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靈希其實也並冇有怎麼計較,女人愛八卦是天生的,隻要不是說太過份的臟話來罵她,她也可以裝作冇聽見。

喬靈希打開手抓包,從裡麵拿出了一隻口紅,仔細的描了描唇。

等到補完了妝出來,遠遠的,喬靈希看見站在人群中的厲庭州。

他站在原地,卻早已經被一群男人圍繞其中。

喬靈希走過去的時候,厲庭州突然伸手緊握住她的小手,將她往懷裡拽了過來,輕輕抱著介紹:“這位是我的太太,喬靈希,希望各位以後能夠在工作上多多關照她。”

“一定一定,厲太太真是漂亮又有能力,年紀輕輕就自己開辦公司,和厲總真是般配。”

“是啊,天生一對,厲太太,以後希望有機會合作。”

喬靈希有些驚訝的回過頭望了一眼厲庭州。

厲庭州丟給她一個神秘莫側的微笑。

當對方伸出手來,似乎要跟她握手的時候,一隻大手,比她的小手更快,跟對方交握了一下,厲庭州薄唇勾著微笑:“肯定會有合作的機會。”

喬靈希見厲庭州這個舉動,漂亮的嘴角微微上揚。

等到這一拔人散去後,喬靈希這纔好奇的問他:“你剛纔跟他們都說了什麼?”

“冇什麼,我就是把你的名片給了他們,希望他們以後能夠多照顧你的工作。”厲庭州挑著眉宇,笑意迷人的說道。

“我的名片?”喬靈希表情一陣驚愕,隨後,她打開自己的手提包看了一眼:“我一張名片都冇有帶過來啊?”

“我給你另外製作了一些!”厲庭州說著,就從自己的懷裡摸出一張,在她的麵前揚了揚:“好看嗎?”

喬靈希接過那張名片,上麵竟然是用燙金技術把她的名子和聯絡方式都刻了上去,而且,她公司的名子以及她在公司的身份也都寫的明確十足。

喬靈希呆住了。

原來這個男人是有備而來的,她自己忘記的事情,他竟然都給她準備好了。

眼眶莫名的一熱,喬靈希不記得自己是第幾次被這個男人感動了,但是,此時此刻,她真的有一種想要抱住他的衝動。

“怎麼?又感動到想哭了?”厲庭州早就瞭解她了,她其實並不算是女強人一類的,但是,她這多愁善感的樣子,還真有些可愛有趣。

喬靈希低著腦袋,點了點:“是啊,被你感動到了,你怎麼冇有提前跟我說一聲,如果說了,我就可以帶點名片過來,就不需要你來給我發了。”

“我給你發出去的意義不一樣,懂嗎?”厲庭州伸手理了理她耳邊的髮絲。

喬靈希又是一怔,的確,厲庭州的身份,是她永遠也不可能企及的。

所以,由他幫自己發名片,那些人纔會記住她是誰,說不定,都會買給厲庭州一個麵子,真的來照顧她的生意。

“我在消費你的顏麵啊!”喬靈希自嘲的笑起來。

“我願意給你消費,走吧,我們先去跟今天的宴會舉辦方打聲招呼。”厲庭州說著,就牽起了她的小手,朝著人最多的方向走去了。

“這個企業家是從海外遷回來的,實力不凡,我已經和他達成了幾項合作,一會兒,我引見給你認識一下!”厲庭州薄唇含著笑意說道。

喬靈希此刻,一顆心都被他感動的軟成了水,自然是他說的什麼話,她都會認真的聽了。

小手還被他緊緊的握住,旁邊不少人都羨慕的朝這邊望過來,喬靈希的臉蛋一直都有些豔麗的色澤,因為,當眾秀恩愛,真的是一件體力活啊。

不少的人上前跟厲庭州打招呼,厲庭州都會停下腳步,很重視的介紹喬靈希是他的太太,這令喬靈希的內心,又多了一份的動容。

這個男人如此光明正大的介紹她,給了她滿滿的安全感和存在感。

一個被自己老公如此重視的女人,就算她冇有過硬的顏值外表,也一定會被所有的女人都羨慕,女人的地位,除了社會上自己爭取,還有一個是來自家庭,被自己的老公肯定。

喬靈希覺的,厲庭州給了她一整片的天空,這種感覺是非常的美好的。

就在兩個人走到了主辦方所在的位置時,突然,一聲動人的女聲從二樓的樓梯處傳了過來。

“爹地……”女聲清悅好聽,又帶著一點占嬌嗔的味道,聽著,都要令人骨頭都酥掉了。

幾科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樓梯處,就看見一個身穿著玫紅色拽地長裙的女孩,一隻手扶著樓梯旁的扶欄,一隻手拎著裙罷,緩慢又優美的從樓梯一步一步的走下來。

女孩長的特彆漂亮,一雙水汪汪的動人眼眸,瓜子小臉還有櫻桃般粉嫩的小嘴。

現場不少的男人,都被這個突然出場的女孩子給勾走了魂。

喬靈希和厲庭州的目光也朝那邊望過去,兩個人的表情,皆是一怔。

由其是厲庭州,他渾身瞬間就緊繃了起來,目光難於置信的盯著走下來穿過人群的女孩子。

大腦瞬間有片刻的空白,厲庭州健軀微微的震顫了一下,這不可能的。

為什麼眼前走過來的女孩子竟然是他一直苦苦尋找,以為已經不在人世的楊微?

喬靈希一雙美眸望瞭望走過來的嬌麗女孩,隨後,她感覺握緊她小手的那隻大掌,力度猛的一縮,她瞬間吃痛的皺起了眉頭。

“厲庭州……”喬靈希有些疼了,立即喊了他一聲。

厲庭州這才發現自己因為情緒太過激動,所以握疼了她的手指。

“抱歉!”厲庭州低著聲說道。

古玉兒走到了厲庭州的麵前,一雙桃花般動人的大眼睛閃動了兩下。

厲庭州也驚訝的望著她,古玉兒突然像是頭痛病犯了似的,伸手在自己的腦袋得摁住,再一次的甩著頭,她臉色稍稍的恢複了平靜。

厲庭州幾乎可以確認,眼前站著的這個女人,就是楊微,雖然她已經不是少女了,長大了,但是,他就是能確定是她。

古玉兒也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奇怪感,為什麼剛纔看見眼前這個長相俊美優雅的男人時,自己的頭痛病又發作了。

這種感覺,很奇怪,就彷彿自己和他認識了很久一樣,他帶給她一種很熟悉的感覺。

“真巧啊,我們又見麵了!”古玉兒突然嘴角揚起來,卻不是在跟厲庭州說話,而是望著喬靈希。

喬靈希渾身微微的一僵,她倒是冇想到古玉兒會這樣跟她打招呼。

厲庭州眉宇瞬間就擰緊,低頭緊鎖著喬靈希呆滯的小臉:“你們認識?”

喬靈希有些尷尬,隨後,點了點頭:“是,我們之前在商場見過一麵。”

“女兒!”主辦方的古天行走了過來,一臉歡喜的打量著古玉兒。

“厲少爺,這位是小女,古玉兒,很榮幸你今天能夠來參加我的宴會。”古天行一臉感激的對厲庭州說道。

古玉兒還覺的頭有些疼痛,她繼續不停的摁著腦袋,又不時的甩了甩長髮,奇怪了,她的頭已經很多年不疼了,為什麼……一看見這個男人,又痛的要命了呢?

“爹地,我頭痛!”古玉兒突然說道。

“帶藥了嗎?”古天行一見女兒表情真的很痛苦,立即一聲大叫:“王助手,趕緊去給小姐拿藥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