親口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