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星星腦袋嗡的一聲,隨後,她反映過來後,噗哧的一聲笑起來。

“笑什麼?我在跟你說認真的!”郭瑾軒被她突然的笑意給搞的有些蒙,更加的黑沉了臉色,怒氣十足的警告她。

程星星一邊笑,一邊用力的點頭:“我隻能答應你不跟男人見麵,但是,那條訊息,我覺的冇和要刪啊,那輛車,又不是男人的。”

“什麼?”郭瑾軒聽到她的話後,幽眸一眯,暗沉又危險的鎖住她略有些得意的表情:“誰的車?”

“是喬靈希的!”程星星說到這兒,又笑到不行了。

這個辦法,還真有效果啊。

程星星的話,引得郭瑾軒將臉當場就黑沉一片。

很好,這個女人,故意在引他吃醋的,什麼時候帶腦子出門了?

“程星星,你覺的這樣很好玩是嗎?”郭瑾軒黑著俊臉,語氣透著怒氣,高大結實的身軀,直接往程星星逼近一步,兩個人靠的非常近,幾科挨貼。

程星星冇想到他在得知真象後,竟然會發這麼大的脾氣,嚇的她小臉一陣慘白,趕緊往後退去一步。

可是,男人卻依舊強勢的往前逼近。

“郭瑾軒,對不起嘛,我承認我這樣做的確不太好,可是……如果不這樣做的話,我怎麼知道你喜歡我呢?”程星星依舊往後退去,一邊退,一邊乾笑著解釋。

可惜,此刻,站在他麵前的男人,連她的一個字都聽不進去了。

他隻知道,這個女人耍了手段,讓一向內斂深沉的他,將自己內心深處最大的秘密給說出來了。

郭瑾軒一直把這段感情藏的很深,他覺的,等到他賺足了足夠的錢,拿了更多的獎項時,再一次性的把所有的愛都給予她。

可是,這個女人僅憑著幾張照片,就引得他發狂吃醋,向她表白了。

“你彆這樣好不好?郭瑾軒,大不了,你以後騙了我的事情,我不生氣就是了!”程星星發現,自己很快就無路可退了,身後,是堅實的牆壁。

她的後背,緊緊的貼住了牆,一雙美眸閃動著不安,望著男人黑沉沉的臉色。

完了,這一次,她是真的惹惱他了。

早知道結果是這樣的,她鐵定不發那條朋友圈了。

“很喜歡玩是嗎?”終於,男人兩隻手臂都撐在她的身側,藉著身高的優勢,居高臨下的鎖住她驚慌失措的小臉,聲音低沉,透著危險。

“不喜歡了!”程星星一下子就變乖了,立即搖著頭。

“那我們就好好的玩玩!”郭瑾軒突然再一次的勾住她的下巴,薄唇也侵略的更加的深沉。

程星星嚇的小臉都白了起來,一直以來,郭瑾軒給她的感覺就是薄情寡慾,屬於那種感情不強烈的禁慾係男神。

她以為,就算以後真的跟他在一起了,日子過的肯定也是風平浪靜的,不會有什麼很熱烈的感覺。

可此刻,那個禁慾係的男人,卻化身成了一頭餓了八百年的狼。

一副不把她吃掉不擺休的樣子。

程星星還從來冇有見識過郭瑾軒這麼男人的一麵,可把她給嚇慘了。

“不不不,不玩了,我不想跟你玩!”程星星一邊急著說,一邊伸手要將他推開。

可惜,男人卻是橫了心要陪她玩到底,玩出更多的新花樣。

“遲了!”男人的聲音已經暗啞之極,更加的令人心慌不安。

“不遲,一點也不遲,郭瑾軒,你吃午飯了嗎?要是冇有,我給你做……”

“我現在發現,你比美食更好吃!”郭瑾軒薄唇勾起邪氣的微笑,聲音低沉又迷人。

程星星一臉要哭的表情,完了,難道,今天是真的要把自己的清白給交代了嗎?

不不不,她都還冇有和郭瑾軒像戀人一樣的相處過呢。

她不能因為他一句喜歡她,就這樣把自己給付出了。

郭瑾軒也冇想到困在懷裡的這個小女人竟然滋味如此的甜美可口。

竟然令他一償就上癮了。

此刻,諾大的客廳裡,空氣裡也彷彿染著火熱的因子。

四周的安靜,更令彼此能夠聽清楚對方那一聲喘於一聲的呼吸聲。

程星星腦子嗡嗡作響,根本就不能思考什麼了。

她是喜歡郭瑾軒的,雖然一直以來,她都跟所有人否認這段感情。

可此刻,當他靠自己這麼近的時候,她聆聽到他強勁的心跳聲時,她再也無法藏住那份狂熱。

“不要在今天,好不好?”程星星聲音低柔了幾分,懇求他。

郭瑾軒彷彿冇有聽到她的懇求,薄唇再一次的襲來,卻是她嫩白纖細的頸項。

在程星星空白著大腦,感受著他的火熱與瘋狂時,隻感覺頸項處有些微疼。

這個男人竟然很用力的在她的頸項處吮了好幾次,想必,已經一片紅痕了吧。

程星星是想抗拒的,但是,為什麼她身體動彈不了?

她竟然抗拒不了他的溫柔和霸道。

就在客廳裡氣氛已經繃到了極點的時候,門外,傳來敲門聲。

兩個人的動作,瞬間嘎然一止。

程星星就彷彿看到救命草似的,趕緊推他:“有人來了,我去開門。”

男人的臉色漫過一抹濃濃的不悅,到底是哪個該死的人,竟然打擾了他的好事。

程星星趕緊整理了一下自己有些淩亂的衣裙,急急的跑到了門口。

打開門,就看見門外站著不少人,其中,還有一個郭瑾軒的小師妹,叫鄭麥麥的女孩子,她的手裡,提了一些打包的美食。

同行的,有郭瑾軒的經紀人和幾個工作人員。

“程星星?瑾軒不是說今天給你放假嗎?”鄭麥麥看到程星星,臉色一下子就不好看了。

程星星也不喜歡她,因為,鄭麥麥曾經當過很多人的麵,揚言要追求郭瑾軒,要在一年之內變成他的女朋友。

“我也想休假啊,可是,冇辦法,他就是這麼離不開我!”程星星也不是好惹的,有人想要來搶她的身份和位置,她當然不會甘願相讓。

鄭麥麥的臉色更加的難看了,她直接擠過程星星的身邊,走了進去。

一看見郭瑾軒,她立即就笑起來,甜膩的說道:“師兄,你一定是餓了吧,我給你帶來了好吃的呢,快來償償。”

程星星突然想到郭瑾軒剛纔解開的襯衫衣釦,嚇的她趕緊轉身,就看見郭瑾軒不知道什麼時候,把衣釦都扣好了,又恢複了一臉禁慾係的淡漠表情。

“謝謝你,小麥!”郭瑾軒對彆的女人,客氣之極。

唯獨對程星星,他卻顯出本性。

程星星雙手環在胸前,靠在門旁,看著郭瑾軒竟然真的吃了起來,她氣呼呼往前拿了自己的手提包,淡漠著臉說道:“既然有人給你送吃的,那我就先走一步了。”

“等一下!”郭瑾軒叫住了她。

“還有事?”程星星氣怒的瞪他一眼。

“你脖子是怎麼回事?怎麼有這麼多的紅色印跡?”郭瑾軒突然腹黑的問。

程星星腦子嗡的一下,一雙美眸更加怒氣騰騰的瞪住郭瑾軒。

這個男人真過份,竟然故意讓她出糗。

於是,在場所有人,目光都盯住了程星星的脖子,程星星來不及遮擋,所有人都看見了,她雪白脖子了那一道一道,像是被吻出來的印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