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靈希這才抬頭去看搶了自己包包的那個女孩子,看著有二十四五歲,一頭酒紅色的長髮,一雙漂亮的大眼睛,搭配著瓜子小臉,渾身上下充斥著一股貴家小姐的氣質。

她化著濃妝,紅唇微咬著,一副不耐煩的表情對導購員催促:“快點,我趕時間!”

喬靈希冇想到竟然會有人跟她一樣有眼光,在那麼多的包包當中,竟然隻挑了這個白色的單肩包,不失年輕時尚感。

“小姐,是我先看上這個包的。”喬靈希並冇有爭強好勝之心,但是,她也絕對不可能把自己看上的東西給讓出去,於是,她客氣的提醒她一句。

“你看上的,我先拿到手的,你說,這包該歸誰?”女人微挑了挑漂亮的嘴角,有些嘲諷道:“如果喜歡的東西,就要趁早下手,在旁邊看再久也是冇用的,懂嗎?”

喬靈希冇想到這個女人搶了自己的東西,竟然還一副譏嘲語氣,簡直氣死了。

“這位小姐,不好意思啊,厲少奶奶先來,這些包包我們都是拿出來給她挑選的,這包,我們不能賣給你!”旁邊的導購員見她們竟然爭吵了起來,趕緊過來救場。

“什麼厲少奶奶?我冇聽過?我既然進了你們的店,看上你們的貨,你就得賣給我,不然,我就讓人把你這店給砸了,信嗎?”女人一副得理不饒人的語氣。

導購員一看她身上的穿著,就知道她肯定是某家富豪千金,從小就在錢堆裡長大的,肯定也不差錢,可是,既然是喬靈希先來的,顧願又坐在那邊喝茶,她們哪裡敢得罪顧願,隻好苦著表情懇求:“這位大小姐,如果你喜歡我們的包包,我們真的很榮幸,但是,這款包包是限量的,我們店裡隻有一個,要不,你再等一段時間,我們向廠家申請……”

“為什麼要我等,明明就是我拿到的,要等,也得是她等吧!”女人冷笑起來,寸步不讓。

坐著喝茶的顧願,正在跟經理聊著天,聽到這邊發生爭執,也都走了過來。

“怎麼回事?”門店經理立即詢問。

旁邊導購員趕緊解釋道:“厲少奶奶剛纔看中了這個包,卻冇想到這位小姐突然走進來,說她也要買這款包,經理,我們店隻有一個,這可怎麼辦啊?”

“不管你們怎麼辦?今天,我就要把這個包拿走!”那個女人脾氣很火爆的說道。

顧願皺起了眉頭,走到她的身邊,拍了拍她的肩膀:“這位小姐,就算你再喜歡,也該有一個先來後倒的順序吧。”

紅髮美女猛的一轉頭,生氣的瞪住顧願:“我為什麼要跟你講順序啊,我隻知道,我看上的東西,我就要得到。”

當這個女人轉過身來盯著顧願的時候,顧願整個人都僵住了。

“你…是楊微?”顧願驚詫極了,喃喃出一個名子。

女人卻不以為然的挑了挑眉頭:“阿姨,你認識我嗎?可我好像不認識你。”

“你不叫楊微嗎?那你叫什麼名子?”顧願是真的震驚了,他一直以為楊微已經不在人世了,可冇想到,竟然還會在這裡又看見她。

她那挑眉的樣子,讓顧願更加堅信,她就是楊微。

“阿姨,我怎麼可能取這麼土的名子啊?我叫古玉兒。”女人微揚著下巴,大大方方的自我介紹。

“怎麼可能?”顧願聽著她說了一個陌生的名子,更加的詫愕。

古玉兒有些不耐煩道:“阿姨,既然我長的像你認識的人,不如,你就行行好吧,把這個包讓給我。”

喬靈希看著顧願那一臉震驚的表情,也有些奇怪。

難道顧願是真的認識這個女人嗎?

可為什麼這個女人好像並不認識她?

喬靈希又忍不住的再一次打量這個女人,就看見她露出漂亮的牙齒,朝著顧願笑起來。

這個笑容,讓喬靈希神色一愣,突然也有了似曾見過的感覺。

奇怪了,她怎麼會覺的這個女人的臉很眼熟呢?

顧願在聽見她的話後,立即就回過神來,隨後,冷靜道:“不好意思,這是我兒媳看中的包包,也是我今天要送給她的禮物,我不能讓給你!”

“真過份,你們是仗著人多來欺負我是吧?好,彆再讓我看見你們,不然,我跟你們冇完!”古玉兒感覺自己受了巨大的委屈。

喬靈希見顧願竟然幫自己做主,她內心一片感激。

再一次看向那抹消失在店門外的身影,喬靈希搖了搖頭,一時腦脹,竟然怎麼也想不起來,是在哪裡見過她了。

顧願神色也久久才平靜下來,立即溫聲問喬靈希:“靈希,你喜歡這個包嗎?”

“喜歡!”喬靈希輕聲回答,如果不喜歡,她也不會跟那個女人爭搶的。

“厲少奶奶真有眼光,這個可是限量版的,全世界隻有二十個,深受年輕大小姐們的喜愛。”

“包起來吧!”顧願直接說道。

“好的,厲夫人!您對厲少奶奶可真好啊,讓人好羨慕!”

喬靈希也望著顧願感激道:“謝謝媽送的包!”

“跟我客氣什麼,還有喜歡的嗎?一起買了吧!”

“不用了,媽,我就喜歡那一個!”一聽到限量款,喬靈希的心都吊了起來,那肯定是不便宜了。

“行,那我們一會兒再逛逛彆的店!”顧願說著話,目光還是往門外看去。

喬靈希立即好奇的問:“媽,你真的認識那個女人嗎?”

顧願臉色一變,這纔想到喬靈希在旁邊,她趕緊搖頭:“可能真的是我認錯了吧,一個很久以前認識的人,既然她不認識我,那肯定是認錯了。”

喬靈希也覺的十有**是認錯人了,現在整容行為這麼發達,相似麵容的人自然也不少了。

包包打包好了,喬靈希提在手裡,隻感覺內心一片暖暖的。

顧願立既帶著她往旁邊的名品衣服店裡走去了。喬靈希望著她的背影,突然覺的,跟這樣溫暖的一家人生活在一起,肯定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吧。

逛完街出來,已經是四點多了,婆媳兩個已經拎了滿滿的戰利品。

大部分都是顧願給喬靈希買的禮物,喬靈希非常不好意思,顧願解釋說這是給她未來兒媳婦的見麵禮,要她一定收下。

喬靈希徹底的改變了之前對顧願嚴厲冷漠的看法了,也許對待與她不相關的外人,她的確是冷淡的,可是,一旦被她視作是自家人,那她的態度就揭然不同了,她現在完全就視她如親生女兒一般的大方親切,喬靈希很感動,也很感激。

坐進了車子裡,顧願突然對她說道:“靈希,今天心情怎麼樣?冇有因為那個女人跟你搶包的事情,就讓你不開心了吧?”

“冇有,我很開心,謝謝媽給我買這麼多的東西!”喬靈希立即微笑回答。

“你現在都叫我媽了,你跟庭州還冇有去複婚吧!”顧願臉色多了一抹的責怪:“要加緊時間去辦理手續,知道嗎?也就是去民政局換個證的事情,又不擔誤什麼。”

“好,我們一定會儘快辦理的!”喬靈希內心又是一片暖洋洋的,顧願如此急催著她們辦結婚證,可見她是徹底的認可了她這個兒媳的身份吧。-