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庭州的助理對喬靈希還是很客氣的,由於是厲庭州提前交代過了。

所以,一名助理立即微笑過來迎接她:“少奶奶,厲總還在開會,他讓你到他的辦公室去坐坐!”

“好的,謝謝!”喬靈希客氣的點了一下頭,就看見助理把門打開,她直接走了進去。

喬靈希並不是第一次來厲庭州的辦公室了,上次她來這裡,還帶著她的筆記本電腦,坐在他的沙發上,畫她的漫畫呢。

時間轉眼,又過去了很久了,喬靈希望著沙發的方向,還能感受到她當初在厲庭州那雙懾人的目光下工作時的慘樣。

小嘴莫名的一揚,她忍不住的笑了一聲。

雖然當初自己氣惱不己,可此刻回想起來,竟然冇有一點的惱意,反而還覺的很有趣了。

時間真是一劑良藥啊,當年氣的牙根發癢,可後麵再去回味,卻覺的當初所受的那些悶氣,也不過如此。

喬靈希把購物袋放在沙發上,就朝著落地窗走去。

從這裡往外看,整座城市都儘收眼底,一種高高在上的感覺,莫名的在心口間化開。

喬靈希兩隻小手不由的貼在玻璃窗上,將自己的臉也貼近了一些。

真不知道厲庭州每天坐在這種高空工作,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

會不會有高人一頓的心態呢?

可是,他那種安於富貴的氣質,卻又令他彷彿天生就要貴人一等似的。

就在喬靈希保持這個呆呆的姿勢眺望窗外風景的時候,突然,身後的大門被一隻大手推開了。

厲庭州踏進來的第一眼,就看見女人貼在他的玻璃窗上望著窗外。

薄唇不由的輕輕勾了起來。

喬靈希纖細的身段,被職業套裝襯的嬌小玲瓏,天生就有一種誘惑的天然氣質。

喬靈希聽到開門的聲音,快速的轉過身來,就看見厲庭州雙手揹負在身後,俊美的麵容,染著一抹笑意,直直的鎖著她打量。

“在看什麼?”男人低沉的嗓音響了起來。

喬靈希美眸閃動了兩下,乾笑道:“當然是看風景啊,你這視野真好,幾乎能看見整座城市呢。”

“難道窗外的風景,能比我好看?”厲庭州有些自戀的挑了挑眉宇,直接問道。

喬靈希雪白的小臉一紅,立即乾笑兩聲:“你有什麼好看的,天天不都能看見嗎?可這樣壯觀的風景,卻不是天天能看的。”

“如果你過來給我工作,那我就能讓你天天都看到。”厲庭州邁著修長勁拔的雙腿,走到她的麵前,居高臨下的打量著她羞紅的小臉。

“我的禮物,換好了嗎?”男人微微傾了一下高貴的身段,薄唇附在她的耳邊,啞著聲音問道。

“嗯,都換好了,你要試一下嗎?”喬靈希一臉尷尬的問。

厲庭州薄唇勾起,笑的有些邪氣:“這個就不用試了,如果你想看看我的上身效果,不如,今晚給你看看!”

喬靈希簡直要被他的話給羞死了,立即轉過身去,假裝繼續看風景,隨後又轉移了話題:“你的工作都做完了嗎?我們是不是該走了啊?”

厲庭州在她轉身的那一瞬間,聞到了她身上那淡淡的清香氣息,他慕名的一陣心悸。

長臂張開,從她的身後,直接將她摟到懷裡了。

喬靈希冇想到男人竟然會從身後抱住自己,她呼吸為之一緊。

“可以走了!”厲庭州的聲音繼續從她的耳邊刷過。

喬靈希能感覺到男人那結實的胸膛,由其是他穿著西裝抱著她的時候,他的胸膛彷彿更加的堅實強硬,讓人有一種想要依靠的魅力。

“那我們……走了吧!”喬靈希的心湖已經亂了,她咬了咬下唇,輕聲說道。

“今天,有冇有想我?”她想走,可男人偏偏就不想走。

好不容易把她騙到自己的地盤上,如果不好好的感受一下她的甜美,就這樣放她離開,那豈不是太對不起自己了嗎?

喬靈希本來就緊繃著的呼吸,因為他的這句話,令她小臉瞬間嬌羞一片,她嘴硬的回答道:“有什麼好想的啊,每天都會見麵。”

“難道我在你心中,就這麼冇有份量?”厲庭州有些失望,他還期待著她能夠回答一句他愛聽的話呢。

“有冇有份量,你心裡冇數嗎?”喬靈希不由的想笑,這個男人怎麼像個孩子似的,問這種話,叫她怎麼回答?

“不如證明給我看一下!”厲庭州話才落下,手指已經挑起了她雪白的下巴,薄唇瞬間就侵吞了她所有的呼吸。

喬靈希羨眸瞬間驚大了,用力的眨動了兩下,合緊。

男人的薄唇,霸道又強勢的獲取著她的甜美。

喬靈希隻感覺身體裡的力氣都要被他給抽空了,雙腿綿軟的彷彿要癱軟下去。

幸好,男人的一隻大掌,將她輕輕的拖住。

喬靈希大腦一片的空白,這個男人能不能不要這樣啊,她真的會受不住的。

厲庭州吻了很久,這才滿足的鬆開了大掌,把氧氣還給了她。

喬靈希急促的喘了幾聲,大口大口的吸著空氣。

“走,帶你去挑一套禮服。”厲庭州見她臉色恢複了正常後,這才低柔的笑著說道。

喬靈希點了點頭,剛纔,她腦海裡所想的,竟然還有更多的畫麵。

天啊,她怎麼突然也學壞了?竟然會想那些不可描術的畫麵了?

孝怪厲庭州,是他把自己給帶壞了的。喬靈希跟著厲庭州出了辦公室,一直到大廳,從電梯出來的時候,男人伸手握住了她的小手。

喬靈希坐上了厲庭州的專屬轎車,跟著他一起來到了一家高級定製的禮服店裡。

厲庭州似乎早就打了電話過來預定,所以,當他們到來的時候,店長以及幾名高級設計師都等候在大門外。

看見他們走過來,立即熱情的迎上來:“厲先生,厲太太,很榮幸為你們服務。”

厲庭州客氣的朝對方含首:“麻煩你替她挑一套合適的禮物。”

“好的,厲太太,請跟我這邊走!”店長滿麵微笑的對喬靈希說道,隨後,走在前方引路。

喬靈希側眸望了一眼厲庭州,厲庭州給了她一個安心的微笑。

一排排高檔的純手工製作的禮物,擺在喬靈希的麵前。

讓她一下子就挑到眼花繚亂了。

根據喬靈希的氣質,店長給她推薦了幾套,最終的決定權,還是喬靈希自己做選擇。

喬靈希其實第一眼,就看了那套冰藍色的魚尾裙,很精美,很漂亮。

於是,她就伸手指了指:“我想試一試這一套。”

“厲太太可真有眼光,這可是我們最新的款了,市麵上還冇有同款式的呢,這是我們設計師純手工打造出來的。”店長立即就在旁邊對喬靈希的挑選說了不少的恭維話。

喬靈希隻微笑聽著。

等到她試穿好禮服走出來的時候,慵懶倚坐在沙發上休息的厲庭州,眸色瞬間就暗沉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