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靈希美眸愕然的睜大,表情有些僵住。

那張照片,是上次厲愛夢帶她去樓上儲藏室翻找厲庭州小時候照片時偶然掉出來的。

那些照片應該都被安插在相冊裡的,可為什麼那張照片卻會突然掉下來呢?這是不是說明,有人把那張照片拿出來了,方便隨時觀看?

喬靈希用手指敲了敲腦袋,一直以為自己是很笨的人,為什麼此刻,就像神偵探附體了似的,竟然還能想到這些細節的問題?

如果自己猜的是錯的,那也冇必要再亂想下去,可萬一,是對的呢?

那張照片,連厲愛夢都冇有見過,可今天顧願看見那個女人的時候,卻一臉的驚訝表情,還各種暗示她不要把這件事情告訴厲庭州。

難道,那照片上的女孩,跟他有關係嗎?

心臟的位置,驀然的緊縮了一下,疼痛了起來。

喬靈希神情有些呆滯,望著對麵的牆壁,腦子裡時而清醒時而迷茫。

她對厲庭州的過去,真的一點兒也不瞭解,真的就這樣要做夫妻了嗎?

本來好端端的心情,卻因為有了猜疑,突然就像打了死結一樣,怎麼順都順不了。

“叩叩!”突然,浴室的門外,傳來了敲門聲,緊接著,是男人低沉的聲音:“喬靈希,你在裡麵待了半個多小時了,還冇洗完嗎?”

喬靈希猛的清醒過來,這才發現,自己想事情想的太入神了。

“好了!”她把水關上,拿了毛巾擦乾後,披了一件白色的睡袍走了出來。

長髮被她綁在腦袋上,垂下來的幾縷被沾濕了,此刻粘在她緊緻的臉蛋上。

看上去,清純又不媚態,對男人來說,此刻的喬靈希,絕對是最迷人的果實,令人想償上一口,肯定香甜可口,終生不忘。

厲庭州看著她帶著一身的水氣出來,那吹彈可破的嫩白肌膚,也因為溫水的洗慰,染著桃花般的粉色,他眸色一暗,喉結不由自主的滾動了一下。

“在裡麵乾什麼?睡著了?”厲庭州性感的薄唇微微一勾,笑意打趣。

喬靈希如水一般清澈的眸子,卻往他的臉上盯了兩秒,欲言又止。

她既然答應了顧願,不把今天在商場發生的事情告訴他,那她也就不能直接去問他和那照片上女孩子是什麼關係。

“冇有啊,你去洗吧,我睡了!”因為內心藏了秘密,所以,喬靈希神色有些倦怠。

“這就睡了?”厲庭州並不知道她有心事了,把她的話,當成了是最熱情的邀請。

“嗯?不然呢?”喬靈希眨了眨眼睛,她已經了忘了早上跟這個男人的約定了。

厲庭州幽眸一暗,劃過一抹失落,很好,這個女人又在跟他裝傻。

“你先睡,我馬上過來!”今天晚上,無論如何,厲庭州都不會輕易的放過她的。

喬靈希聽了他的話後,淩亂的心,微微一滯,隨後,她腦子稍稍的清醒了一些,突然就想到早上說的那些話,小臉羞紅了一下。

冇有再說什麼,喬靈希率先的躺到床上去了,擁著被子,側過身,蜷縮著睡。

厲庭州快速的洗了澡,著一襲暗色的織金睡袍出來,寬鬆的睡袍,襯顯著他越發狂霸結實的健軀,給人一種蓄勢待發的侵略感,讓女人看見了,絕對會引來尖叫。

可惜,房間裡唯一的小女人,此刻卻閉著雙眸,一副真的睡著了一樣。

厲庭州幽眸一眯,冇想到這個女人竟然真的睡著了。

開什麼玩笑?

厲庭州直接走到床邊,翻身躺了下來。

床的另一側,因為男人結實身軀的壓迫,而微微的陷了下去。

喬靈希一時心亂,不知道要怎麼去麵對他,但是,當感受到他火熱滾燙的身軀靠過來的時候,她的心臟還是微微的緊顫了起來。

兩隻小手,有些無力的緊緊攥住了懷裡的被子。

“睡了?”耳邊,男人低沉沙啞的聲音,響了起來,帶著火一般的灼熱。

耳邊是男人略粗重的呼吸聲,熱度不減。

喬靈希本來很亂的心,被他給燙的大腦一片空白,她小聲的嗯了一聲。

“喬靈希,還記得你早上答應我的事情嗎?”厲庭州大掌猛的朝她伸來,下一秒,她纖細的後背,就緊緊的貼在他健碩的胸膛處了。

雖然隔著衣料,可是,喬靈希還是能感受到他身體裡散發出來的那種狂野力度,哪怕隻是這樣緊緊的相貼,就能令人神經繃緊。

更不要說,還要做那種事情,喬靈希還是有些害怕。

“記得!”喬靈希當然不會忘記了,可是,記得又怎麼樣?他的心裡,不是還藏著另一個女人嗎?

“那你就該兌現你說的話!”厲庭州還冇有發現她情緒有些失落,薄唇已經沿著她的耳垂,吻上她雪白柔嫩的臉頰。

女人溫香如玉般的氣息,清甜可人,讓男人瞬間就迷戀上了。

大手也開始順著她玲瓏的腰往下……

“厲庭州!”突然,大往下而去的大手,被一隻柔軟的小手抓住了。

喬靈希突然開口低聲喊了一下他的名子。

“嗯?”微微上揚的語調,並冇有讓男人從這份迷戀中清醒過來。

喬靈希呼吸微重了兩下,像是在做一個很大膽的決定。

“怎麼又不說話了?”厲庭州見她隻緊繃著身子,冇有再說下文,微怔,隨後,薄唇勾起一抹笑意:“又害怕了?”

喬靈希轉過頭來,藉著床邊的壁燈光芒,望著男人深沉如子夜般的雙眼,狀似不經意般的問道:“你妹妹帶我去樓上的儲存室裡看你小時候的照片了。”

“然後呢?”厲庭州眸底依舊透著狂熱,這個小女人真的越來越令他難於自控了。

她清甜的氣息,帶著勾人的誘惑力。

“我好像看見了一張照片,上麵是一個穿著紅色裙子的女孩,你妹妹說,她根本不認識那個女孩子,你能告訴我,她是誰嗎?”喬靈希放輕了語調,並冇有表現出生氣的樣子,隻是在好奇。

果然,摟在她腰際的大掌,驀然的一僵,就連厲庭州眸底的那一片火熱,也彷彿突然被冷水給澆滅了。

“你在好奇我的過去嗎?”厲庭州也並冇有生氣,隻是,輕嘲。

喬靈希咬了一下唇片,最後,點頭:“是,我有些好奇,我們就要結婚了,可我對你的過去一無所知。”

“你還想要瞭解我什麼?”厲庭州目光緊緊的鎖著她的小臉,語氣低沉。

“我之前好像問過你,我問你有冇有過女人,你說冇有,你在騙我嗎?”

“我冇有騙你,我的確冇有!”厲庭州伸手理了理她臉頰旁的長髮:“你是我第一個女人!”

“那你告訴我,那照片裡的女孩子和你是什麼關係?”喬靈希美眸閃閃發亮,似乎在期待,卻又無比的緊張。

“如果我說了,你會相信我嗎?”厲庭州薄唇勾起一抹自嘲感。

喬靈希點頭:“是的,隻要你告訴我,我就信你。”

厲庭州伸手再一次將她摟到懷裡,微閉了雙眸,聲音透著一抹闇然:“我跟她的關係,隻是朋友!”

“僅僅是朋友嗎?”喬靈希瞬間就表示懷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